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74章

第07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外面回来后,魏箩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她让金缕和白岚准备热水,自己在十二扇紫檀花鸟纹曲屏后面洗了足足半个时辰的澡。
  
      屏风后面许久没有动静,金缕和白岚还当她睡着了,面面相觑,只得进去找她。进去后,却看到她正趴在浴桶边沿,两条藕白的胳膊露在外面,盯着前方一点。哪里是睡着了,分明在发呆!
  
      金缕上前轻轻叫了一声:“小姐,您洗好了吗?”
  
      她猛然回神,转头看去,巴掌大的小脸满是迷茫,双眸顾盼生辉,两排浓长的睫毛翻飞,像振翅欲飞的凤尾蝶。她泡得太久,水早就不热了,到这会儿才感觉到冷,猛地打了个哆嗦。她很快回过神来,掩住身前两个高耸的小桃儿,“洗好了,把我的衣服拿过来,我要穿衣服。”
  
      金缕觉得她有些不对劲,至于哪儿不对劲,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只得点头应道:“是。”
  
      魏箩从浴桶里站起来,十三岁的少女,身段儿还没有完全长开,猛一看有些纤细,然而已经初露雏形。若是再长大一些,必定变得玲珑有致。她换上一身桃粉色轻薄罗衫,底下系一条娟纱短衬湘裙,湿发垂在身后,打湿了后背一大片轻透的罗衫,衣服紧贴玉肌,勾勒出一把不盈一握的柳腰。
  
      金缕紧跟上去,捧起她湿漉漉的乌发,满满的一把,一双手几乎握不住,“婢子先帮小姐把头发擦干净吧……若是这么披着,一会儿准着凉的。”
  
      魏箩心里装着事儿,没有点头也没有反驳,坐在紫檀木五屏梳妆镜前,托着腮帮子继续出神。
  
      她脑海里不停地回荡方才马车里赵玠说过的话。他说喜欢她,她始终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六岁认识他,叫他大哥哥,在他面前一直是个懵懂天真的小姑娘的形象,他喜欢她?他该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想想也不是不可能,不然他为什么一直对她那么好?她才六七岁的时候,他就送她血玉,送她小猫,还答应她去龙首村。她在龙首村捅了那么大的篓子,他事后竟然什么都不问,便心甘情愿地帮她摆平一切。
  
      思及此,魏箩心中一惊,霍然坐直身体,碰掉了梳妆台上的豆荚银梳。
  
      银梳重重地落到地上,发出磕托一声。
  
      赵玠喜欢小女孩儿么?
  
      金缕被她吓一跳,蹲下身把篦子拾起来,见她模样始终惘惘地,忍不住关怀地问道:“小姐怎么了,从外面回来就心神不宁的,是不是遇见什么麻烦了?”
  
      她抿起唇,心乱如麻,无心回答金缕的问题。
  
      然而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这样。赵玠似乎只对她一个人这样,他对别的小姑娘都很冷淡。
  
      赵琉璃七岁生日时,彼时在场有那么多小姑娘,他却没有跟任何一个说话,模样甚至有些不耐烦,看起来很不好相处。就连梁玉蓉那个胆子大的,私底下也很怕他。可是那次在新雁楼后面时,他却温柔地问她是不是被猫挠伤了,还要把小猫送给她一只。
  
      他只对她好,小时候这样,长大也如此。
  
      他从滨州回来那一次,当着宫女的面给她戴上绿松石松鼠腰饰;还有长浔山的景和山庄,她的脚崴了以后他亲自给她脱鞋敷药;就连在千佛寺山腰,他都亲自给她牵马……魏箩心里一直有一团疑惑,不明白他为何只对她一个人好,如今拨云见日,她总算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金缕给她梳好头后,见她又开始发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姑娘今日究竟遇见了什么?整个人都不大对劲。
  
      *
  
      魏箩没有用太多时间纠结这件事,盖因她还有更要紧的事。
  
      那天在御和楼遇见赵珏和向萱,她始终没有忘记。不能让梁煜纳这样的女人为妾,更不能让她进平远侯府的大门。若是没记错时间,向萱和赵珏的奸|情很快就会败露,再过不久,向萱便会在平远侯寿宴上勾搭梁煜,借机上演一出“酒后乱性”的戏码,以此要挟梁煜不得不对她负责。
  
      如今距离平远侯寿辰还有一个月。
  
      在这之前,还有赵琉璃的笄礼需要她费心。
  
      陈皇后很重视赵琉璃的笄礼,毕竟是头等大事,万万马虎不得。笄礼设置在庆熹宫,场面极其隆重。那日不仅邀请了几位朝廷命妇,还邀请了诸多贵女千金,一同参加天玑公主的成人礼。
  
      这几天魏箩时常出入庆熹宫,跟着秋嬷嬷熟悉赞者要做的事。好在并不难,她只负责给赵琉璃攒上发笄和发钗就可以了。魏箩头脑聪明,学得很快,去过两三次以后,便能将所有的流程熟记于心,引得陈皇后对她大加称赞,很是放心。
  
      这日四月十二,正是赵琉璃的及笄礼。
  
      入宫之前,魏箩特意提前去了平远侯府一趟,跟梁玉蓉坐上同一辆马车,一同前往宫中。
  
      马车辘辘前行。
  
      梁玉蓉身穿丁香色缎子对衿衫儿,白挑线裙子,圆润的耳珠上戴一对儿金镶玉灯笼耳坠,模样清丽大方,林下清风。她倚着宝蓝色绫锻大迎枕,坐在魏箩对面,故意酸溜溜地道:“这几次你见到我都满不情愿,我还当你不待见我呢。怎么,今日特意到我家找我,有什么事么?”
  
      魏箩听罢,不仅觉得一阵好笑。
  
      前几次是因为不想让她跟大哥见面,才会摆出一副不情不愿的脸来。没想到她这个小心眼儿的,竟然因此记恨上了。
  
      魏箩嗔她一眼,执起朱漆螺钿小桌上的白瓷壶,倒了一杯峨眉雪芽送到她面前:“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不待见你了?不给你喝茶还是不给你让座?”
  
      她说都不是,半天也说不上来一个所以然,索性不纠缠这个问题,好奇地问她:“今日天玑公主及笄,你身为赞者,不早点入宫,为何还来找我?”
  
      魏箩便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梁伯父下个月过寿,我总要准备一份礼物。想了很久不知道该送什么,便直接来问你了,你知道他喜欢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