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73章

第07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箩错愕地睁大眼,不敢相信他居然又来一次,而且这次还是在自己清醒的情况下。他没有深入,只含着她的唇瓣吮了两下,舌头贴着她的嘴唇舔了舔,缠绵又悱恻。她动都不敢动,只能呆呆地任由他吃豆腐。
  
      很快,她的脑子转了转,终于想起来他们这是在御和楼,赵琉璃和杨缜随时都会回来……
  
      魏箩不敢想象被他们看到是什么后果,她抬起手,终于想起来要推开他。可是他的怀抱坚固,她推了半天都没有推开,反而被他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不疼,有点像威胁。
  
      赵玠的吻很强势,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上回那个根本不算什么,他只是浅尝辄止,这次才是真真正正地要把她吃下去。他趁她张口时闯入她口中,与她纠缠。她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闭着眼睛低低呜呜地“嗯”了一声。声音绵软,又酥又甜。
  
      门外不时传来客人走动的脚步声,仿佛近在耳边,喧哗热闹的声音传入雅间,愈发显得他们这里是多么安静。魏箩听不到别人的声音,只能听到她和赵玠的呼吸声,交织在了一起,就像隔壁雅间一样,亲密又浑浊……
  
      她心如擂鼓,浑身绵软,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不多时,雅间槅扇的门被人推开,伙计热情洋溢的声音响起:“客栈,您的菜上来了……”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伙计僵在原地,尴尬地看着房中拥吻的两个人,高大的男人搂着娇滴滴的小姑娘,亲起来毫不含糊,他站在门口都能听到声音。许久,伙计回神,退出门外赔笑:“二位继续……”
  
      赵玠终于松开魏箩,小姑娘双唇被他咬得通红,还有一点点肿。他抬手,边用拇指婆娑,边头也不回地叫住伙计:“慢着,还有别的雅间么?给我们换一个。”
  
      魏箩唇上的口脂都被他吃了下去,双颊通红,乌溜溜的大眼含着潋滟水光,模样既无辜又惹人怜爱。
  
      伙计忙停步,转身点头哈腰:“有有,客官不满意这间房是么?等小的这就给您换一间。”
  
      岂止不满意,简直是太不满意了……隔壁有人在翻云覆雨,声音大得不容忽视,谁还吃得下饭?而且如果不是他们,说不定她就不会被赵玠亲吻……魏箩忍不住腹诽。
  
      伙计让他们稍等片刻,他命人去收拾出另一间房。没多久,雅间收拾出来,他领着赵玠和魏箩过去。
  
      刚走出房门,恰好看到隔壁房间的人从雅间走出。
  
      一男一女。男人走在前面,推开槅扇,露出一张俊朗英气的脸。模样倒是生得挺周整的,眉目风流,面如冠玉,好一个翩翩公子的形象。他衣冠整齐,穿着青莲色直裰,腰绶玉佩,若不是听到他刚才在雅间里的动静,大概真会被他的外表欺瞒过去。
  
      他后面的姑娘大约十五六岁,生得容貌清秀,不是多漂亮的美人,但是胜在有一股弱不禁风的气质,楚楚动人。男人۰大都爱这样的姑娘,她们温柔婉转,又体贴入微,极大地满足男人们的控制欲。若是欢爱时再妩媚一些,那就更讨人喜欢了。
  
      魏箩想起来刚才那一声“好姐夫”,看两人的眼神有点微妙。
  
      真是……让她刮目相看。
  
      男人似乎跟赵玠认识,本在低头整理织金缠枝莲纹袖子上的褶皱,抬眸不经意看到赵玠,扬眉笑了笑:“哟,这不是长生么?”
  
      *
  
      熟人?
  
      魏箩立在赵玠身旁,来了精神。
  
      男子的目光从赵玠移向她,勾起一抹若有似乎的笑,语气也变得暧昧起来:“这位是……”
  
      赵玠眉心微蹙,不满他看魏箩的眼神,语调冷淡,不答反问道:“世子怎么有空来这里?”
  
