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14章

第11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魏箩选择不搭理万俟真实在是明智之举。宝殊殿虽然长期没有住人,但是宫里哪一处不是到处都是眼线,邬戎是奔着跟大梁和亲来的,若是有好事人把哪一幕传到崇贞皇帝或者邬戎皇帝耳中,那魏箩跟赵玠的婚事想必多少也会受到影响。
  
      此时万俟真没有得逞,魏箩对他视而不见,即便有人想搬弄是非也没有说头。
  
      赵玠看向数丈远外的万俟真,再看看身后的小姑娘。
  
      魏箩扯了扯他的袖子,仰起白嫩无暇的小脸,控诉道:“大哥哥,他威胁我。”
  
      说是威胁,还算是给面子的。万俟真方才那个举动哪里是威胁,分明是挑逗。
  
      他明知魏箩是赵玠的准靖王妃,还对她不敬,甚至态度轻浮,实在是让人心里不舒服。魏箩听说他府上有不少美姬娇妾,想来他是一个满脑子花花肠子的皇子,三心二意,风流成性,不是什么好东西。模样好看、才华出众又如何?还不是一表人渣。
  
      赵玠抬手摸摸她的脸颊,动作很轻柔,像捧着一块易碎的宝贝,什么都没说。再看向万俟真时,他的眼神就变成了冰冷彻骨,语速缓慢地质问:“四皇子为何出现在这里?”
  
      万俟真已经站直身体,放下墨绿色绣曲水纹袖子,不以为然地掀了掀唇,“本王得闲到处走走,怎么,碍着靖王爷了?”
  
      语气不大好,有点故意挑衅的意思。
  
      也怪不着他语气恶劣,盖因今日骑射比赛被赵玠抢尽了风头,他又被狠狠打击了一回,这会儿看见赵玠委实没有什么好脸色。邬戎人好面子,又颇为自负,像万俟真这样胸襟狭窄的,倒也不是少数。
  
      赵玠不难猜到他为何如此,只是不屑同他一般计较。练武场上的输赢早已决定,再搬到台面儿下讲,未免过于小家子气,不是男人作风。他只道:“阿箩是本王的未婚妻,四皇子请自重,管好自己的秉性。”他一面说着,一面系紧魏箩肩上的松花绿缠枝芙蓉纹暗如意云纹的昭君兜,盖住她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四皇子的婚事,父皇和令尊想必已经商定了,四皇子不打算去看看么?”
  
      言下之意,便是让他管好自己的事,别有事没事前来招惹魏箩。
  
      万俟真气归气,到底没有丧失理智,这时候得罪赵玠对两国交邦都不算好事。他立在原地站了片刻,视线落在赵玠身后娇娇小小的姑娘上,见赵玠脸色沉了沉,他咧嘴一笑,右手贴在胸口上行礼道:“今日之事,靖王爷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说罢,踅身离去。
  
      觊觎他的女人,还让他当没发生过?赵玠乌目冷沉沉地看着万俟真的背影,眸中戾气一闪而过。
  
      *
  
      宝殊殿,大门后边儿。
  
      魏箩双手抵着赵玠火热的胸膛,被他的手托着脑袋,不得不仰起头迎接他的亲吻。她原本就不高,才到他的胸口,惦记脚尖也才勉强碰得到他的下巴,可以想见这番模样有多么吃力。但是她挣脱不得,赵玠搂着她纤细的腰肢,把她紧紧地扣在胸膛,仿佛沙漠地走了三天三夜的旅者,干渴到了极致,偶然遇到一清泉,不要命地品尝吞饮。
  
      魏箩口中的津液都被他吸干了,舌头又麻又疼,偏偏还挣脱不了,只能闭着眼睛可怜兮兮地承受着。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万俟真离开后,赵玠就让朱耿和杨灏在外面守着,他一言不发地把她带到这里,她还没反应过来,他高大的身躯就覆了上来。魏箩隐约猜到他可能是吃醋了,但是她跟万俟真清清白白,甚至一句对话都没说,他为何要生气?
  
      魏箩觉得自己真可怜,就像一块砧板上待宰的肥肉,任由赵玠对她搓圆捏扁,为所欲为。她从来不知道男女之前竟有那么多花样儿,和那么多表达亲密的方式,她浑身上下好像都成了赵玠的东西,自己不能控制,在他的手中战栗颤抖,轻轻嘤咛。
  
      宝殊殿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略有些仓促,步子不大,应该是姑娘家的脚步。
  
      果不其然,赵琉璃和梁玉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你们两个怎么站在这里?可有看到阿箩?”是问朱耿和杨灏的。
  
      金缕早在刚才就被赵玠支开了,目下正在别处等着呢。毕竟一个丫鬟站在门口,却不见那家的姑娘,谁一眼便知道怎么回事。
  
      魏箩精神一绷,推拒赵玠的力气加重了些,可是她这会儿被吻得浑身发软,即便加重力气,在赵玠这里也是微不足道的。赵玠没有放开她,动作却轻缓许多,在她樱花般的唇瓣上辗转吮吸,大有不吸干净她最后一滴花蜜誓不罢休的架势。
  
      朱耿的声音坦荡自然,不慌不忙道:“回公主的话,属下没有看到魏四姑娘。”
  
      赵琉璃不大相信的样子,往寝宫里面看了看,“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皇兄呢?”
  
      朱耿又道:“王爷在里面办事,命属下二人在门口等候。”
  
      正在被赵玠“办”的魏箩心酸地想,赵玠怎么还没亲够,她感觉自己舌头都疼了,嘴唇肯定也肿了,一会儿该怎么见人啊?可是她不敢出声,要是被赵琉璃和梁玉蓉看到她这副样子,定是要笑话她一辈子的。
  
      思及此,她有些报复性地在赵玠唇上咬了一口。
  
      那厢赵琉璃听朱耿说完,就算心有怀疑,也不好再继续追问,遗憾地往寝殿里多看了一眼,跟着梁玉蓉一起转身离去:“这里也没有,阿箩就究竟去哪了……”
  
      赵玠把魏箩压在墙根儿,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搂着她柔软的腰,仔仔细细地把她又啃噬了一遍才肯放开她。魏箩被亲得气喘吁吁,身子无力地倒入赵玠的怀中,被他眼疾手快地接住。她这会儿连跟他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舌头麻麻的,唇齿之间还能感觉到他留下的气息,清冽干净的,艾草一般的香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