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10章

第11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时间偏殿内针落可闻,安静得厉害。
  
      魏箩甚至能闻到鼻端腥腥膻膻的气味儿,她头脑一片空白,这时候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手心湿濡濡的,又黏又烫,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被外面的常弘听到什么端倪。她简直想哭,这叫什么事儿啊?如果不是赵玠,她也不会陷入这样两难的境界……
  
      魏箩怒视着面前的赵玠,磨了磨牙,恨不得把他一脚踢下去。
  
      偏偏赵玠不知她心中所想,低头埋在她的颈窝,偏头舔了舔她的耳珠,慢慢啃噬,很有些意犹未尽
  
      。
  
      他能满足吗?做到一半被人硬生生的逼出来了,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打击。
  
      魏箩才不管他这些,都什么时候了,谁要跟他耳鬓厮磨?她偏头躲避,抬手捂住赵玠的嘴,一边把他推开,一边迅速地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幔帐外面,魏常弘得不到她的回应,走到床边停了停,问道:“你睡着了吗?”说着,抬手便要掀开帘子。
  
      魏箩左手连忙在被子上薅了两下,把赵玠推到架子床里面,掀起绣金牡丹纹被褥一把将他盖得严严实实!做完这一切,恰好常弘掀起幔帐,她拉着幔帐两边,只露出一张双颊泛红的小脸,大眼睛明明亮亮,丝毫不像刚睡醒的样子,“常弘,你回来了?宫宴结束了么,我已经好多了,不如我们回去吧。”
  
      魏常弘怔了一下,手刚举到一半,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弄懵了。他心存疑惑,总觉得魏箩似乎藏了什么东西,下意识往幔帐里面看去,蹙眉道“阿箩,我刚才好像听见什么声音了。”
  
      魏箩都要吓死了,心虚地问:“什么声音?”
  
      要是被常弘知道她居然帮赵玠做那种事,以后她都没脸跟常弘说话了!魏箩藏在幔帐里的那只手狠狠拧了赵玠一把,可是赵玠皮糙肉厚,被她拧一下根本不觉得疼。居然还反握住她的手,在她手心轻轻地婆娑。这个动作让魏箩头皮发麻,身子一抖,忙抽了出来。
  
      常弘又往里面看了看,可惜魏箩挡得严严实实,他什么都看不到。他不知是不是起了疑心,又或者什么也没发现。常弘他最终没有追究,拉着魏箩的手下床,“没什么,宫宴已经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魏箩的左手被他碰了一下,她连忙缩回去,对上魏常弘疑惑的目光,笑了笑故作镇静道:“我自己走。”
  
      常弘倒也没有勉强,只问道:“你真的没事了吗?”
  
      这种时候,就算不好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好。魏箩胡乱点了下头,弯腰穿好鞋袜,走到常弘身边道:“只是流点鼻血而已,不碍事的。”
  
      常弘立在她身后,少顷才慢慢跟上。
  
      两人走出偏殿,金缕和白岚纷纷迎了上来。方才魏箩躺在偏殿时,她们被常弘赶了出来,只能在外面等候。目下两人见魏箩没事了,心情也跟着轻松了许多。
  
      宫宴果然散了,容华殿内的大臣勋贵纷纷告辞离去,殿外的马车一辆接一辆,各自载着自家的主人往回走。
  
      走出庆熹宫,常弘停在原地,对魏箩道:“你先去前面找父亲,我命人安排马车,一会就过去。”
  
      魏箩没有起疑,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魏常弘目送她走远,却没有像自己说的那样,去准备马车,而是转身回到了庆熹宫辰华殿的偏殿内。
  
      *
  
      殿内,只见方才魏箩躺过的床上此时正坐着一个人,他肩宽腿长,容貌英俊,正在不疾不徐地整理身上的衣服。赵玠整了整织金如意云纹袖子,掀眸恰好对上常弘的目光,他面上不见丝毫慌乱,继续不动声色地穿好墨色绣金暗纹皂靴、束好腰带,起身看向魏常弘。
  