      面前这位正是赵玠的二叔瑞亲王的儿子赵珏。瑞王妃溺爱他,从小不舍得教训他,瑞王又对他疏于管教,以至于他如今已二十有三,依旧是这副离经叛道,桀骜顽劣的模样。
  
      他比起李颂,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仗着父亲是崇贞皇帝的亲弟弟,在户部谋了一个闲职,偏偏却又占着官位不干正经事。户部官员大都对他不满,碍于他父亲的身份,敢怒不敢言。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好色之人,贪慕男女之欢,府上娶了一个正妻,纳了三个姨娘不说,私底下还跟瑞王府的丫鬟纠缠不清。如今更是连自己的小姨子都不放过。
  
      禽~兽啊。
  
      魏箩默默地想。
  
      才刚听过他们的壁脚,如今面对他们两人,魏箩很有些无法直视。偏偏他们两个仿佛毫不知情,挡着他们的去路,不肯挪开。
  
      赵珏后面的姑娘面色潮红,眼含春光,一看便是刚被狠狠疼爱过。她抬眸看了一眼魏箩,大抵是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忙又低了下去。
  
      赵珏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手持一柄玉扇,姿态从容地扇了扇:“阿芜今日有事,不能出门,央求本世子陪着她的妹妹上街转一转。阿萱初入京城,有许多东西不熟悉,正好本世子有空,便答应了下来。”
  
      他口中的阿芜正是他的正妻向芜,阿萱则是向芜的妹妹向萱。向萱和向芜不是亲姐妹,而是堂姐妹关系。
  
      赵玠对他的事情没有多大兴趣,方才不过随口一问,目下问过了,自然要走。他举步道:“既然如此,便不打扰世子雅兴,改日本王到瑞王府再叙。”
  
      言讫,领着魏箩便走。
  
      赵珏不死心地拦住他,目光却落在魏箩身上:“哎,好不容易见一面,怎么这就要走了?长生与英国公的孙女儿相熟么,我怎么从未听过?英国公是个老顽固,你敢对他的孙女……”
  
      他的话越说越不正经,甚至还伸手试图搭上魏箩的肩膀。
  
      赵玠握住他伸到一半的手,目光冰冷,毫不留情,把他手腕的骨头握得咯滋作响:“她是陪琉璃一起出来的,跟你想的不一样。不要碰她,本王会对你不客气。”
  
      赵珏未料到他的反应这么大,忍着疼痛道:“不就是……”
  
      正说着,被赵玠冷鸷的视线一看,立即住了口。
  
      赵玠这才松开他,领着魏箩往另一间雅间走去。
  
      魏箩跟在他身后,路过赵珏身边时,忍不住偏头向他看去。
  
      小姑娘眼神冷淡,比起赵玠不遑多让。她的眼里带着探究,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敌意,阴冷诡谲,让人没来由地心头发怵。赵珏被她看得一愣,竟然忘了反应。
  
      *
  
      魏箩边走边想,原来他就是赵珏。
  
      就是这个人把魏常引推下马背,踩断了魏常引的筋骨,让她的大哥从此成为一个废人,这辈子都没法站起来。如今他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跟另一个女人风花雪月;而她的大哥魏常引却坐在轮椅中,每年都要承受腿疾带来的痛苦,连喜欢一个女人都不敢,把他爱的女人越推越远……上辈子魏常引和梁玉蓉的悲剧,源头就是因为赵珏。
  
      魏箩绷着小脸,情绪很沉重。
  
      她跟着赵玠走入雅间,默不作声地坐在花梨木松狮纹绣墩上,早已没了刚才羞怯的小模样。
  
      伙计把菜一道道端上来,八荤八素,还有一道清煨甲鱼汤,又特意往她面前放了一碗元宝馄饨。御和楼的菜式做得很好,单凭这个小馄饨便让人回味无穷,汤底是用鸡汤熬的,鲜香晶莹,上面还洒了一层小虾仁。馄饨皮薄肉嫩,刚吃进嘴里,皮儿入口即化,馄饨又脆又嫩,若是再舀上一口汤,那真是人间美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