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51章

第15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玠心中一动,把魏箩抱到一旁的暖塌上,弯腰脱掉她的鞋子,放缓了脸色,“吓着你了?”
  
      魏箩见他把那双沾上了别人鲜血的鞋子扔到炭盆里,火舌渐渐吞没了那双鞋,不一会儿就烧成灰烬。www.しωχs520.com她摇摇头,倒不是被吓着了,只是有些生气,原本今天晚上她是很高兴的,偏偏被这些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扰了兴致。她忽然想起什么,跳下暖塌,也不管脚上只穿着白绫袜便往船舱外跑去。
  
      “阿箩!”赵玠在身后叫道。
  
      魏箩停在船头,看着不远处飘飘荡荡的莲花灯,就着月辉,看清湖面的光景。湖水被血染红了,莲花灯浸泡在水里,多多少少都染上了斑驳的血迹。魏箩瘪嘴,这次是真的生气得想哭了。她委屈地瞧着赵玠,控诉道:“花灯都泡坏了。”不能拿回家摆放了。
  
      赵玠没想到她急匆匆地跑出来,竟是为了看这个。长臂一伸,把她抱了起来,让她的脚丫踩在他的脚面上,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道:“没关系,以后我再给你做。”
  
      魏箩搂着他的腰,偎在他胸口难过了好大一会儿,才道:“刚才那些人是谁?”
  
      她想,把他们千刀万剐了也不为过。
  
      赵玠眼神一沉,声音低了三分,“暂时不知,不过应当很快便能查出来了。”说罢打横将魏箩抱起,举步走出画舫,“走,我们回家。”
  
      回到靖王府,魏箩去净室洗了个澡,早早地睡下了。赵玠则去书房坐了一会,询问朱耿:“审问出什么了么?”
  
      朱耿道:“回王爷,有两人咬舌自尽了,还有两个被关押进了牢房里,杨灏看着,暂时没有问出什么。”
  
      赵玠转了转拇指上的翡翠扳指,面不改色道:“继续审,所有酷刑都用一遍,若是再不说,便剥了他们的皮。”
  
      赵玠口中的剥皮不是威胁,而是一种真正的刑罚。从犯人的头皮处隔开一个十字,然后灌入水银,从头到脚,便能剥掉一张完整的皮。旁人都道他心狠手辣,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朱耿离开后,赵玠坐在圈椅上没动。
  
      要猜出是什么人对他动手不难,他只是缺一个证据罢了。朝中有能耐跟他争夺皇位的,只赵璋一个。只不过赵玠有些意外,他被禁足了那么些时日,还能掌控自己的动向,有勇气派人行刺自己,胆子倒是不小。想必是破釜沉舟的一举了。
  
      可惜赵璋错估了形势,皇帝近来正在调查宁贵妃的事,赵璋若再来横插一脚,只会让皇帝更加头疼。
  
      赵玠回到卧房,洗漱完毕,躺在魏箩身边。
  
      小姑娘早早地睡熟了,双眼轻阖,呼吸均匀。赵玠抬手轻轻摩挲她的眼睫毛,指腹痒痒的,他的手慢慢下滑,描摹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她大概觉得有些痒,身子一缩,嘴里咕咕哝哝,听不清说什么。
  
      赵玠收回手,忽而想起画舫上自己举剑杀人的那一幕。
  
      这双手沾满了血腥,她还愿意毫不介怀地拥抱他。他杀了人,她第一个想到的是花灯有没有泡坏了。这么好的小姑娘,叫他怎么能不心生欢喜?
  
      赵玠小心翼翼地将她揽入怀中,轻声叹息,“阿箩,我以前不放过你,以后也不会放过你。”
  
      *
  
      第二天一早,魏箩收到了宫里的传话,赵琉璃邀请她入宫一趟。
  
      听说前往粤东平反叛乱的军队过几日就能回到盛京城了。
  
      魏箩跟赵玠说了一声,收拾一番便入了宫。
  
      辰华殿。本以为赵琉璃的心情会很好,没想到却看见她一脸惆怅地坐在榻上,苦恼地托着腮帮子叹气。
  
      魏箩上前,把从宫外带进来的点心放在朱漆螺钿小桌上,“怎么是这副表情?”
  
