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96章

第09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琉璃和梁玉蓉得知魏箩要离开的消息后,纷纷赶过来询问。这才住了一天,说好要陪赵琉璃住一个月的,为何突然就走了?
  
      赵琉璃自然不想让她走,依依不舍地问:“一定要走么?是不是这里住得不习惯?我让人给你换个房间,你跟我一起住在玉泉院吧。”
  
      倒不是住得习不习惯的问题,魏箩坚定摇摇头道:“我家出了一些事,我必须回去。等处理好家中的事情,我再过来看你。”
  
      魏箩没有跟她们细说,不是为了顾全魏筝的名声,而是为了自己着想。魏筝做出这样的事,一旦在贵女圈子里传开了,对英国公府的姑娘们都没有好处,说不定还会连累自己的清誉。她知道赵琉璃和梁玉蓉不会乱说,不过事情没处理好之前,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她们为好。
  
      赵琉璃很失落,原本还想着多留她几天,这个夏天也就不无趣了,没想到她这么早就要走。末了委实劝不动她,唯有帮她准备了一辆马车,又安排了几名侍卫,把她安全地送下山。
  
      魏箩回到英国公府时已是黄昏,向下人询问了魏昆的去处。得知他正在上房陪英国公和老夫人说话,便没有回松园,直接去了祖父祖母居住的上房。
  
      她到时,里面的人正在谈论魏筝的婚事。
  
      昨日忠义伯来英国公府取消婚约了,说什么当初指腹为婚的行为太过冲动,如今姜妙兰也不在了,应该考虑两个孩子的意见云云。反正是一堆没有逻辑的推迟的话,气得英国公没有留他喝茶,毫不留情地就把人赶了出去。
  
      魏昆也颇有些意外,前几天还商量的好好的,定亲下聘,等魏箩及笄后就成亲,为何一转眼就变卦了?
  
      如今英国公还在气头上,断言不再跟忠义伯府来往。老太太身边的嬷嬷便劝慰道:“国公爷消消气,忠义伯府背信弃义,早早地取消了婚事也好,免得四小姐嫁过去后受了委屈……四小姐模样好,性子又讨巧,没有婚约以后,上门提亲的人定如过江之鲤一般,您还愁找不到一门好亲事吗?”
  
      魏昆听罢,赞同地点了点头,刚要开口,门外的丫鬟便进来道:“国公爷,太夫人,四小姐来了。”
  
      说罢,只见魏箩从丫鬟后面走出,迈过门槛,朝里面的人行了行礼:“爹爹,祖父祖母。”
  
      魏昆身穿一袭石青色杭绸直裰,端坐在铁力木官帽椅上,见她毫无预兆地回来,颇有些吃惊:“阿箩?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去了紫御山庄陪天玑公主么?”
  
      英国公和老太太也是一脸诧异。
  
      魏箩牵起裙襕跪在上房中间,垂眸道:“阿箩有一件事要跟爹爹和祖父祖母说。”
  
      她难得有这样严肃的时候,魏昆隐约觉得发生了什么大事。
  
      果不其然,魏箩让金缕递上来一个白釉小瓷瓶,道:“这是从五妹妹枕头底下找出来的东西,爹爹请看。”
  
      魏昆接过,左右翻转了一番,看到瓶子底下印着的字,顿时猛地一僵。他虽不去那些花街柳巷之地,但是浸淫官场多年,有些官员喜好这些增添情趣的东西,时间长了他也有所耳闻,知道这是平康坊里流传的东西。他震惊地看向魏箩:“你说这是从魏筝枕头底下找出来的?”
  
      魏箩点点头,旋即道:“都是阿箩没用,没有教好妹妹,才让她学会了这些腌臜手段……”
  
      说罢,便把今天早上的事情娓娓复述了一遍。她没有添油加醋,看到什么便说什么,然而这样已经足以让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一番话说完,听得英国公和太夫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她虽然把错揽在自己身上,可是在座没人会怪她,反而将她跟魏筝一对比,愈发凸显出她的懂事来。
  
      魏昆脸色铁青,几乎说不出一句话来。
  
      英国公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是个老顽固,做事循规蹈矩,最接受不了这样离经叛道、伤风败俗的事情,听罢把八仙桌拍的震天响,怒喝道:“魏筝呢?让魏筝过来见我!”
  
