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52章

第15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魏箩这么一说,赵玠才发现她的手指冰凉,也不知道在外头站了多久。www*xshuotxt/com赵玠没再多想,反手握住她的小手,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魏箩歪着脑袋想了想,“戌时左右吧,没多久。”
  
      这会儿都快亥时了,还说没多久!赵玠脸色沉了沉,冷幽幽的目光看向金缕和白岚,看得两个丫鬟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魏箩知道他想什么,解释道:“不怪她们两个,是我执意要来的,你别生气。”
  
      赵玠捂住她的手,那双小手好不容易有了点温度。他道:“坐进马车里说吧。”
  
      殊不知这份姿态,在旁人眼里是那般亲昵。
  
      后头几个穿罩甲的将士看着这一幕,无一不张大了嘴巴。他们都是跟着赵玠办事的,见惯了赵玠杀伐果决、冷酷无情的模样,却从未见过他对谁这般体贴入微。瞧瞧,还亲自暖手,要知道赵玠的手可是刚拧断一个犯人的脖子。
  
      他们从未听赵玠说提起过自己的小王妃,倒是从旁人口中听过几句。听说靖王爷很宠那位小王妃,恨不得将金山银山搬到她面前,还亲自为她在淮安河放花灯。当然,这些只是道听途说,他们没亲眼见过,也不怎么相信。只是今日一见,倒是开了眼界,原来外界传闻是真的,照这心疼的架势,别说是金山银山,就是命也舍得给她。
  
      几位将士上来打招呼,一个比一个恭敬道:“参见靖王妃。”
  
      刚才那个提溜着刺客的将士也过来了,手里扔拖着那半死不活的刺客,正要开口,却见魏箩皱着眉头往后退了退。
  
      “庾直。”赵玠道。
  
      那人立即站直了身体,“殿下。”
  
      赵玠面无表情,“滚远点。”
  
      庾直在众人的视线下,拖着犯人默默地离开了。地上的血印子拖了老长,魏箩方才站得远,没看清,如今庾直居然把那犯人带到跟前,魏箩就有些受不了了。她扶着赵玠的手,扭头干呕了两声。
  
      赵玠轻轻拍了拍魏箩的后背,打横将她抱起,交代其他几位将士道:“剩下的事交给你们处理,本王明日再过来。”他看了看离开的庾直,眯了眯眼,“还有,一个月内领兵训练的任务都交给庾直,负重三百斤,绕着盛京城跑十圈。”
  
      几位将士在心里狠狠同情了庾直一把,嘴上却道:“属下遵命,王爷请慢走。”
  
      坐上马车,魏箩才感觉好受一些。
  
      魏箩吹了冷风,甫一坐进马车里便连打三个哈啾。赵玠的衣服沾了别人的血,不好脱下来给她,便用马车上的毯子把她裹住,伸出食指弹了弹她的脑门,“傻,下回不许再来这种地方。”
  
      魏箩不服气,鼓起腮帮子道:“谁叫你不回家?我等了你好久,害怕你出事。”
  
      赵玠连人带毯子把她抱进怀里,“我怎么可能出事?”
  
      魏箩道:“昨日有人在淮安河便要刺杀你,谁知道今天会不会又埋伏在哪里。”
  
      赵玠心里既是无奈,又是触动,抵着她的额头道:“我不会有事的,阿箩,因为我还要回去见你。”
  
      魏箩点点头,没老实多久,便实话实说道:“大哥哥回去快洗洗澡吧,你臭死了。”
  
      赵玠:“……”
  
      *
  
      赵玠洗完澡从净室出来时,魏箩正趴在美人榻上看奇闻录,翘起两条小腿,织金串珠璎珞八宝纹裙子下滑,露出一截藕白光滑的小腿,白得晃眼。金缕拿着蔷薇膏,在手心搓热后便揉到她的腿上。近来天气干燥得很,魏箩身上都起皮了,这才自己用蔷薇花瓣制了一种护肤膏子,每天晚上涂抹一点,第二天皮肤便白白嫩嫩的。
  
      赵玠披着墨绿寝衣,湿发披在身后,走上前接过金缕手里的蔷薇膏,“我来。”
  
      魏箩听到他的声音,倏然转头,“你洗好了?”
  
