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21章

第12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魏箩醒来时,身边已是空无一人。
  
      魏箩用过早饭,接过金缕递来的淡黄地珐琅彩兰石纹碗,用添加了薄荷叶的龙井茶漱了漱口,神情有些惘惘的。昨天赵玠真的来过么?还是说只是她做了一场梦?
  
      昨儿魏箩太瞌睡,只记得后来赵玠抱着她上到屋顶,再然后就没有记忆了。她扭头看了一眼拔步床,床头还放着她刚才换下来的玉兰色薄罗衫儿,正是赵玠替她穿上那一件。看来不是做梦,赵玠委实来过,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这会儿还在不在山庄……
  
      魏箩有些心不在焉,金缕叫了她一声,她才恍然回神,眨巴眨巴眼睛问:“金缕,你一大早就在我跟前晃,是有什么话想说么?”
  
      金缕点了点头,“小姐,今日是傅大夫给大少爷治疗腿伤的第一天,其他几房的夫人都去慰问了,您要不要也去看看?”
  
      魏箩想了想,“去看看也好,你去把玉蓉也叫上吧。”
  
      金缕应一声是。
  
      魏箩回屋换了一身石榴红缠枝灵芝纹吴罗上褥,下面搭配一条月白色夹纱裙,外面太冷,又披了一件大红羽缎镶边狐狸毛的斗篷。她坐在铜镜前刚戴上一对绿松石耳环,梁玉蓉就跟在金缕后面过来了。
  
      梁玉蓉比魏箩还怕冷,穿着焦月色芙蓉纹小袄和一片式褶裙,外面也披了一件斗篷不说,头上还戴着貂鼠昭君卧兔儿,手里揣着紫铜小手炉,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冷似的。魏箩一看她这身打扮,禁不住笑话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长白山过冬呢。”
  
      长白山属于极度严寒之地,冬天大雪封山,天寒地冻,一般人在那里根本没法生存。魏箩这么说,只是打趣梁玉蓉穿得太夸张了而已。
  
      梁玉蓉立即竖起眉毛,“好呀,你竟然笑话我?我这不是怕冷吗,以前又没来过这么高的地方。”
  
      说着便要上来扒魏箩的衣服,两个小姑娘闹在一起,笑语嫣然,丫鬟们知道她们不是真的争执,便也没有上前阻止,均在一旁含笑看着。忽然,梁玉蓉停了下来,指着魏箩锁骨上一处红痕问道:“阿箩,这是什么?”
  
      魏箩疑惑地眨眨眼:“什么?”
  
      她云里雾里,直到梁玉蓉拿来一块小铜镜让她照了照,她才顿时明白过来。昨晚上赵玠不知什么时候在她锁骨上吮了一块红印子,到现在都没消下去,这个地方本来是不容易被别人看到的,可是两个人在打闹的时候,梁玉蓉不小心扯松了魏箩的衣服,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还好魏箩脑子转得快,心里恨不得把赵玠咬上一口,脸上却镇静道:“哦,山上的虫子多,昨天晚上洗温泉时不甚被一只小虫子咬了一下,没什么大碍的。”
  
      梁玉蓉倒也没有多想,担心那“虫子”有什么毒性,对皮肤不好,还特地让自己身边的丫鬟回屋拿了一瓶消炎的药膏,让魏箩每日涂抹,以免留下什么疤痕。
  
      魏箩没有拒绝,谢过了梁玉蓉的好意。
  
      *
  
      大夫人和魏常引住在庄子的锦机院,温泉的泉眼便在锦机院的东北角,在那里泡温泉,无论是对身体还是对治疗伤痛都事半功倍。
  
      魏箩和梁玉蓉赶到堂屋时,恰见大夫人和其他女眷将一个男子送出门口。走得近了,魏箩才看清那人正是赵玠,赵玠身穿一袭藏青缠枝灵芝纹直裰,头发用莲花冠竖起来,以龙首白玉玉笄固定发髻。那玉笄正是魏箩送给他的那一个。
  
      赵玠容止可观,进退有度,举手投足都是矜贵之气,与昨晚那个偷看魏箩洗澡的好像不是同一个人。赵玠垂眼,正在跟大夫人说话。
  
      大夫人将他送出门外,热泪盈眶地感激道:“实在是多谢靖王殿下,若不是您,恐怕小儿的腿……”
  
