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92章

第09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箩今儿穿一条蓝缎织金璎珞串珠八宝纹马面裙,裙上佩戴七璜联珠玉佩组,环佩叮当,走起路来格外好听。她走得不快,裙摆款动,裙襕上的串珠八宝纹织起一道道云锦,如同天边流云,稍纵即逝。
  
      过路的宫女太监忍不住都要回头看她两眼,大部分人都知道她。英国公府的四小姐这几年出落得越发标致,明眸皓齿,雪肤花貌。十几岁的小姑娘,如同小桃树上破萼的花骨朵儿,稚嫩又娇艳,让人既想把她摘下来好好观赏,又想撕开她的花瓣,看看她绽放时是什么模样。
  
      赵璋和李颂看到她时,她已经渐渐走远,只留下一个背影。
  
      空气中残留一阵幽香,淡淡的,还没仔细闻出是什么香味,就已经散了。
  
      赵璋立在丹陛上,收回视线道:“阿颂,你知道忠义伯要和英国公府退亲的事情么?”
  
      李颂的视线一直跟着那个身影走远,眼神复杂,听到赵璋这句话才回神,错愕地问:“什么退亲?”
  
      赵璋踅身,拾级而上,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还不知道吧。我的好二哥亲自找上忠义伯,拿徐州菖南山的事情威胁他,让他退掉这门亲事。忠义伯胆小如鼠,立即就答应了下来。”他表情不大好看,森然道:“他以为本王得不到英国公府的协助,就会输给他么?未免太小瞧本王了。”
  
      赵璋不久前发现那本册子被人拿走了,最近才知道是赵玠所为。他的把柄落在赵玠手上,最近几日睡得都不能安心,原本想找人毁了那本册子,到时候即便赵玠把册上的内容说出来也没人相信。可是赵玠是个老狐狸,心沉似海,谁也不知道他把册子放到什么地方。赵璋一面要跟他暗中相斗,一面还要防着那本册子,委实有些捉襟见肘。
  
      赵璋以为赵玠拆散两家的亲事是为了英国公府这一个势力,其实不然,他只是为了魏箩而已。
  
      赵璋往前走了两步,一回头发现李颂还站在原地,神情惘惘,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动不动。“阿颂,你为何不走?”
  
      李颂回神,敛下一排浓长的睫毛,掩住眼里望不到底的深沉,“你刚才说退亲,退了么?”
  
      赵璋提起这个就生气,负手而立,表情阴鸷道:“还没有,不过也快了,就这两天的事。宋柏业那老家伙正在筹备这件事,已经跟他儿子宋晖说过了。”
  
      李颂一阵沉默,迟迟又问:“宋晖同意么?”
  
      他记得宋晖此人,每次看到魏箩时眼里都凝聚着温柔,透着显而易见的喜爱和痴慕。等了那么多年的女人,盼了这么多年的亲事,忽然被退掉,宋晖会同意么?
  
      赵璋对此不以为然,“不同意又能如何?父母之命,他敢违抗?”
  
      说罢,不欲再多谈论这个话题,踅身走上丹陛,将他抛在身后。
  
      李颂站立片刻,举步跟了上去。
  
      宣德门门口。
  
      魏箩来到英国公府的马车前,正准备牵裙上马车,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她偏头看去,赵玠一身藏蓝柿蒂窠纹锦袍,披风猎猎,骑着高头骏马,来到她跟前时勒紧缰绳,“吁”一声稳稳地停下。
  
      魏箩有些错愕,没想到他居然会赶过来,杏眼圆睁,半响才启唇讶异地问道:“靖王哥哥?”
  
      赵玠一言不发,牵马慢慢踱到她身边,不等她反应过来,便俯身长臂一伸,捞住她的腰,将她一下子提到马背上!
  
      金缕和白岚在一旁惊叫道:“小姐!”
  
