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02章

第10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皇后此次出宫,没有跟崇贞皇帝说。
  
      自从她得知赵玠上次求亲不成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着这件事,在心里盘算着亲自来一趟。今日总算找到机会便装出宫,跟赵玠一起登门拜访英国公府。
  
      皇后娘娘亲自登门,府里上下全都受宠若惊。丫鬟和下人低着头,悄悄抬眼打量陈皇后,眼里都是敬畏。
  
      英国公表情严肃,隐约能猜到陈皇后来的原因。若是为了魏箩和赵玠的婚事,这么一来,他就是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陈皇后抬了抬手,示意众人都起来,含笑问道:“英国公今日没出门么?听说上回玠儿过来时,你不在家。”
  
      英国公在人前素来不卑不亢,即便面对皇上也是敢说敢言。眼下陈皇后故意打趣他,他表现得还算淡定,拱手道:“臣上次不知靖王殿下登门,去了同僚家中做客,回来时殿下已经离去。若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娘娘和殿下海涵。”
  
      他回答得一板一眼,陈皇后觉得真没意思。还好她今天来不是见他的,而是有更要紧的事,她环顾一圈不见魏箩,开口道:“本宫出宫时答应了琉璃的要求,来看一看四小姐魏箩,不知她现在在何处?”
  
      说是赵琉璃的要求,其实究竟为什么,大家伙儿都心知肚明。尤其她身后还立着一个靖王,意图再明显不过。
  
      陈皇后这般重视魏箩,甚至亲自登门只为了见她一面,不仅让英国公惊讶,连带着其余几房的人都吃惊不小。可谓是有人羡慕有人欢喜,也有人嫉妒。
  
      英国公坦言道:“孙女阿箩这会儿应该在松园,娘娘若是想见她,臣这就让人叫她过来。”
  
      陈皇后闻言,状似思忖。
  
      英国公府以为她要作罢,没想到她居然说:“不必了,本宫自己过去找她吧。”
  
      英国公老脸凝了凝,表情很是微妙,还好只是一瞬间,很快又恢复如常。皇后要见他孙女,倒也不是不可以,他想清楚以后,恭恭敬敬地在前面带路道:“皇后娘娘请随老臣来吧。”
  
      于是一行人改了方向,前往松园。
  
      赵玠身穿一袭宝蓝色柿蒂窠纹锦袍,他本就挺拔,身如劲松,这身衣服更是将他衬得英姿勃发,气宇不凡。
  
      英国公领着陈皇后来到松园,其余几位夫人不便入内,只得按捺下心中的好奇,恭送到门口。待到陈皇后走进松园,才各自离去。其中当属三夫人柳氏的表情最精彩,羡慕嫉妒怅惘,各种表情错从复杂,叫人看得眼花缭乱。除了她以外,大夫人、二夫人和四夫人均是真心实意地为魏箩感到高兴。
  
      尤其是四夫人秦氏,自从魏箩跟忠义伯府解除婚约后,她总是时不时地发愁魏箩的婚事。她跟魏箩说起时,那孩子还一副不怎么热衷的模样,更让她焦急了。这下可好,靖王要娶她,她还有什么可忧愁的?她为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英国公府出了一位靖王妃,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
  
      英国公、魏昆和陈皇后入屋时,金缕正在擦拭条案上的白釉塑贴红蟠螭纹蒜头瓶。金缕一扭头看到来人,顿时吓一大跳,忙放下手里的巾子行礼:“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金缕跟着魏箩入宫几次,有幸见过陈皇后的面,是以这会儿一眼就认出她来。
  
      陈皇后让她起来,看了看屋里问:“阿箩呢?”
  
      金缕回答道:“回娘娘,小姐正在屋里写字。”
  
      英国公请陈皇后和赵玠坐在上位,吩咐金缕道:“去把阿箩请来。”
  
      金缕点头应下,正要去请魏箩,陈皇后突发奇想道:“慢着,阿箩是姑娘,不好出面见人,还是本宫跟你一起去吧。反正就说两句话,用不了多少时间。”
  
      金缕更是紧张,下意识往英国公那儿看去,见英国公没有反应,显然默认了。她只好垂首道:“娘娘请随婢子来。”
  
      到了魏箩的闺房,金缕推门而入,往室内走去。十二扇紫檀喜鹊登枝屏风后面的翘头案上趴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她浓密乌发铺在身后,像流淌的海藻,柔滑黑亮,有几缕滑落到她的颊边,挡住她柔软的樱唇。她长睫毛颤了颤,虽然睡得不□□稳,但还是没有醒。
  
      魏箩早上洗了澡,头发没干就坐在这里写字,写着写着便睡着了。
  
      翘头案上摆着文房墨宝,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她手臂底下压着一张纸,陈皇后上前看了看,上面写的正是《法言义疏》的开头。陈皇后不禁一愣,一般的姑娘家不学这些东西,只学四书五经便是极限了,没想到她还懂点哲学,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金缕见魏箩不醒,心里暗暗着急,在旁边唤了两声“小姐”。
  
      魏箩这才慢慢睁开眼坐起来,长发淌了满肩,愈发衬得她小脸雪白,皮肤细腻。她低头揉了揉眼睛,囔囔地问:“嗯,怎么了……”话刚说完,抬眸看到对面的陈皇后,登时一愣,张了张小口,“皇后娘娘?”
  
      陈皇后但笑不语。
  
      她吃惊不小,皇后娘娘为何会在她房间里?来不及多想,忙站起来欠身行礼:“臣女参见皇后娘娘。”
  
      陈皇后扶她起来,打趣道:“怎么一大早就瞌睡,可是昨晚没休息好?”
  
      魏箩很有些不好意思,抄书是薛先生布置的课业,她抄到一般睡着了,说出去真是笑话人。“这本书内容太复杂……我读得吃力,本想着休息一会儿再看,没想到竟睡着了,让皇后娘娘笑话了。”
  
      陈皇后一点也不介意,相反的,还认为她很刻苦好学。“姑娘家读这些委实辛苦你了……别说你,连我都不愿意看这些说,只有长生小时候爱看。”
  
      魏箩至今仍对“长生”这个名字很陌生,好半响才想起来这是赵玠的小名。她微滞,“不知皇后娘娘怎么会到我家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