      赵玠道:“不过举手之劳罢了,夫人不必将道谢挂在嘴边。”
  
      大夫人抽出娟帕拭了拭泪,知道再说下去恐惹赵玠厌烦,便就此打住:“王爷可要去看看常引,傅大夫正在为他治疗腿疾。您对他有恩,他定是也想亲自向您道谢的。”
  
      赵玠想了想道:“那就劳烦夫人带路了。”
  
      赵玠掀眸,见廊庑对面站着两个姑娘。魏箩的视线跟他撞在一起,匆匆移开,没想到赵玠会在这里,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向前还是该就此离去。
  
      男女有别,且魏箩和赵玠已经定亲了,婚前更应该避着才是。只是赵玠和大夫人已经向这边走来了,她转身就走似乎有些不妥当……魏箩垂着眼睫毛,等赵玠和大夫人走到跟前,叫道:“大伯母。”再无下文。
  
      倒是梁玉蓉行了行礼,“参见靖王殿下。”
  
      大夫人知道姑娘家面子薄,倒也没有为难魏箩什么,反而笑眯眯地替魏箩解围,“阿箩来了,方才弥哥儿还到处找你呢,这孩子可真缠你,你快去正堂看看吧。”
  
      魏箩点点头,从金缕手中接过一个描金锦纹小盒子,递到大夫人手中:“这是我来天蝉山之前去大慈寺求的平安符,能保人身体康健,一生顺遂,大夫人替我交给常引哥哥吧。”
  
      大夫人很高兴,直夸魏箩有心了,“你放心,我一会儿就亲手交给他。”
  
      魏箩含笑,宽慰道:“我还听说大伯母这阵儿因为常引哥哥的事,整夜整夜地睡不好觉,正好我那儿有安神镇静的香丸,大伯母可以差人去我那里拿取。常引哥哥吉人天相,定能治好腿疾的。”
  
      大夫人叹息道:“但愿如此。”
  
      说罢,担心赵玠等得太久,与魏箩告辞,对赵玠道:“殿下久等了,请走吧。”
  
      赵玠云淡风轻地看了一眼大夫人手中的锦盒,又看了看魏箩的背影,垂眸道:“好。”
  
      *
  
      堂屋聚集了几个人,虽说是为关怀魏常引的腿疾,但是魏常引这会儿不在,一行人说着说着便跑了话题,开始说起这天蝉山的温泉和景致来。
  
      三夫人秦氏道:“我昨晚才泡了一回,今日一早便觉得浑身的疲乏都消除了。”
  
      二夫人道:“可不是么,就连身上的皮肤也不干燥了……”
  
      梁玉蓉昨儿一早就睡了,没试过这温泉的好处,插不上话。魏箩是因为被魏常弥缠着,没有开口的机会,索性陪着魏常弥瞎玩儿,只默默地听着。
  
      一旁的魏宝珊更是没有说话的余地,低着头站在二夫人身后,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二夫人原本是不想带她过来的,只不过又担心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她跟二老爷告什么状,便不情不愿地带着她一块来了。魏宝珊不得二夫人待见,住的院子也很偏远,从院子里走到锦机院便要花两柱香的时间。
  
      魏宝珊站了一会儿,对二夫人宋氏道:“太太,宝珊身体有些不适,想先回屋休息。”
  
      二夫人本就不想看见她,挥了挥手道:“回去吧,身体不舒服就别出来了,瞧着晦气。”
  
      魏宝珊脸色白了白,屈膝行了行礼,退出堂屋。
  
      魏箩看着魏宝珊离开的背影,心里觉得有些怪异,但一时有想不起为何怪异。魏常弥举着一块桂花糕递到魏箩嘴边,有模有样地“啊”一声,“阿箩姐姐吃……”
  
      魏箩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桂花糕,嚼了嚼。
  
      魏常弥双眼亮晶晶地问:“好吃吗?”
  
      魏箩点点头,“嗯,就是有点甜。”
  
      魏常弥把剩下那一半塞进自己嘴里,撑得一边腮帮子鼓鼓的,“我觉得不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