      魏箩道:“五妹妹还在紫御山庄。”
  
      英国公可不管她在哪里,登时命人去紫御山庄把她接回来,一刻也不容耽误!
  
      他原本就因为忠义伯府毁约的事情心情不佳,如今魏筝又闹出这样的丑闻,简直是火上浇油,气得他头顶冒烟。
  
      当天深夜,魏筝从紫御山庄回来。
  
      刚从马车下来,便被英国公叫去了后院祠堂。
  
      英国公罚她跪在祠堂,面对着沉香木条案上祖宗的牌位,请出家法。魏筝知道英国公是真的动了怒,知道自己今天是免不了一顿打,也不敢求饶,只低着头一声不吭。她知道会疼,可是当藤条真正抽到身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疼得叫了一声。
  
      英国公看到她脖子上露出的青青紫紫的痕迹,非但没有手软,反而愤怒地又狠狠抽了她一下:“你跟谁学来的这些?是不是杜氏教你的?我英国公府怎么会教出你这样没有羞耻心的小姐?我,我今日非打死你不可!”
  
      魏筝从小就怕英国公,因为他太过严肃,被他打得浑身是伤也不敢反抗,哭着跪倒在地,向一旁的魏昆求救:“爹爹,我知道错了……救救我……”
  
      魏昆也气她不洁身自好,挥了挥袖子,走出祠堂。
  
      英国公统共打了她二十几下,正准备继续打下去,她却疼得浑身抽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英国公府上下都知道了这回事。
  
      魏筝没了清白,再嫁给别人是不可能的,只能嫁给李颂了。
  
      然而问题是……汝阳王府愿意接受她么?
  
      打归打,到底是自己的女儿,魏昆即便生气也没办法,还是要管的。他找了个时间,拨冗前往汝阳王府,打算商量魏筝和李颂的婚事。
  
      孰料汝阳王府的人根本不打算认这个儿媳妇!
  
      高阳长公主得知事情前因后果,对此非常愤怒,认为是魏筝糟蹋了自己的儿子。她原本打算好好数落魏筝一顿,然而看在魏昆的面子上,即便不高兴,也放宽了语气:“不是我不讲理,而是这种行为太卑劣,这是大家闺秀该有的行为么?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同意颂儿娶她进门的。”
  
      魏昆有一肚子话,酝酿许久才道:“此事并非小女一人的错,若非令郎夜半私闯姑娘家的闺房,又岂会发生这种事?说到底,令郎也有错在先。”
  
      李襄坐在下方,低头拨弄两下自己新染的蔻丹,小声地嘟囔:“我哥哥怎么可能瞧得上她,肯定是她勾引我哥哥的……”
  
      魏昆脸色一僵。
  
      高阳长公主非但不训斥她,反而很有些赞同。汝阳王府和英国公府的关系本就不和,当初魏常弘和李襄的婚事告吹了,后来越闹越僵,如今又出了这种事,双方见面自然都没什么好脸色。若非念在年轻时有几分交情,此时高阳长公主早就将魏昆赶出府了。高阳长公主想了想道:“让魏筝进我家的门也不是不可,但是不能做正妻。我李家的正妻之位不是留给这样的姑娘的,她若是愿意,只能以妾室的身份入门。”
  
      这就有些过了。
  
      魏筝好歹是英国公府的嫡女,给汝阳王的世子做妾,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魏昆握了握云纹扶手,不得不翻起旧账来:“当初常弘被令郎射伤,此事我英国公府一直没有追究。如今小女若是嫁到汝阳王府,此事我便既往不咎……”
  
      说起这个,高阳长公主委实有些理亏。
  
      当初两家议好了亲事,双方都挺满意,未料想自己儿子射伤了人家儿子,闹得不欢而散!事后英国公府吃了一个哑巴亏,一直没有向他们讨说法,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如今真要说起来,汝阳王府确实欠英国公府一份人情。
  
      高阳长公主脸色有所松动,却还是很不情愿。虽说英国公府的嫡女地位不低,配她的儿子绰绰有余,但是以这种方式进门,她心里始终有些膈应。依照李颂的条件,娶个什么样的姑娘不行,品行端庄、大方得体,如今偏要在魏筝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她能不觉得亏么?
  
