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18章

第11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箩回府没多久,便收到了赵玠送来的鞋样子。
  
      送东西的丫鬟是茶水间当值的一个刚收入府的丫头,大约十二三岁,模样秀气,穿着一身黄绿相间的小袄襦裙,笑盈盈的很是讨喜。“奴婢名叫月篱,四小姐日后若是有什么吩咐,直接传唤奴婢便是。”
  
      魏箩没想到赵玠这么明目张胆,居然在英国公府也安插了他的人。说白了这月篱便是他们之间的传话人,有什么事情,提前支会月篱一声便是。他胆子可真够大的!就不怕被英国公府的人发现么?
  
      幸亏这时候屋里没什么人,只有金缕和白岚两个丫头,其他人也不敢随意进来。魏箩盯着朱漆嵌螺钿小桌上的鞋模子,脸色还算镇定,“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拿针戳赵玠的脸了,他这是得寸进尺。
  
      月篱下去后,白岚忙回身把门关上,走回魏箩身边道:“小姐,靖王殿下为何给您送这个?那个丫头……”
  
      还是金缕脑子聪明,打断白岚的话:“那丫头瞧着不简单,应该是个靠得住的。”
  
      魏箩把鞋样子当成赵玠,瞪了两眼,对金缕和白岚道:“我答应给他做双鞋的。把这东西收起来吧,不许告诉别人今日的事。”
  
      金缕和白岚都是有分寸的人,不会跟别人乱嚼舌根。且魏箩和赵玠都定亲了,替未来夫君做双鞋也不是多出格的事儿,别人就算知道也没什么。过分就过分在赵玠在英国公府安插了眼线,这就有点把魏箩看得太紧了。
  
      难怪魏箩心里不高兴。
  
      她要是知道赵玠曾经还让杨灏寸步不离地监视她后,肯定一准儿跟赵玠翻脸。
  
      窗外还在下雨,但是不如刚回来时下得那般急了。雨水淅淅沥沥打在窗棂上,溅起一蓬一蓬的水雾,落在手背上凉飕飕的。院里积了一片片水洼,倒影着树影,有种虚虚实实的感觉。正房那边还是没有动静,看来魏昆还没回来,否则应当有下人上门前打伞迎接的。
  
      “小姐刚才回来时淋了雨,还是洗个热水澡驱驱寒吧,否则隔天该生病了。”金缕上前一边关窗户一边婆婆妈妈道。
  
      魏箩喝完一杯红枣生姜茶,点了点头。
  
      浴桶里滴了几滴韩氏调的桂花香精,味道淡雅好闻。魏箩洗澡完出来时,浑身都是好闻的淡淡的桂花香。她披上一件碧云纱苏绣葡萄纹花边褙子,乌黑稠密的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身后,坐在南窗榻上,随口问道:“我爹爹回来了么?”
  
      金缕上前拢起她的头发,用篦子轻轻地梳理通顺,“回小姐,您进去没多久,老爷就回来了。”
  
      魏昆回来时脸色很不好看,比外面的天色还阴沉,松园里的下人没见过他这般模样,也不知动了怎样的怒火,底下伺候的人都战战兢兢的,不敢出丁点差错。
  
      金缕悄悄瞅了一眼魏箩,按捺不住好奇问道:“小姐,刚才街上的那个人……”
  
      金缕是听见了魏箩和姜妙兰的对话的,那句“囡囡,我是你娘”把她和白岚都吓得不轻。可是见魏箩一副不欲提起的模样,两人也不敢多问,只憋在心里猜测而已。
  
      如今魏箩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金缕才敢重新提起。
  
      魏箩抱着双膝,下巴搁在膝盖上,盯着窗外的光景,懒懒地说:“别问太多,做你该做的事就行了。”
  
      金缕自知僭越,忙道了一声是:“是奴婢多嘴了。”
  
      *
  
      不一会儿正房那里传来动静,魏昆把三姥爷魏昌叫到房中,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动静挺大的,隐约能听到魏昆愤怒呵斥的声音。
  
      魏箩的头发熏干以后,她走下罗汉塌,穿上粉底白花缀珍珠绣花鞋往外走去,站在门口,恰好听见正房的窗户里传来魏昆的声音:“你为何对她说那些话,为何要骗她?!”
  
      门外的下人深深地埋着头,身子绷得紧紧的,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魏箩斜倚着镂雕垂花门,眼睑微微抬起,扇子似的睫毛倦倦地耷拉着,在莹白如玉的脸上打下半圈阴影。她再抬头时,见魏常弘穿着宝蓝灵芝纹缂丝的锦袍,来到她跟前问道:“爹爹在跟谁吵架,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
  
      想来常弘也听到了什么,所以才会特意从薛先生那里提前回来。
  
      魏箩抬眼,慢吞吞道:“爹爹在跟三伯父说话。”她偏头看着常弘,眨眨眼问:“能让爹爹发这么大脾气的,你以为能有谁?”
  
      魏常弘皱了皱眉,从魏箩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东西。
  
      魏昆手中持了一把象牙柄镶金匕首,将黑漆透雕莲花纹的翘头案一角削了下来,坚定不移道:“从此以后你我兄弟情分,便如同这张桌子,一刀两断!”
  
      不多时,魏昌面无表情地从正房走出,看似平静,牙槽却几乎咬出血来。
  
      魏箩和魏常弘默默看着这一幕,不知是该劝还是该静观其变。
  
      魏昆显然怒气未消,又命人把银杏园的杜氏叫了过来。杜氏许多年不曾出过那个院子,如今得已迈出一步,再看英国公府,竟是完全陌生了一般,许多地方都不是曾经的样子了。杜氏穿着一袭洗得泛白的银灰色绉纱褙子,亦步亦趋地跟在下人身后,一错眼对上廊庑下魏箩的目光,赶忙匆匆地移开了,哪还有当初自信端庄的模样?泯然普通的妇人模样了,甚至比那还不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