      赵玠颔首,倒了一些蔷薇膏在手心,搓了搓,覆在魏箩乱晃的小腿上,“嗯。”如今他做这些事倒是做得很熟练,应该说是魏箩调|教有方。
  
      赵玠的手指粗粗粝粝,放在魏箩又滑又嫩的小腿上,磨得她很有些痒。“欸,还是让金缕来吧,你的手上有茧子,磨得我怪疼的。”
  
      赵玠没听她的,只笑道:“娇气包。”
  
      偏偏他涂蔷薇膏就涂蔷薇膏吧,那手还不老实,沿着她的小腿往上面滑去。魏箩捉住他的手,转头嗔他一眼,“你干什么呢?”
  
      赵玠道:“你昨日不是想要玩我吗?今儿便给你这个机会。”
  
      魏箩眨眨眼,确实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儿。
  
      以前他们亲热的时候,都是赵玠占据主导地位,他把她摆弄成什么姿势,她就是什么姿势,还得迎合着他。有些姿势让魏箩羞得不行,偏偏赵玠却很喜欢。且赵玠无论时间还是力道,都让魏箩吃不消,她跟他抱怨过许多回了,他嘴上说得好听,把她哄得云里雾里,下一回又是一样不知悔改。
  
      若是让魏箩掌控全局,这经历还真是新鲜。
  
      魏箩踢了踢他的腰,“先把你的头发擦干净,一会儿着凉了。”
  
      赵玠把巾子放她手里,“好阿箩,你帮我。”
  
      魏箩从榻上坐起来,倒也没忸怩,认认真真地替他擦干了头发,又用篦子梳一遍,总算是好了。
  
      用过晚饭,赵玠屏退了丫鬟,支着下巴含笑看向魏箩。
  
      魏箩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等着她“玩”他呢。
  
      魏箩去佯装镇定地漱了漱口,道:“你去内室等我。”
  
      赵玠扬了扬眉,“哦,王妃还要准备什么吗?”
  
      这话,太挑逗了。
  
      魏箩瞪他一眼:“我去更衣。”
  
      赵玠低低闷笑。
  
      等魏箩从外面回来之时,赵玠已经躺在床榻上了,只是衣服还穿得整整齐齐。魏箩让金缕和白岚都留在屋外,自己走到床边,从上而下俯瞰赵玠。
  
      赵玠的凤目扫过来,嘴角噙着笑意。
  
      魏箩心一横,爬上床榻,半跪在床沿上,闷头解了赵玠的腰带。
  
      赵玠这时候还很从容。
  
      然后魏箩抬起他的双手,把他的两只手腕绑在床头的黄花梨木上,打了个死结。
  
      赵玠眼中微微露出诧异,旋即意味深长地眯了眯,“阿箩,你确定要这么玩?”
  
      魏箩想着绑了他的手,一会儿无论自己做什么,他都不能反击了。扬起小脸,笑容颇有些得意,“为何不能?大哥哥不是说了什么都听我的吗?”
  
      小姑娘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引火,跨坐到赵玠的腰上,轻轻拍了拍赵玠的脸颊,“大哥哥,笑一个。”
  
      赵玠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魏箩倒也不在意他笑没笑,手指沿着他脸颊的轮廓慢慢抚摸,然后来到他的薄唇,在他唇边摩挲。摸了一会儿后,纤细白嫩的食指分开他的唇瓣,滑进他嘴里,不怕死搅了搅。
  
      赵玠一口咬住她的手指头,目光如炬。
  
      ……
  
      再然后,魏箩便见他手腕一使劲儿,轻而易举地挣断了绑着双手的绸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