      此时宫外无人,只有几个守门的侍卫,即便看到了也不会多说什么。赵玠将魏箩箍在怀里,解开身上的月白色绣如意云纹披风罩在她身上,将她从头到尾裹得严严实实,偏头居高临下地看向两个丫鬟:“我有话跟阿箩说,你们去御和楼门外等着,一个时辰后我将她送过去。”
  
      说罢,不等两人答应,夹了夹马肚子扬长而去。
  
      留下金缕和白岚二人风中凌乱。
  
      魏箩趴在他的胸膛上,看不到外面的光景,钻了钻想跟他说话:“大哥哥要带我去哪里?”
  
      赵玠腾出一只手拽了拽她头顶的披风,挡住她那张招人的小脸,不答反问:“什么东西这么吵?”
  
      两人骑在马上,耳边除了风声和路人说话的声音,还有一个“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时回响。赵玠微微蹙眉,这声音打乱了他的思绪,让他原本酝酿好的无数衷肠都一扫而空,实在不招人待见。
  
      魏箩静了静,老老实实地说:“是我裙子上的环佩。”
  
      赵玠闻言,低头拨开披风看了看,果见她腰上挂着一组玉璜玉佩。马跑得太快,玉佩相撞,自然声音不小。他的手伸向她的腰,动了两下,便将那组玉佩解下来,随手扔在路边上,“乖,先别戴了。”
  
      魏箩一惊,想阻止时已经晚了,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他们便跑开好远。她探出脑袋,看到那组玉佩被路人拾去,顿时痛心疾首地说:“你干什么呀?那组玉佩我很喜欢的!”
  
      赵玠知道她是小守财奴,闻言低声笑了笑,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本王想安安静静跟你说会话。”说罢见小姑娘撅着粉唇,仍旧一副心疼的模样,他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啄了啄,“回去以后我再给你买更多更好看的,买十个二十个,你说好吗?”
  
      魏箩仰头气鼓鼓地瞪他,漂亮的小脸漾着愤怒:“要一百个。”
  
      赵玠唇边笑意越来越深,此时他们已经出了城门,进入一条偏僻的小路上,路上行人不多,只有他们两个最扎眼。他慢慢停在一棵白杨树旁,低头对上她清澈明亮的眼睛,“等你嫁给我以后,别说一百个,就是一千个都不成问题。”
  
      魏箩偃旗息鼓,有点生气又有点羞赧,索性偏头看一旁的杨树,不再看他。
  
      赵玠从怀中取出她送给他的那支玉笄,颇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为何不亲手送给我?”
  
      魏箩回头,这才知道原来琉璃已经把东西交给他了,难怪他这么急急忙忙地追出来。她抿起粉嫩嫩的唇瓣,有点欲盖弥彰地道:“我不是特意买给你的,是给常弘挑选礼物的时候,见它好看,才顺手买下来的。”她掀起长睫看向他,大眼睛里闪着璨璨的光:“你喜欢么?”
  
      赵玠忍不住刮刮她的小鼻子,“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魏箩不知怎么回答,便慢吞吞地“哦”一声,不想表现得太高兴,可是唇边却不由自主地弯起浅盈盈的笑。
  
      赵玠把玉笄放到她手心,“阿箩,帮本王戴上。”
  
      他头上现在戴的是一支象牙笄,看起来比她送的这个还珍贵。魏箩只给赵琉璃戴过一次玉笄,给男人戴还是头一次。她直起身,披风滑落,露出小巧玲珑的身躯,饶是如此还是够不到他的头顶,“你的头低一点,弯下腰。”
  
      赵玠凤目含笑,听话地低头。
  
      她一手固定他的螭纹盘玉冠,一手取出象牙笄,把象牙笄随手塞到他手里,再换成白玉玉笄插|进头发里。虽然第一次做这种事,但倒也做得有模有样,她认认真真地端详两遍,弯起一双圆溜溜的杏眼:“真好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