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17章

第11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姜妙兰原本不该是这世上的人,但是既然她来了,便要忘记过去的种种,留在这里生活。
  
      姜妙兰是在一年上元节遇见魏昆的,彼时她正站在一盏花灯下猜灯谜,那是她大学时的强项,能一口气猜中十来个却没有一个错的。周围斑斓的灯笼光聚在她的脸上,仅仅只有半张侧脸,却让偶然路过此地的魏昆一眼就看痴了。
  
      杏眸熠熠,璀璨如星,琼鼻妙目,樱花瓣的唇瓣儿微微勾起,浑身都迸发出兴奋的光彩。更叫魏昆觉得意外的是,她的衣服很破旧,放佛是从别人身上硬扒下来的,一点都不合身,袖子上还打着一个明晃晃的补丁。姜妙兰的样子算狼狈的,跟这种光鲜亮丽的花灯节格格不入,可是这些却对她没有造成丝毫影响,她赢了一盏又一盏花灯,一双手都拿不下,惹得周围才子佳人忍不住纷纷对她侧目。
  
      姜妙兰兴致来了,收都收不住,指着左手边一条灯谜道:“万绿丛中一点红,徐妃格,打一中药名——”她扭头问摆灯谜的摊主,“我猜谜底是硃砂,对么?”
  
      摊主又喜又惆怅,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对,对。不过……您能移步别的地方吗?我这儿的花灯都被您一个人拿去了,怪没意思的……”
  
      姜妙兰接过摊主递来的八宝兔儿灯,笑了笑,点点头离开了。
  
      上元节到处都是猜灯谜的地方,一路走下去,姜妙兰轻而易举便赢了十几盏花灯。她还算有点小聪明,把花灯卖给那些富贵人家的小姐身边的丫头,换来的银两足够她生活好几天的。
  
      魏昆鬼使神差地跟着她走了一路,走到一条巷道门口,姜妙兰毫无预兆地转身,把他逮了个现成。
  
      魏昆摸摸鼻子,问道:“我见你灯谜猜得很厉害,能请你去前面茶楼一坐吗?”
  
      就这样,两人就算是认识了。
  
      魏昆得知姜妙兰是孤儿身份,平时对她很照顾,甚至瞒着父母为她在外面置办了一座宅子。魏昆闲来无事便去那里看姜妙兰,这才发现她换下那身破衣服后,是一个如此精致绰约的姑娘。那晚上元节惊鸿一瞥,她的脸脏兮兮的,他还以为她只是眼睛生得好看而已,没想到是这般晶莹剔透。
  
      姜妙兰总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比如扑克牌,比如用各种花瓣制成的香水,比如她酿的葡萄酒……姜妙兰的嗓音好听,她唱的歌是魏昆从未听过的,婉转独特,使人如痴如醉。在魏昆看来,姜妙兰就是一个宝贝,一个无所不能的宝贝。
  
      两人认识一年后,魏昆忍不住向家人坦白,告诉英国公和老太太说他要娶一个没有出身的孤女。
  
      后来就跟前面说的那样,英国公夫妇不同意,魏昆便在门口跪了三天三夜,逼得他们不得不点头。
  
      姜妙兰嫁进来后,并不多得太夫人罗氏的待见,不过看在魏昆的面子上,罗氏也没有过多地为难姜妙兰就是了。只是每天早上姜妙兰给她请安的时候,罗氏很少说话。
  
      姜妙兰入门三个月,怀了身孕。
  
      魏昆欣喜若狂,对她愈发地殷勤。
  
      头三个月还好,夫妻俩恩恩爱爱,如胶似漆,那份恩爱劲儿看得别人都脸红。
  
      只不过罗氏始终还是不太喜欢这个儿媳妇,便想着在姜妙兰怀孕时,替魏昆另找一个丫头伺候,那个丫头便是忠义伯府的杜月盈。
  
      杜月盈虽是忠义伯府的旁支,但是出身不大好,父亲是庶出,给魏昆当妾也不算委屈她。
  
      罗氏私底下问过杜月盈的意见,杜月盈红着脸低下头,默认了。
  
      只是太夫人罗氏跟魏昆说起这件事时,魏昆死活不肯松口,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十月后姜妙兰生下一对龙凤胎,儿女康健,可是她却因为产后大出血,差点因此死去。那时候正是魏昆考进士的时候,他只来得及看上一眼,便参加科举了。
  
      结果是魏昆发挥失常,放榜出来以后,魏昆没有考中进士,连同进士也没有。
  
      那段时间魏昆情绪低落,又听说姜妙兰身体虚弱,不好将自己的情绪传染给她,便在外院书房歇下了。魏昆去看望姜妙兰时,最常看到的是她睡着的模样,即便没睡着,姜妙兰也没什么说话的兴致,心思全在刚出生的两个孩子身上。
  
      再加上魏昆的一位同窗好友忽然离世,对他而言更是一种打击。他嗜起酒来,常常到后院里的湖心亭一个人喝闷酒。
  
      杜月盈跟随忠义伯夫人来到英国公喝满月酒,看到的便是魏昆这副郁郁不得志的模样。
  
      杜月盈当时还是很聪明的,懂得从魏昆这里下手。他郁郁寡欢,她便陪在他身边,赞赏他,鼓励他,安慰他。魏昆对杜月盈感激归感激,始终保持一些距离,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杜月盈以陪伴英国公老夫人的名义,在英国公府住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正是姜妙兰养病的时候,只不过她的身子不知怎么回事,越养越糟糕,最后竟是连床都下不了。魏昆每天抽出一个时辰陪伴她,姜妙兰知道他忙,忙着应付下一次科举,所以便没有多留他,常常半个时辰就叫他走了。直到有一次,魏昆陪好不容易有点精神的姜妙兰去院中散步,遇见湖边的杜月盈,杜月盈不小心踩中一块石头,身子一倾往后倒去。
  
      魏昆想都没想,松开握着姜妙兰的手扶住了杜月盈。
  
      这是姜妙兰见到杜月盈。
  
      一旦在乎一个人的时候,便会发现生活里处处都是她的痕迹。
  
      比如姜妙兰的丫鬟桂香儿说,杜月盈常常出入魏昆的书房,给他端茶送点心,偶尔还会拿着自己写的字请魏昆指教。而这些,都是英国公太夫人默许的,太夫人原本就看不上姜妙兰的出身,想为魏昆找一个能帮得上他的,忠义伯府就不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