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34章

第13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箩自是不知这些妇人心中所想,她听说今日英国公府的人也应邀前来做客,前来贺喜的人是大老爷魏旻和五老爷魏昆,魏常引和魏常弘也来了,不知道一会儿能否见上他们一面。
  
      魏箩虽说才出嫁不久,但到底从小跟在亲人身边长大,几日不见,心里就挂念得紧。
  
      偏偏这位永安王妃热情得很,不仅命丫鬟捧来了瓜果点心,还邀请她和高婉儿一同打马吊。魏箩不大感兴趣,如今能激起她兴趣的两件事,一个是赵玠的事,一个是家人的事。何况她也没打过马吊,总觉得是说三道四的妇人才会做的事情,一边打马吊,一边谈论谁家是非。于是便摇摇头道:“你们打吧,我在一旁看着。”
  
      高婉儿已经坐到榉木描金镶平面桌子后面,闻言看向魏箩道:“看着多没意思,皇嫂来跟我们一块儿玩吧,我玩这个可厉害了。”
  
      魏箩笑了笑,“是吗?那我就更不敢玩了,若是输给你,我这个做嫂嫂的多没面子。”
  
      “这有什么?我让着你便是了。”高婉儿非拽着魏箩坐上了马吊桌,一局四人,除了高婉儿和魏箩,另外两人分别是永安王妃和高晴阳。
  
      马吊拢共四十张牌,有十万贯、万贯、索子和文钱四种花色,自相统辖,每人先取八张牌,轮流出牌,以大击小,最终击败庄家为胜。高婉儿手气好,第一局便是她坐庄,永安王妃有心让着她,魏箩是一时摸不着门路,只有高晴阳一人堵截她,到最后自是高婉儿这个庄家胜出。
  
      高婉儿一面收筹码,一面笑道:“皇嫂是不是第一次玩?我瞧着你手生得很。”
  
      魏箩倒也诚实,点点头道:“我以前没玩过这个。”
  
      高婉儿下的筹码大,其他人自是要跟着她下,魏箩倒觉得没什么,永安王妃隐隐有些肉疼了。这内宅妇人每个月的花销都是有定数的,即便是王妃也一样,何况还是永安王府这种外表光鲜、内里拮据的没落世家,没几局下来,永安王妃就下场换人了。
  
      魏箩渐渐找到感觉,她本就聪颖,学东西也很快上手,形势逐渐向她这边逆转。魏箩连赢了三局之后,高婉儿的脸色开始有些着急了。
  
      最后一局,高婉儿让丫环将所有筹码都放在桌子上,其中还有一块碧玉小鱼、一对翡翠手镯和两颗南海珍珠。她道:“皇嫂若是能赢了这局,这些东西送给你。”
  
      魏箩本来都不打算玩了,也不稀罕她那些筹码,但是一想自己先才输掉的银子,又重新坐回去道:“好,那就再玩最后一把。”
  
      最后一局是魏箩坐庄,魏箩身边坐着高晴阳,高晴阳玩得也很好,有两次关键时刻轮到高丹阳出牌时,她出的都是小牌,魏箩轻而易举就压住了。这一局毫无疑问也是魏箩赢,高婉儿有些埋怨道:“晴姐儿,你怎么净出些小牌?你究竟跟谁一伙儿呀?”
  
      高晴阳把筹码都送给了魏箩,云淡风轻道:“当时手里只剩下小牌了。”
  
      魏箩赢得盆满钵满,扭头看向身旁的高晴阳,以前认为这姑娘是高丹阳的妹妹,对她也没怎么上心过。目下看来,高晴阳的容貌一点儿也不输给高丹阳,她肤如凝脂,杏脸桃腮,比高丹阳还美上一筹。
  
      魏箩在脑海里搜索一番,记起六岁那年赵琉璃生辰时,自己和梁玉蓉上了新雁楼,新雁楼上有一个小姑娘在用花生摆“大雁南飞”图。彼时梁玉蓉拿了她的花生,她气恼地瞪向她们,那个时候她们就认识了,只不过此后一直没有交集而已。
  
      人群散后,有去投壶作诗的,也有闲聊赏花的。高晴阳想去玩投壶,魏箩则要去见魏昆和魏常弘一面,两人便一同走下阁楼。楼梯间,魏箩对高晴阳道:“高姑娘,你方才为何要让我?”
  
      高晴阳回头,微微一愣。
  
      魏箩笑容灿烂,“我方才看到了,你手中有一张万万贯和一张百万贯,你若是出这两张,我未必能赢的。”她说“未必能赢”,而不是“不能赢”,魏箩对自己还是挺有自信的。
  
      高晴阳沉默了一下,词不达意道:“王妃偷看臣女的牌?”
  
      魏箩摇摇头,她可不干那种龌蹉事儿,“你刚才把牌放回牌堆里的时候我留意了一下,恰巧看到这两张。”
  
      高晴阳的脸色缓和了一下,旋即又有些微妙,敛眸道:“臣女只是觉得王妃第一次玩马吊,应该让着你一些。”
  
      这个答案魏箩挺喜欢的。高婉儿一开始说要让着她,可是坐到牌桌上就什么都忘了,只顾自己赢得开心。像高晴阳这种默默放水的还真不常见,起码证明此人很细心,且低调,不忙于邀功。
  
      魏箩同她一起走到楼下,前方不远处的梅花树下,几个姑娘少年围成一个圈,往中间的青花瓷蟠螭纹瓶子里投箭。魏箩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即来了精神,只见魏常弘坐在一棵梅花树下,倚着树干,周围落英缤纷,花瓣如雨,他手持一支翎羽箭,对准瓶口,手一扬便轻轻松松投入了瓶口中。
  
      周围好几个妙龄姑娘偷偷觑他,可是他却一点回应都没有,表情端的从容冷静。正因为这股高冷的气质,才更让姑娘家家着迷,他越不理人,姑娘们就越想招惹他。
  
      只不过高门贵女骨子里自有一份矜持,再加上从小受到的教养,即便想招惹,也只敢偷偷看几眼罢了。
  
      魏常弘一抬头,瞧见阁楼门口的魏箩,眼睛微微一亮,对身边吏部侍郎之子道:“失陪了。”
  
      吏部侍郎的儿子不让他走,非要他玩完这一局,他蹙了蹙眉,手中还剩三支箭,便一口气将三支箭都投入了瓶口中。周围的人还没回过神,他已经转身离开。
  
      那边厢魏箩正要往前,却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个鹅黄色的身影,来到魏箩面前,气急败坏道:“魏箩,你站住!”不等魏箩反应,她举起手便劈头盖脸地朝魏箩打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