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26章

第12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箩羞恼地质问:“你为什么翻我的箱子?”
  
      赵玠一只手搂着她的腰,看似没有用力,其实却让她挣脱不开。他笑道:“方才你的丫鬟进来给你拿衣服,忘了关箱笼,本王便顺手翻了翻,没想到会看到这本书。”
  
      魏箩哑口无言,她刚才洗澡之前忘了准备衣服,后来确实是叫白岚送进去的,只是没想到白岚那个不长心的,居然会出这种纰漏!魏箩想着一会儿一定要好好跟白岚算账,正准备从赵玠腿上坐起来,却被赵玠重新按了回去。她扭头看向赵玠,见赵玠一副等着她解释的模样,只好抿了抿唇,不自在地道:“这是四伯母给我的,我只看了前面两页。”
  
      赵玠眉梢微抬,却不打算放过她:“哪两页?”
  
      魏箩扭头,不想跟他深入讨论这种话题。
  
      赵玠把小册子放到两人面前的朱漆螺钿小桌上,指着其中一副问道:“是这个么?”
  
      魏箩根本不看,顾左右而言他:“我明天穿的衣服还没熏香呢,我去叫金缕进来。”
  
      赵玠一动不动,手臂犹如铁钳,“不要紧,明早再熏也来得及。就算不熏香,你的身子也是香的。”他翻到另外一页,指着上面的两个人道:“阿箩,你看这是不是我们昨晚用的姿势?”
  
      魏箩脸颊烧红,双手扑上去把那一页牢牢盖住,“不许看了!”
  
      赵玠低笑出声,凑到她耳边问道:“我们今晚试试‘老树盘根’好么?”
  
      魏箩不清楚这种体位,听名字就很龌蹉,她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要……”
  
      赵玠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哄着她道:“那你陪我看完这本书,我今晚便饶过你,好不好?”
  
      魏箩不信他,怀疑地问:“真的么?”
  
      赵玠点点头,端的十分坦诚:“真的。”
  
      魏箩将信将疑地看了看他,见他不像说谎,左右衡量了一番,迟疑地点点头,“那……好吧。”毕竟她还没缓和过来,那儿有点疼疼的,如果能够休息一晚上,她闭着眼睛陪他看完一整本也不是不可以。
  
      偏偏赵玠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捏着她的下巴道:“不许闭眼,若是让我发现你闭着眼睛,便收回刚才的话。”
  
      魏箩恼怒:“你……”
  
      赵玠含笑,“阿箩,这是很公平的交易。”
  
      魏箩无奈地扁扁嘴,“我知道了。”
  
      赵玠把那本书阖上,重新翻开第一页,跟她一起观看上面的图画,一边看一边讲解道:“这叫‘鹤交颈’,我们昨晚用的便是这个姿势……”
  
      魏箩越听耳朵越红,原本想着匆匆看一眼就完了,没想到他居然一句一句地详细解释,即便她闭上眼睛,耳朵也能听见。魏箩最后实在听不下去,抬头堵住他的嘴,啃了啃他的嘴巴央求道:“不要说了,我们翻下一页吧。”
  
      赵玠溢出笑声,倒是很享受她的主动。
  
      看到一半,夜幕降临,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廊庑下悬着几盏硬木雕龙凤双喜字纹的灯笼,昏昧的光线穿透绡纱,照在离窗户最近的南窗榻上。男人搂着娇滴滴的姑娘,宽大的手掌从散花绫长衫里伸进去,含着她的嘴唇问道:“还看么?”
  
      魏箩简直想哭,坚定地摇摇头,“不看了。”
  
      谁知道那上头的姿势怎么这么多!他们都看了快半个时辰了,才看完半本书,她都快被赵玠洗脑了,满脑子都是那污秽的思想,她今晚一定要趁赵玠睡觉时把这本书烧了,魏箩如是想。
  
      赵玠沉吟道:“不看也可以,我们试试刚才的‘老树盘根’。”
  
      魏箩大惊:“你刚才不是说……”饶了她么?
  
      赵玠大言不惭道:“你没有陪我看完,那句话自然不作数。”
  
      魏箩直起身,恼羞成怒地将他推到在罗汉榻上,气呼呼地道:“赵玠,你不要太过分!”
  
      这是她第一次当面咬牙切齿地叫他的名字,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何况魏箩原本便不是一只好惹的兔子,她是狡猾又奸诈的小狐狸。赵玠大笑出声,握着她的手道:“兵不厌诈,阿箩,你难道没听过吗?”
  
      魏箩诚实道:“我听过兵不厌诈,但是没见过你这么奸诈的。”
  
      当天晚上,赵玠领着魏箩一起试了试那个“老树盘根”,第二天早上魏箩起床时腰酸背痛,把赵玠肩膀上咬的都是牙印子。接下来的两天,魏箩被迫跟赵玠一起尝试了那本册子上的许多姿势,晚上也就算了,有时候他连白天都不放过她,简直是无时无刻都要跟她腻在一起。魏箩这两天根本不敢看下人的眼睛,生怕从他们眼里看到促狭和揶揄,为此不知埋怨了赵玠多少次。赵玠每次都说会收敛一些,可是到了床上,说过的话便全都不作数了。
  
      第三天回门的时候,魏箩坐在回英国公府的马车上,趴在绣金喜鹊登枝纹褥子上,对着给她按摩的金缕和白岚道:“往下一点儿,我的腰啊……”
  
      金缕和白岚乖乖地往下按,一个给她捏腰,一个给她揉腿,力道拿捏得正正好。
  
      若不是今日要回英国公府,魏箩今日是万不会叫她们两个捏腰揉腿的,太丢人了,她感觉自己多年来竖立的威严全没了,都怪赵玠这个不知节制的……魏箩扭头,狠狠地瞪了赵玠一眼,偏赵玠脸皮厚,不为所动地摸摸她的头,“你若是太累,我们今天就不留在英国公府用午饭了,早点回家。”
  
      其实,就这赵玠还是收敛了很多的,昨天晚上只做了一次,只因考虑到今日要回门,不好累着魏箩。只不过魏箩太过娇气,这两天累得狠了,迟迟缓不过来。也难怪赵玠忍耐不了,本就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碰到了喜欢的姑娘,谁还要当那柳下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