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03章

第10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定亲后,魏箩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
  
      比如平常不爱跟她走动的姑娘,最近变得跟她热络了起来;比如英国公府登门贺喜的人多了很多;再比如旁人对她的态度也恭敬不少……归根结底,这一切还是因为她要嫁的人是靖王赵玠。
  
      不过这些对她的影响不大,她以前怎么生活,如今依旧怎么生活,不会因为旁人发生改变。
  
      要说最大的两个变化,应该是四夫人秦氏和弟弟常弘。
  
      魏箩明年九月底才出嫁,但是秦氏最近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她的嫁衣、枕头和被褥了,每天都会差人来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花色,喜欢什么样的图案,甚至还让人给她量嫁衣的尺寸……就连太夫人觉得秦氏准备这些为时过早,但是秦氏却一点也不这么认为。这些事情原本应该母亲来做的,但是魏箩没有母亲,四夫人把魏箩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疼爱,能代劳的她都代劳了。非但不觉得辛苦,反而乐在其中。
  
      魏箩打心眼儿里感谢四伯母。
  
      至于常弘……
  
      魏箩托着腮帮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常弘把她看得越来越紧了,但凡宫里一有人请她过去,他势必会拦住她,直到打探清楚才会放她出门。若是被他知道赵玠要见她,那他一定不会让她出门的。
  
      今日宫里来了马车,说是天玑公主请魏箩入宫,已经在英国公府门外等了小半个时辰了。魏箩坐在铜镜前梳妆完毕,上身穿一件月白绫月季花纹短衫,下面配一条嫣红织金璎珞串珠八宝纹马面裙,刚一走出屏风,便看到门外立着穿靛青如意云纹直裰的常弘。
  
      常弘笔直地立在门口,显然已经等候多时,看到她出来一点也不意外。
  
      魏箩下意识后退,张了张檀口,“常弘……”
  
      他怎么知道她要出门?加上这一次,他已经在门口堵截她三次了!
  
      阿箩迅速调整了一下表情,故作坦然地问:“你怎么没去薛先生那里?今日不用上课吗?”
  
      常弘跟她不一样,每天都要去薛先生那里上课。她自从十二岁以后,便不必每日都去了。薛先生和魏昆都认为她是姑娘家,又不考状元,不必学那么多深奥晦涩的知识,只需偶尔去一次,完成先生布置的课业即可。一般这个时候,常弘都在薛先生的书房里上课,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常弘看着她,不答反问:“你要去哪?”
  
      他居然没被转移话题,看来这次是有备而来。魏箩心里腹诽,面上却两靥盈盈,笑眼弯弯,“琉璃请我入宫一趟,我正准备过去呢。”
  
      常弘一动不动,面上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显然不相信她的话:“真的是天玑公主么?”
  
      魏箩点了一下头:“嗯呢。”
  
      他没有说话,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直把她看得愈加心虚。他头脑本就聪明,要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实在太简单了,他一边思考一边问道:“如果是天玑公主请你入宫,来通传的为何不是秋嬷嬷?”
  
      往常赵琉璃请魏箩入宫的时候,都是秋嬷嬷过来传话的。今日传话的人非但不是秋嬷嬷,而且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侍卫。谁都知道赵琉璃身边只有一个侍卫,那就是杨缜,旁的侍卫根本没资格留在公主身边。
  
      旁人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然而真要追究起来,还是漏洞百出。更别说常弘这种处处提防着赵玠的人了。
  
      魏箩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立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他。
  
      常弘到底还是心软了,面对她时永远学不会板着脸。见她模样可怜,忍不住放软口气道:“阿箩,不要去。”
  
      魏箩圆溜溜的眼睛泛着水光,像极了无辜的小鹿,拖着软绵绵的腔调道:“可是我想他了……”
  
      她当然知道接她入宫的人不是赵琉璃,是赵玠。
  
      按理说她应该矜持点,不答应见他的,这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可是她也想赵玠了,自从定亲以后他们已经有半个月没见面了!就算见面以后什么都不做,说两句话也是很好的。她喜欢他,就想时时刻刻都跟他待在一起啊。可是这些话是不能告诉常弘的,一告诉他他肯定就要生气,所以魏箩只能在心里想想就好。
  
      常弘看着她,语气有些无奈:“你上回答应过我,成亲之前不跟他见面的。”
  
      魏箩想了想,安陵侯寿宴时他似乎真的说过这句话。那时候她虽然没有反对,可是也没有答应啊?
  
      他敛眸,一本正经地警醒她:“我听别人说,姑娘家成亲前应该保护好自己,守身如玉,不要被男人占了便宜。如此一来,成亲以后他才会加倍珍惜你。”
  
      魏箩不敢相信他居然会苦口婆心说出这番话,错愕地睁圆了眼睛。
  
      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有些道理。同样的话四伯母也跟她说过。
  
      魏箩有点被他说服了。
  
      何况现在见不了面,赵玠一定比她更加着急……从他三天两头让人以琉璃的名义接她入宫就能看得出来。算了,魏箩心想,着急就着急吧,她总不能硬闯出去。那样既伤了常弘的心,传出去也不太好听。
  
      魏箩思前想后,决定顺从常弘的意思,她把方才传话的丫鬟叫来道:“你去外面说一声,就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入宫陪伴天玑公主了。改日等身体好一些,我再进宫去看她。”
  
      丫鬟应是,踅身走出松园。
  
      魏箩仰头看向魏常弘,抿唇一笑,“这下你满意了吗?”
  
      魏常弘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
  
      *
  
      很快到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这一天。
  
      英国公府举办了一场家宴,家宴设在后院湖心的塑月楼。如今时值深秋,湖面漂着几片零星的荷叶,叶缘枯黄,褪尽了翠绿,染上秋天的颜色。满月高悬,月明星稀,月光洒在湖面上,流淌一片银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