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25章

第12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箩敛眸,假装没有看到赵琉璃打趣的视线。
  
      一位穿官绿妆花绣裙的宫女端着剔红观瀑布图八方盘走上前,托盘上放着两盏茶,正是魏箩要孝敬给崇贞皇帝和陈皇后的观音茶。魏箩端起五彩水仙纹瓷杯,先走到崇贞皇帝面前,恭恭敬敬地道:“父皇请用茶。”
  
      崇贞皇帝人过不惑,却跟十年前没有太大区别,身体硬朗,精神矍铄,眉眼之间跟赵玠有六七分像。皇帝接过魏箩手中的茶杯,低头喝了一口,含笑道:“好,好。朕记得你,你小时候还给琉璃当过伴读,是么?”
  
      魏箩点点头,那时候她才六岁,如今都过去近十年了,没想到皇帝居然还记得。
  
      崇贞皇帝喝了她的茶,自然要送她礼物的。皇帝命身后的宫人把东西呈上来,是一套剔红缠枝莲纹的文房四宝,“这是朕私藏了很久的文具,听说你的字不错,正好这套笔适合写小楷,便送给你吧。”
  
      魏箩上前道谢,看到墨宝上摆放的一块端砚,不知道想起什么,脸蛋红了红。
  
      盖因昨晚赵玠做那事的时候,故意问她道:“阿箩,你看我们像不像研磨?”
  
      魏箩一开始不明白,他便咬着她的耳朵解释:“研磨会磨出墨汁,跟你一样。”
  
      魏箩当时恨不得把他踢到床下去。
  
      如今看到这块端砚,再想起赵玠的话,魏箩自然想歪了。她一回头,恰好对上赵玠似笑非笑的眼睛,赵玠实在可恶,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笑话她。魏箩别开视线,端起另一个茶杯向陈皇后敬茶。
  
      陈皇后喝了茶,也有东西要送她,是一个金鼠噬瓜瓞纹的簪子并一对同款式的耳环,簪子做得十分精致,纹路分明,金鼠的眼睛是用红宝石点缀的,周围盘绕着几朵金花,花瓣薄如蝉翼,栩栩如生。陈皇后道:“这簪子还是长生亲自挑的,你看喜欢吗?”
  
      魏箩怔了怔,颔首笑道:“多谢母后,儿媳很喜欢。”
  
      然后魏箩又一一拜见了赵玠的各位姨母,除了高阳长公主外,其他两位长公主看似不好相处,其实都是很大度的人,也没有为难魏箩,平阳长公主甚至送了魏箩一对金嵌宝石的手镯,那手镯上面各嵌了三颗拇指甲盖大的红宝石、蓝宝石和绿松石,看得一旁的李襄眼睛都红了。
  
      几位长公主们带着各自的女儿,李襄自然也在,另外还有安阳长公主的两个女儿,十八岁的纪莹和十六岁纪芊,平阳长公主成亲没多久丈夫便去世了,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名叫唐昀,今年刚及弱冠。
  
      魏箩强忍着不适,把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几个姑娘家,赵琉璃高兴地向她道谢:“多谢二嫂嫂。”
  
      纪莹和纪芊也纷纷表示谢意,李襄虽然不喜欢魏箩,但是在这样大喜的日子里,她若是驳了魏箩的脸面,那就等于驳了崇贞皇帝和陈皇后的脸面,她自认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是以接过魏箩送的点翠镶料珠蝴蝶赶花纹的头花,道:“多谢二表嫂。”
  
      魏箩道:“不必多礼。”
  
      崇贞皇帝旁系单薄,兄弟们早在当年争夺储君之位时流失了,如今只剩下一位瑞亲王。瑞亲王品行不端,放浪形骸,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跟崇贞皇帝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这也正是他能活到现在的原因。瑞王妃今日生了一场病,不能过来,便托人送了礼物,是一柄红珊瑚云幅灵芝纹的如意,魏箩收了下来。
  
      陈皇后看出魏箩的不适,有心让她休息一下,“一会还要去祭拜祖先,入家谱。琉璃,你带着阿箩去辰华殿略坐一会儿吧,时候到了母后再命人去叫你们。”
  
      赵琉璃正要答应下来,恰好皇子们都下课回来了,从上书房赶到庆熹宫,就是为了见一见他们的二皇嫂。
  
      陈皇后笑道:“这群猴儿,昨日回来时还跟本宫告状,说长生连新娘子的面儿都不让他们看一眼,就把人赶了出来。这才什么时候,就一个二个地都过来了。”
  
      魏箩闻言,侧目瞅了一眼赵玠,赵玠面不改色,端的十分坦然。
  
      不多时,几位身穿华服的皇子走入昭阳殿,先向崇贞皇帝和陈皇后行了行礼,再到赵玠和魏箩跟前规规矩矩一拜,“二皇兄,二皇嫂。”
  
      几人直起身,看到赵玠身旁的魏箩,无一不是惊艳。
  
      要说他们各个身份显赫,身边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就连丫鬟都是一个赛一个地标致。然而那些人跟魏箩比起来,却又立马显得逊色,不够看了。魏箩今日穿一件石榴红绣金缠枝牡丹纹的大袖衫,粉腮晶莹,酥颊含笑,一双水光潋滟的杏眼弯弯的,像极了天上一轮明月。她不是居高临下的美,而是美得娇俏可人,美得触手可及,然而你一伸手,她便像腰上系的五彩如意络子一般,你以为抓在手里了,其实张开手一看,什么都没有。
  
      九皇子赵琛终于回神,由衷地感慨道:“难怪二哥不愿意给我们看。”
  
      这样的美人,谁不想藏起来?
  
