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37章

第13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场雨下得又快又急,赵玠刚回来不久,雨便停了。樂文小說|只不过魏箩却有些不适,刚用过晚膳不久,脸蛋便红红的发起热来,神智不清,窝在赵玠里说些稀里糊涂的话。
  
      请大夫看过以后,大夫说是这几日劳思过度,再加上今日寒气侵体,病症才一并发作了。大夫开了一副药方,赵玠命一个小厮跟着大夫回去抓药,自己则接过金缕递来的巾帕,覆在魏箩的额头上,问向金缕道:“王妃今日都做了什么?”
  
      金缕一五一十地答:“今儿下雨后,娘娘便一直站在窗边,婢子劝说了几句,娘娘后来才坐回屋里绣了会儿花。后来……后来李家少爷求见,娘娘出去看了看。”
  
      赵玠面色不改,垂眸看向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小姑娘,忽然问:“绣的什么花?”
  
      金缕恍悟,忙去一旁的紫檀浮雕卷草纹亮格柜里取出一个绣花棚子,递到赵玠跟前,“回禀王爷,正是这个。”
  
      赵玠接过看了看,见上头绣着金银两色的忍冬花纹,看模样应当是一双鞋子。他忽然想起来之前想让魏箩给自己做一双鞋子,本以为过去这么久,这小家伙早就忘了,没想到竟是没忘。赵玠敛眸笑了笑,重新递还给金缕,道:“放回去吧。”
  
      金缕有些不明所以,但也依言做了。
  
      不多时下人煎好药送过来,赵玠舀了一勺吹凉了些,送到魏箩嘴边,“阿箩,吃药了。”
  
      魏箩其实病得不大严重,先才在赵玠怀里眯了一会儿,目下被赵玠唤醒,拧巴着小眉头强忍着苦味儿吃完了一碗药,翣了翣扇子似的眼睫毛:“我想吃桂花糖藕。”
  
      这有何难?赵玠把青瓷蕃莲花纹碗放到床头的束腰小桌上,对金缕和白岚道:“命厨房立刻做一道桂花糖藕送来。”魏箩如今病着,饮食当以清淡为主,又道:“再煮一碗银耳南瓜粥和几碟小菜。”
  
      金缕和白岚立即退了出去。
  
      魏箩蔫蔫着赵玠的胸膛,往他怀里拱了拱,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腰,有点不高兴,“大哥哥这几天为了处理汝阳王的事,总是早出晚归,许久没好好陪伴我了。”
  
      赵玠眉眼含笑,捏捏她的小鼻子,“本王怎么没好好陪你?只这两天忙了点,就被你记心里了。”
  
      魏箩不吭声,兴许是生病的缘故,思绪乱乱的,想到一茬儿便说一茬儿,“李颂的玉佩,我不想要。”
  
      赵玠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明日我便让人还给长公主。”
  
      她点点头,不再开口。
  
      不多时桂花糖藕和银耳南瓜粥送了上来,魏箩手上无力,依旧是由赵玠喂着吃完了一顿饭。用过晚饭后她便倦了,搂着被褥睡了过去,赵玠则去了一趟书房。
  
      今日入宫后,崇贞皇帝将赵璋手里的一桩事情交给了他,要他过两日去通州监督修筑河道。按理说这事儿本不该赵玠去的,赵玠才刚成亲大半个月,小两口亲亲热热没几日,就扔给他这个活儿委实不太厚道。但是这河道的修理不能耽误,崇贞皇帝大手一挥,让他过几日就出发去通州。
  
      赵玠倚着雕花玫瑰椅,心里算计一番,通州距离盛京城不远,马车要七八日,水路只需三四日。倒是可以把魏箩一起带去,且天蝉山也在通州,魏箩若是无趣,还可以带她去山顶的庄子里泡温泉。
  
      就是不知道那小姑娘意下如何。
  
      *
  
      次日魏箩的病好了大半,一大早便想吃蜜汁腌萝卜。她洗漱完毕,神清气爽地坐在桌后,听赵玠问她:“过两日我要去通州一趟,阿箩,你陪我一起去如何?”
  
      腌萝卜又脆又甜,魏箩咬得“咯滋”作响,闻言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好呀。”
  
      赵玠笑了,真想把她抱在怀里,“你就不问我去做什么?”
  
      魏箩吃一口腌萝卜又喝了一碗粥,倒是看得很开,“无非是陛下交给你的事,有什么好问的?”忽然又想起什么,转头紧张兮兮地问:“去多久?咱们年前能回来吗?”
  
      梁玉蓉在二月里成亲,她还想着成亲前跟梁玉蓉再见一面,顺道说些体己话。而且要过年了,总归是要回英国公府看看的,且常弘的亲事也该有个着落了,她也不能错过。
  
      好在赵玠点了点头,“自然能。”
  
      魏箩这就放心了。
  
      很快到了出发这一日,魏箩得知天蝉山也在通州,不禁更添了几分兴致。赵玠在通州处理公务,她便自己住在天蝉山上泡温泉,委实妙哉。因着路途遥远,魏箩带的下人不多,只带了金缕、白岚和云緺、玉梭,以及两个年纪稍长的婆子。
  
      许是入了冬的缘故,一路上天气越来越冷,马车不比王府,地上没有烧地龙,饶是怀里抱着手炉,身上穿着狐狸毛里子斗篷,魏箩也觉得冷。魏箩不愿意出去,赵玠便一直坐在马车里陪她,两个人待着,总比一个人待着暖和。
  
      这日,赵玠把金缕和白岚都赶到外面,搂着魏箩跨坐到自己腿上,“还冷吗?”
  
      魏箩点点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冷得厉害,往年入冬都不曾这样冷过。
  
      赵玠贴着她的耳畔问:“不如我们做点事情,让身体热起来?”
  
      起初魏箩不明白他的意思,还天真问他“什么事情”。等到赵玠脱掉她的斗篷时,她就明白过来了。
  
      这几日一直在马车上,身边有金缕和白岚伺候,赵玠不方便行那事儿,想必憋得狠了,顾不了这还是马车上,便将她剥得干干净净。魏箩不排斥做这种事儿,只是担心被外面的车夫听了去,遂红着脸掩住胸口,道:“马上就到通州了……”
  
      赵玠扶着她的腰,咬着她的耳朵道:“等不及了。”
  
      这一下,又重又急。
  
      赵玠的胸膛比魏箩滚烫许多,魏箩只觉得自己抱了一个火炉,被这火炉烤着,没一会儿就要融化了。魏箩强忍着没发出声音,许是太久不做,赵玠第一次很快就交代了。她正轻轻地喘息,还没休息一会儿,哪知赵玠很快恢复了精神,将她覆在曲水纹大迎枕上,又动了起来。
  
      这一次时间就长了。
  
      魏箩张口咬住赵玠的肩膀,可怜兮兮地轻哼:“轻点。”
  
      只是赵玠这个没脸没皮的,非但没听她的话,反而故意重了三分。
  
      半个时辰后,魏箩浑身虚软,汗涔涔地倒在大迎枕上,身上盖着大红绣金牡丹花纹斗篷,愈发衬得她露在外面的那双脚丫子莹白似玉。赵玠是吃饱餍足了,捧着她的小脚分开她的腿,魏箩立即警觉,往角落里缩了缩道:“别来了。”声音哑哑绵绵的,很是招人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