      高阳长公主不说话,魏昆也不让步,场面一时很有些尴尬。
  
      直棂门外,李颂站在门口,身穿墨色绣金暗纹长袍,垂眸想了很久,终于举步走入内室。
  
      他对汝阳王和高阳长公主行了行礼,直起身道:“娘,我可以娶她。”
  
      高阳长公主一惊,难以置信地叫道:“颂儿?”她以为李颂不想让她为难才这么说的,连忙道:“你别担心,娘会替你做主的……”
  
      他掀起唇瓣,明明是笑,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反而有种固执的挣扎。“反正我也到了成亲的年纪,娶谁都是娶,那就娶魏筝吧。”
  
      他有自己的私心,方才站在门外已经想了很多。这辈子是得不到魏箩了,但是做她的妹婿也不错,起码这一辈子他们都牵扯在一起,她别想摆脱他。
  
      不止是高阳长公主,连一旁的李襄也震惊非常,站起来道:“哥哥,你是不是傻了?那样的女人怎么配进我们家的门,你不嫌她脏么?”
  
      魏昆闻言,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李颂没有回答,看向一旁的魏昆,想了想,漠然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魏昆道。
  
      “成亲后她不得干涉我任何事情,汝阳王府的中馈也由我娘继续主持,同她没有任何关系。”
  
      也就是说,魏筝只是嫁进来一副空壳子,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这样已经很好了,起码还有一个婆家,总好过没了清白还嫁不出去,在家空熬成老姑娘。魏昆犹豫一番,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高阳长公主即便不同意,但是儿子亲自开口了,她也没办法,只好认了下来。事后两家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亲事,半个时辰以后,魏昆才从如阳王府离去。
  
      三日后汝阳王府到英国公府下聘,迎娶的是五房的五小姐。
  
      聘礼仅有三十六抬,少得可怜,足以见得夫家对这门亲事有多不重视。魏昆心中不满,却也没说什么,谁叫魏筝自己不争气,婚前失贞,平白给人看低了?
  
      这门亲事定下来以后,没几日便在贵圈中传开,英国公府的五姑娘还没及笄就要出嫁了。亲事定得匆匆忙忙,夫家连像样的聘礼都不舍得给。有心人在背后猜测怎么回事,说什么的都有,反正对魏筝的名声不怎么好就是了。
  
      魏筝和李颂的亲事定在下个月月底,时间太紧急,是以英国公府准备得很匆忙,上上下下都在忙魏筝的亲事。
  
      大家明面儿上什么都不说,背后却忍不住议论起闲话,言语之间都是对魏筝的不赞同。自家人都如此,更别说外人怎么看她了。
  
      *
  
      这日魏箩来到四房梅园,四夫人秦氏正在帮魏筝缝制成亲时的销金盖头。
  
      魏筝的母亲在银杏园,帮不上什么忙,这些事儿她能做的就做了。秦氏见魏箩进来,帮把她招呼到跟前,“阿箩,来帮四伯母看看这对鸳鸯绣得怎么样?”
  
      秦氏绣活儿很好,尚未出嫁时便是家中刺绣最好的,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退步。她手上的两只鸳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仿佛就在眼前。
  
      魏箩凑上去看了一眼,连连称赞道:“真好看,不仔细瞧,还以为是真的呢。四伯母何时也教教我吧?”
  
      魏箩的绣活不太好,她没怎么学过这个,每次刺绣都能扎到自己的手指头,后来嫌疼,也就懒得再学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