      魏箩听懂了他的意思,笑容凝了凝。
  
      九皇子私下里跟赵玠交好,两人虽不是一个母亲,但是九皇子的生母早逝,从小是在陈皇后身边长大的,是以跟赵玠的关系比跟其他皇子都亲近些,说话也比较口无遮拦。赵玠睨向赵琛,直白地问:“非礼勿视,九弟没听说过么?”
  
      九皇子被他打击惯了,也不羞恼,看向门口笑道:“嗳,五哥和李兄也来了。”
  
      魏箩循声看去,正好对上李颂的视线。
  
      李颂跟着五皇子赵璋一起走入昭阳殿,他穿一身绛紫如意纹锦袍,俊脸如削,一如既往地盛气凌人。他对上魏箩的目光时滞了滞,旋即冷漠地移开视线,对着帝后一拜,又跟高阳长公主拜了拜,这才跟在赵璋身后一起来到赵玠和魏箩面前。
  
      赵璋拱手,含笑道:“二皇嫂。”
  
      魏箩笑了笑:“五叔。”
  
      而李颂则直勾勾地盯着魏箩,不说话也不行礼,魏箩看向他,粉唇轻抿,眼睛虽然仍在笑,但已隐隐透出了冷意。
  
      气氛很有些尴尬。
  
      赵玠眼神一沉,不动声色地挡在魏箩身前,对李颂道:“放肆。”
  
      不高不低的两个字,饱含凌厉和警告,一下子将昭阳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高阳长公主忙站起来,问李颂道:“颂儿,你做了什么?”
  
      李颂后退半步,弯唇一笑道:“只怪二表嫂生得太好看,让我一直看花了眼,忘了行礼,若是有得罪之处,请靖王表哥恕罪。”
  
      众人听到他这么说,见不是什么大事,便纷纷松了一口气。饶是如此,李颂的表现还是太唐突了些,赵玠面无表情道:“下不为例。”
  
      终于见完了一大圈人,魏箩跟着赵琉璃回到辰华殿稍作休息,赵玠则去了麟德殿门前应付那些前来贺喜的大臣。
  
      魏箩一来到辰华殿,强撑着跟赵琉璃说了几句话,便倒在美人榻上沉沉地睡着了。
  
      她能坚持到现在委实不易,若非刚才赵玠一直在背后不着痕迹地扶着她的腰,恐怕她早已经倒下了。赵琉璃坐在美人榻前,有心问问魏箩成亲以后是什么感受,但是看她这般模样,也不好意思把她叫醒了问,只好吩咐宫女拿来一条云鸟纹的毯子盖在她身上,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
  
      赵琉璃捧着腮帮子坐在边儿上看着她,心里又羡慕又酸涩,阿箩跟皇兄成亲了,自己跟杨缜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最近陈皇后有心给她寻找一门合适的亲事,她跟陈皇后暗示了几回,说是暂时不想嫁人,但是陈皇后根本没有听进去。没办法,赵琉璃只好以有能力的青年才俊都不会尚公主为由,迟迟拖到现在。
  
      算算年龄,魏箩比她还小了一岁呢。
  
      赵琉璃看向窗户外头那个笔直挺拔的身影,无端端地生出几分怅惘,这是她第一次开始考虑她跟杨缜两人的未来。如果跟母后说开了,母后很可能不会同意,如果一直不说,那她拖不了多久,最终仍是要嫁人的。
  
      赵琉璃屈膝跪坐在南窗榻上,对着窗户外面喊道:“杨缜哥哥。”
  
      杨缜回头,向她走过来,天气渐冷,他在廊下站得久了,英俊的眉峰便染上一层霜寒,在看到赵琉璃的那一瞬,眼神柔了柔,隔着窗户问:“殿下有何吩咐?”
  
      赵琉璃托着下巴,微微一笑,“听说京城来了一支西域的杂耍班,就在荣春坊里,我好想去看看。”
  
      杨缜想了想道:“我去向靖王恳求,带你出宫。”
  
      赵琉璃高兴地点了点头。
  
      杨缜没有走,仍旧站在窗外。
  
      许久,赵琉璃才缓缓开口:“杨缜哥哥,你会娶我吗?”
  
      杨缜身子一僵,定定地看着赵琉璃。赵琉璃或许自己都没发现,她眼里的不安是如此明显,叫人看了揪心。杨缜情不自禁地握住她放在窗边的手,说道:“会,殿下等着我,我一定会娶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