      赵玠心里这会儿也不痛快着呢。
  
      他跟魏箩气氛正好,原本还可以坚持更长时间,没想到他忽然回来,让他提早|泄了出来。这下可好,他在魏箩心中还有什么形象?赵玠本不想跟常弘作对,他喜欢魏箩,爱屋及乌,连带着对魏箩的家人都很客气。可是这个魏常弘是例外,他把魏箩看得太紧了,简直脱离了正常姐弟的范畴
  
      。龙凤胎又如何?就能阻碍另一个谈婚论嫁么?赵玠可从没听过这样的歪理。
  
      总的来说,魏常弘看赵玠不顺眼,赵玠对魏常弘也不需要什么好脸色就是了。
  
      赵玠只打了一声招呼,便面不改色地从常弘身边走过,甚至连一句解释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做了什么问心无愧的事。
  
      可是常弘却听的清清楚楚,方才在床榻里,动静那么明显,聋子才听不到吧?
  
      他居然逼着魏箩……
  
      魏常弘一想到这个就愤怒,一时间也顾不上什么君臣之礼,反手握住赵玠的肩膀,怒目而视:“你对阿箩做了什么?”
  
      赵玠平静的乌目向他看去,唇边慢慢弯起一抹笑,“怎么,你连我们做什么都要管?”
  
      常弘恶狠狠地瞪着他。
  
      他虽然弯唇,但是眼里却没有任何笑意,逐字逐句郑重其事地告诉常弘:“阿箩是本王的未婚妻,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正常的。魏常弘,明年阿箩就是靖王妃了,你打算这样管着她一辈子么?”
  
      魏常弘把拳头捏得“喀吧”作响,咬牙切齿地道:“她现在还没嫁给你,我便有资格管她。你最好收敛一点,若是再逼她做那种事,我绝对不会让她嫁给你。”
  
      赵玠凤目一沉。
  
      他不是害怕魏常弘的使什么手段,而是担心魏常弘在魏箩面前说什么话。魏箩极其看重这个弟弟,魏常弘说的话,那个小家伙百分之百会听。
  
      他的表情不如一开始那般气定神闲,冷声道:“你放心,本王自有分寸,绝对不会做坏她名声的事。”
  
      魏常弘根本不信,难道他们刚才什么都没做,那魏箩红透的脸颊和微肿的唇瓣是怎么回事?他当他三岁小儿么?
  
      魏常弘终于没忍住,一拳挥了过去。
  
      *
  
      宫宴结束后几天,魏箩因为心虚,一直没有跟赵玠见面,老老实实地待在家中,哪儿也没去。
  
      十月初十这一日,靖王府的人前来英国公府下聘。聘礼足足有两百八十八抬,与当初五小姐魏筝出嫁可谓天壤之别,光是把嫁妆从后门抬进来,便足足抬了一天半的时间。管事在一旁把嫁妆登入四房的帐中,光是登记便登记得眼花缭乱,物件统共五百多件,每一件都弥足珍贵。他不敢怠慢,让人小心翼翼地轻拿轻放,足足登记了三五天才登完。
  
      足以见得靖王对魏箩有多么重视。
  
      经此一事,英国公府的脸面也撑了起来,一扫当初魏筝嫁人时的屈辱。后院几位夫人也纷纷感慨魏箩是个有福气的。放眼整个京城,哪家勋贵千金能收这么多的聘礼?她可是独一份儿。
  
      看来这个靖王妃,是准没跑儿了。
  
      魏箩成了英国公府的香饽饽,走到哪里都不敢有人怠慢。二夫人还特意把她叫到屋里,着着实实地称赞地一番,把魏箩从头夸到尾,哪一处都满意得不得了。什么叫水涨船高,魏箩总算领教了一回。
  
      这日,老太太又把她叫到堂屋。
  
      魏箩仍旧记得小时候,因为姜妙兰的缘故,老太太不大喜欢她和常弘,对他们一直都不太亲近。虽然不亲近,但是从未苛刻过他们。只不过小时候的印象太深,以至于魏箩现在面对太夫人都有些生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