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95章

第09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房间熏香袅袅,徐徐传来,香味甜得发腻。
  
      李颂只觉得腹中腾起一股火,将他浑身都烧得燥热,想做些什么纾解。他今日也喝了酒,但是他的酒量向来不错,那浅浅的几杯根本不足以把他灌醉。然而一进到房中,看到魏箩的身躯,他便不由自主变得奇怪。
  
      当她柔若无骨的身体缠上来,在他耳边吐气撒娇时,他不受控制地抱紧她,与她紧紧相贴。
  
      魏箩,魏箩……他念过这个名字多少遍,又爱又恨。她对他做过那么多过分的事,偏偏他却不能真正的厌恶她。他有时候恨她,其实更恨自己,那么多女人,为何非要对她心动?
  
      顾不了想她今日为何忽然换了一种态度,大抵是太渴望她对自己笑,对自己撒娇,以至于她可怜兮兮地说一声“我好冷”,他便情不自禁地把她箍得更紧。今日是她招惹他的,即便她一会儿后悔了,他也不会停手!
  
      李颂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地啃咬她的嘴唇,像狼一样,迫不及待地将她吞噬,与她融为一体。怀中的娇躯不住颤抖,但是他却不想对她温柔,越狠越好,这样她才不会忘记他……他这时候已经不能想别的事情了,只想欺负她,狠狠地欺负她,让她在他怀里哭泣求饶。
  
      床头的帷幔落下来,挡住了里面的光景。
  
      只能听到少年急躁的喘息和女孩娇娇的低吟,声音窸窸窣窣,不多时便有衣服从里面扔出来,乱糟糟的,落了一地。女孩儿太小了,弄起来很有几分吃力。那一声声娇媚的嘤咛,从槛窗里传出来,还没传开,便消散在空气中。
  
      一夜*,两人异梦。
  
      次日寅时末,天边一抹鱼肚白,山掩青黛,晨曦微露。一只麻雀停在廊庑下,叽叽喳喳叫了一声,旋即又扑棱扑棱翅膀飞走了。此时姑娘小姐们尚未起床,只有几个丫鬟在廊下行走,匆匆忙忙,为自家小姐准备热水和巾子。
  
      银楼立在魏筝房间门口,先是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没听到什么声音后,才敢敲门而入。
  
      她端着铜盂走近室内,绕过四扇山水纹屏风,来到床边。
  
      床头一地的衣服,她掩唇暧昧地笑了笑,绕到一旁,掀起销金幔帐。正准备叫里面的人起来,她看清床里躺着的男人时,顿时睁圆了眼睛,吓得连连后退数步。铜盂掉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热水顿时洒了一地!
  
      男人被这一声吵醒,皱了皱眉,睁开眼睛。
  
      李颂头疼欲裂,往常喝醉酒都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今日不知怎的,头疼得非常厉害,仿佛被人拿东西凿开了脑仁儿一般。他半坐起来,想起昨天晚上的画面,那双漆黑的桃花眼难得地泛上柔光,他把魏箩欺负得太狠,那么小,根本承受不住他。但是他却没有停止,狠心地进入她最深处……不知道她现在还疼不疼?
  
      他想,既然她已经是他的人,无论以前他们之间有多大的仇恨,他都愿意冰释前嫌,对她负责,不让她受委屈。回去以后他便此事跟父母说了,他会去亲自登门向英国公府提亲……他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姑娘,笑意赫然凝在脸上。
  
      他慢慢变了脸色,眼神阴鸷得可怕,一瞬间结了一层冰霜!
  
      盖因怀里的人不是魏箩,而是魏箩的妹妹魏筝!
  
      不是她,那他昨晚疼爱的人是……
  
      他握紧拳头,手背上泛出青筋,抬眸看向床头的丫鬟,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怎么回事?”
  
      银楼被他的眼神吓住,哆哆嗦嗦地站在原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
  
      她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她也想问问,不是宋晖少爷进来了么?为何会变成了他?
  
      银楼不知所措,连带着地上的铜盂都忘了拾起来。谁不知道李颂是盛京城出了名的小霸王,乖戾叛逆,蛮横无理,招惹了他就别想好过。如今小姐居然跟他躺在一张床上,他的脸色还这么难看,这下该怎么办……
  
      床上的魏筝被两人的动静吵醒,脸颊在枕头上蹭了蹭,轻轻地“哼”了一声。她双颊粉红,身上满是被疼爱过的痕迹,有的地方到这会儿还疼着,尤其是双腿那儿……可是她甘之如饴,只要是给宋晖哥哥,她就毫无怨言。昨晚宋晖哥哥可真狠,没想到他看起来那么温和儒雅的一个人,做起那事儿来那么激烈,她几乎要被他撞坏了。
  
      她在心中打好腹稿,准备一睁眼就装出一副震惊错愕的表情,可是没想到,根本不用装——
  
      面前的人不是宋晖,而是汝阳王世子李颂。
  
      她猛地僵住,对上李颂那张阴沉骇人的脸,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倒流了,震惊不已:“你……怎么是你……”
  
      李颂也想问这句话。
  
      怎么是她?
  
      跟他欢好的,为何不是魏箩?
  
      他想起昨天丫鬟说这是魏箩的房间,还想起房间里若有似无的幽幽暗香,抬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五指收紧,恶声声地问:“是不是你设计的?”
  
      她故意装成魏箩,让他误会,还在屋里熏催情的香!李颂恨不得将她一掌劈死,一了百了。
  
      魏筝想要掰开他的手,可是男人与女人的力气本就悬殊,她根本撼动不了他。她喘不上气儿,几乎翻起白眼:“放开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