      赵琉璃看见她,仿佛看到了救兵一般,抓住她的手道:“阿箩,一会儿你留下,陪我一道去昭阳殿用午膳吧。”
  
      这就是她苦恼的原因?魏箩不解,坐在小桌对面,打开油纸包,剥了一颗糖炒栗子,“你若是不想去,在辰华殿用膳不行吗?”往常赵琉璃都是自己用膳的,偶尔才去昭阳殿陪陈皇后。
  
      看来赵琉璃是真的心情不好,看到糖炒栗子也高兴不起来。她老老实实说道:“自从前天我的风寒好了以后,母后便每日都要求我去昭阳殿用膳。这也没什么,可是父皇也在,我瞧着他们两个气氛古怪,谁都不跟谁说话,吃个饭好像受刑一般。我本以为父皇是心血来潮,可是一顿两顿就算了,他竟然连着去了三天,每天都如此,我瞧着母后都有些烦了。”
  
      魏箩怔怔,没想到还有这茬儿。琉璃下毒的真想查明了,宁贵妃从此失了势,皇帝该不是觉得愧对陈皇后,想要弥补吧?
  
      思及此,魏箩轻轻一笑,颇有些看好戏的意思。“好呀,我陪你去。”
  
      她现在是帝后的儿媳妇,陪公公婆婆吃一顿饭,还算是尽孝呢。
  
      魏箩又剥了一个糖炒栗子,这栗子是她入宫的路上买的,刚炒好的,热腾腾冒着热气儿,又香又甜,赵琉璃和她都喜欢吃。“琉璃,你知道宁贵妃的事儿吗?”
  
      赵琉璃点点头,“父皇将她关进了捻金殿,不许任何人去看望。”
  
      魏箩迟疑片刻,又道:“那你知道……”说到这里一顿。
  
      赵琉璃的表情没有太大起伏,轻轻一“嗯”。“我知道,当初给我下毒的是宁妃。我确实恨她怨她,但是我相信父皇一定会帮我惩罚她的。且我如今身子好了,就不愿意去想那么多年前的事了。况且如果不是我中了毒,兴许我还遇不见杨缜哥哥呢。”
  
      魏箩弯唇,“你倒是看得开。”
  
      如果是她,谁害了她,她定要将对方整得痛不欲生,让对方千百倍地奉还她。
  
      很快到了晌午,赵琉璃和魏箩一道前往昭阳殿。
  
      桌上摆满了三十六道膳食,陈皇后和崇贞皇帝已经入座,两旁的宫婢低着头,模样很有些忐忑。赵琉璃和魏箩上去给帝后请安,陈皇后看见魏箩,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微笑道:“阿箩是来入宫陪琉璃的么?快坐吧,正好陪本宫一起吃顿饭。”
  
      魏箩颔首应是,坐下后觑了一眼主位的崇贞皇帝,皇帝跟往常没什么两样。
  
      用饭时,魏箩才发现自己刚才的想法大错特错。
  
      崇贞皇帝夹了一筷子醋溜鱼片放到陈皇后面前的花卉纹碟子里,道:“晚晚,朕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鱼肉,这是今早从蜀地送来的鮰鱼,肉质最是嫩滑爽口,你尝尝。”
  
      陈皇后看了一眼碟子里的鱼肉,忽然叫来一位宫婢,“把这碟子撤下去,再给本宫重新拿一个。”
  
      崇贞皇帝脸色微僵。
  
      那宫婢为难得都要哭了,谁都不敢得罪。最后见皇帝不说话,才敢重新呈上来一个干净的碟子。
  
      赵琉璃递给魏箩一个“你看吧我就知道会这样”的眼神。魏箩默默地点点头,难怪赵琉璃受不住,要是一直在这氛围里吃饭,还不把人逼疯不可。不过她倒是挺乐意看这种“皇帝回心转意,皇后爱答不理”的戏码,委实是解气。
  
      无声地用了一顿饭,期间崇祯皇帝又给陈皇后夹了几道菜,都被陈皇后撤了。他夹哪道菜,陈皇后就再也不碰哪道菜。皇帝竟是耐心十足,一次都没有翻脸。
  
      饭后宫婢上了一道珍珠红枣炖血燕,端到陈皇后的面前时,那宫婢抖抖索索,竟将一整碗血燕打翻了。
  
      宫婢面色惨白地跪在地上磕头:“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崇贞皇帝忙握住陈皇后的手,那手背上溅了一两滴热汤,他用拇指试了试,“烫着了吗?疼不疼?”
  
      陈皇后皱皱眉,蓦然抽出手,对那宫婢道:“下去吧,自己去找秋嬷嬷领罚。”
  
      宫婢一边谢恩一边退出殿外。
  
      陈皇后朝崇贞皇帝欠了欠身,态度端的客气疏离,“臣妾进去换身衣服,不能伺候陛下了,陛下见谅。”
  
      崇贞皇帝讪讪然收回手,无奈地道:“晚晚,朕……”是真心诚意想弥补你。
  
      可惜陈皇后已经去了内殿,对他视而不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