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08章

第10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宫宴尚未开始,命妇贵女们均聚在容华殿一旁的偏殿内。
  
      邬戎只来了皇帝和一个皇子,没有女人,是以偏殿的气氛还算融洽和谐。
  
      听说这次宫宴陈皇后和宁贵妃都会出面,这还是魏箩第一次见到宁贵妃。她虽时常出入宫中,但是只跟赵琉璃和皇后娘娘来往,从不跟宁贵妃那边的人打交道。就连赵琳琅,她也仅仅见过几面而已。只见偏殿中间的刺猬紫檀美人榻旁立着一位月白短襦、五色锦盘金彩绣绫裙的女人,头梳凌云髻,斜插一枚白玉扇子,扇下系着红蓝宝石穗子,端的是朱环翠绕,富贵华丽。想来她就是五皇子赵璋和七公主赵琳琅的母妃宁贵妃。
  
      相反,陈皇后打扮得虽不如她张扬,但却另有一种端庄大气的美。陈皇后一袭深青色锈凤穿牡丹的大袖衫,头输倾髻,头戴水精簪和碧玉簪。她略施粉黛,懒怠地倚在妆花大迎枕上,典雅素净,让人赏心悦目。陈皇后本就生得极好,若论容貌,她甚至比宁贵妃更胜一筹。只不过她不爱弄那些胭脂水粉,绫罗绸缎,是以才不如宁贵妃颜色鲜亮。
  
      然而这正是正妻和妾室的区别,正妻掌管大局,妾室才需要打扮得花枝招展假意讨好。魏箩忍不住想,若她是崇贞皇帝,一定喜欢陈皇后这样的。既能打仗又上得了台面,比只会涂脂抹粉的妾强多了。
  
      魏箩上前向陈皇后行礼,屈膝笑靥盈盈道:“臣女参见皇后娘娘。”说罢一顿,又朝宁贵妃道:“参加贵妃娘娘。”
  
      陈皇后见到她很高兴,把她叫到跟前仔细打量一番,“阿箩来了,块让本宫瞧瞧。怎么瞧着脸上的肉少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说起来,这还是魏箩和赵玠定亲后第一次见陈皇后。
  
      陈皇后总算把儿子的终身大事安排出去,了却一桩心头大事,对魏箩万分感激,态度也比以前亲昵许多。这不刚一见面,其余贵女都在一旁立着,陈皇后却独独把她叫到跟前,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话家常。
  
      陈皇后端详魏箩的小脸,关心道:“是不是备嫁太累?若是有什么缺的东西,尽管跟本宫说,本宫让长生去准备……”言讫一顿,忽而一笑道:“我又糊涂了,长生哪里需要本宫提点,他自己便将所有事情办好了。”
  
      魏箩没想到陈皇后会公然说这些,脸上的笑凝住,一不小心变的尴尬起来。她顶着宁贵妃和赵琉璃暧昧的目光,矢口否认道:“不是,多谢皇后娘娘关心……”
  
      她哪里瘦了?皇后究竟怎么看出来的?魏箩很疑惑。
  
      可惜陈皇后说起她和赵玠的婚事便很高兴,根本不听她的话,滔滔不绝道:“你是不知道,他那靖王府从来没人打点过,到处都不成样子,有的院子杂草长得有半人高。最近总算开窍了,知道修葺起院子来。本宫听说他把前厅、主院和后院都修整了一遍,屋里也重新布置了,倒也还像模像样。”
  
      魏箩有点窘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低着头,假装没听懂,认真地喝茶。
  
      正此时,下方蓦然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啪”地一声,像是瓷器掉在地上。
  
      众人纷纷循声看去,只见高丹阳脸色苍白地立在黑漆描金嵌螺钿方桌后面,朝陈皇后欠身行礼,语调委屈地解释:“都怪我一时手滑,让姨母见笑了……”
  
      陈皇后蹙了蹙眉,岂会不知她心里想什么。哪里是手滑,分明是听到她们的对话,受了刺激。说实话,陈皇后对她新农村疚,毕竟耽误了她这么长时间,最终什么也没给她。可是又有些生气她的固执,明明把话跟她说得很清楚了,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为她寻一门好亲事。偏偏她冥顽不灵,不亲眼看着赵玠成亲不死心。
  
      看到了又如何?像今日这样丢人现眼么?陈皇后的心情很复杂,没有责怪她,只是说道:“下去换身衣服吧,我见你脸色不好,就好好休息,看顾自己身体要紧。”
  
      言下之意,便是她不必来了。这是委婉地赶她回去。
  
      高丹阳强忍着泪水,欠身说了一声“是”,踅身慢慢退出偏殿。
  
      离开时,她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向她投来同情可怜的目光。她受不了这种眼神,忍着泪水,走得越来越快。
  
      *
  
      开宴后,众人纷纷入席。
  
      男女分席,崇贞皇帝在容华殿款待众臣,陈皇后则在偏殿招待诸位女眷。
  
      崇贞皇帝身穿紫金十二团龙纹冕服,头戴十二旈冕冠,虽年过不惑,却依旧容貌昳丽,英姿勃发,不减当年。
  
      朝中大臣纷纷稽首行礼,高呼万岁,崇祯皇帝大手一挥,命令众人各自落座。他视线一转,落在一旁的邬戎皇帝身上,“万俟兄也坐吧。”
  
      邬戎皇帝万俟瑀身穿绛紫对襟胡服,年纪比崇贞皇帝稍年长一些,身形伟岸,腮边一圈胡子。饶是如此,仍旧掩不住他的高鼻深目和俊美五官。难怪众人都说邬戎的皇帝是“老皇帝”,留了这么长的胡子,能不显老么?事实上他只比崇祯皇帝大两岁而已。
  
      万俟瑀左手放在胸口行了一礼,表示对崇贞皇帝的感谢,旋即坐在翘头案后面。
  
      另一位身穿绯绿窄袖胡服的男人名叫万俟真,正是跟随万俟瑀一起来大梁的邬戎四皇子。他高大挺拔,昂藏七尺,又生了一副高挺的鼻梁,侧脸英俊,五官深邃。许是常年生活在草原的原因,整日在旷野风吹日晒,皮肤很有些黝黑,却不显得难看,反而更添了几分男人味儿。他跟随邬戎皇帝一起坐在翘头案后面,身躯将那张桌案都衬得小了不少。
  
      崇贞皇帝很随和,示意众人可以举筷开吃。
  
      酒过三巡,万俟真朝崇贞皇帝举了举杯道:“都说中原有三好,酒好、人好、风水好。如今来到大梁一看,果真不同凡响。只不过本王只领略了酒和风水,这其中的‘人’,却是没有见识过。”
  
      他中原语说得不大标准,又特意加重了那个“人”字,让人想不多想都困难。
  
      邬戎四皇子性格不羁,又惯会使阴谋诡计,深得邬戎皇帝的器重。如若不然,此次前往中原也不会只带他一个人来。听说他能力卓群,武功高强,是邬戎第一勇士,是邬戎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然而他有一点不怎么好,便是花心滥情。自打十四岁开荤以后,光是家中的姬妾便有十来个,更不要说外面的女人有多少了。
  
      如今他一开口便提起女人,大梁的大臣面上不显,心里却已暗暗皱起了眉头。
  
      这个四皇子,也不看看场合。
  
      好在崇贞皇帝没有与他一般见识,哈哈大笑,“四皇子一言,让朕想起一句话。”
  
      万俟真挑挑眉,“陛下请说。”
  
      崇贞皇帝别有深意道:“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低声一笑,不置可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