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71章

第07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玠猜的不错,魏箩确实知道了。
  
      不仅知道了,而且决定跟他保持距离。
  
      那天在千佛寺角门门口,他不仅亲了她,还在她的嘴唇上舔了一下!她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桃花林后面的温泉太舒服,以至于她昏昏欲睡,泡着泡着就不由自主地睡着了,后来赵玠把她抱上马背,她隐约有点印象。快到千佛寺时,他叫她的名字,其实她听到了,但是太累,不想醒来。谁知道他居然俯身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她太错愕,没敢睁眼,索性闭着眼睛装睡。可是下一瞬,他的举动让她更加吃惊,他竟然又亲上她的嘴巴!
  
      魏箩彻底不好了,表面上睡得毫无知觉,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赵玠为什么会亲她?
  
      她不傻,重活过一世,经历的比别人多,也知道那代表什么。
  
      以前是不愿意往那上头想,赵玠对她的好,看她时专注的眼神,抱着她时灼热的掌心,她都自欺欺人地忽略了。毕竟他比她大九岁,他看着她一点点长大,怎么可能会对她有这种心思呢?
  
      可是现在想忽略都不行了,他亲了她,趁着她睡着的时候。那天他抱着她时,胸膛滚烫的体温几乎将她整个人融化。
  
      她的大哥哥喜欢她,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喜欢,不是把她当成小妹妹的喜欢。
  
      魏箩一时理不清头绪,她敬重赵玠,也感激他。盖因他一直照顾她,帮助她,在她后面替她收拾烂摊子。可是要她猛地接受他这份感情,她实在无法做到,索性决定跟他保持距离。
  
      以前走得太近了,赵玠是成年男人,她是未出阁的姑娘。男女有别,那么亲近总是不好的。
  
      这就是她今天躲避赵玠的原因。
  
      魏箩走回英国公府,本欲去四房看望秦氏一趟,才刚走进大门,便见白岚走过来对她道:“姑娘,平远侯千金来了。”
  
      梁玉蓉常来找魏箩玩,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丫鬟们习以为常,每次她来英国公府,都会直接将她请入花厅等候。
  
      魏箩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听白岚说她在花厅,便直接牵裙走过去。
  
      梁玉蓉正坐在花梨木玫瑰椅上喝茶,茶是今年春天新送来的峨眉雪芽,茶汤晶莹,茶香馥郁。她正品得入迷,抬头见魏箩进来,忙站起来问道:“我听白岚说你入宫了,怎么了,天玑公主找你么?”
  
      魏箩摇头说不是,“是皇宫娘娘召我入宫的。”
  
      梁玉蓉端茶的动作一滞,赵琉璃时常找她入宫她是知道的,可是皇后娘娘也经常见她么?她好奇地问:“皇后娘娘找你什么事?”
  
      魏箩便把天玑公主行将及笄,陈皇后欲命自己担任赞者,帮忙主持赵琉璃笄礼的事情说了一遍。
  
      梁玉蓉听罢,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是一件好事,她扭头仔仔细细端详魏箩两边,颇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很是欣慰:“这还不好么?那天肯定会有许多贵女到场,皇后娘娘钦点你,便是看中你的仪态规矩,说明你是所有人里最好的。天玑公主及笄礼后,肯定会对你的名声大大提升。”
  
      魏箩一想也是,只不过她对及笄礼的规矩不大熟悉,始终有些担心,若是出错就不好了。
  
      好在陈皇后说会让人仔细教她,才让她心里有点底儿。
  
      说完这些,魏箩端起汝窖彩绘莲纹茶杯,偏头问道:“你今日你找我有什么事?”
  
      梁玉蓉不是那种忸怩作态的姑娘,她性子直,有什么便说什么。她眨眨眼,不拐弯抹角:“上回你把点心糖果送给常引哥哥,他说什么了吗?”
  
      原来是为这事儿来的。
  
      魏箩兴致顿减,拖着腮帮子故意长长地“唔”了一声,佯装思考,许久才慢吞吞地回答:“没说什么。”
  
      梁玉蓉面露失落。
  
      其实她是骗她的,魏常引当时收下点心,笑容很温和,打趣道:“我只给她一颗糖,她却还我三包点心,看来这笔买卖很是划算。”
  
      只不过这些她不会告诉梁玉蓉,魏常引的腿没好之前,她不想让他们两个有过多的牵扯。
  
      梁玉蓉明亮的大眼睛顿时黯淡下来,没一会儿,不死心地继续问:“他没有说好不好吃,喜不喜欢么?”
  
      魏箩撒谎时脸不红心不跳,坦荡荡地道:“我把点心送给常引哥哥以后就离开了,没看到他有没有吃,自然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梁玉蓉泄了气,蔫蔫地坐回椅子里,被她打击得再也没问什么。
  
      正说话间,花厅外面有一个小厮汲汲皇皇地走过,身后跟着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头儿。老头儿提着药箱,看模样应该是个大夫。魏箩走出花厅,把那位小厮叫住问道:“出了什么事,府上谁生病了么?”
  
      那小厮闻声停步,两手一拱行礼道:“回四小姐,是榕园的大公子犯了腿疾。”
  
      魏常引腿上有伤,平时没事,一旦到了这种阴雨天气,必回会旧伤复发,疼痛难忍。小厮身后的大夫姓周,在盛京城里颇为有名,专门医治这种陈年旧疾,这些年全凭着他,魏常引才会相安无事。
  
      这种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毕竟这么多年过来,早已习惯了,然而每次疼起来,却依旧难以忍受。
  
      梁玉蓉一听不大好,忍不住问了一句:“犯了腿疾……严重么?”
  
      那小厮答道:“大抵是最近天气潮湿,是以比往常要严重一些。”
  
      说罢见耽误得时间太长,唯恐误了魏常引治疗的时间,忙跟魏箩和梁玉蓉告一声辞,领着大夫就往榕园去了。
  
      魏箩看着小厮的背影,若有所思。
  
      梁玉蓉不放心,上前握住她的手道:“阿箩,我们去看看常引大哥吧?”
  
      魏箩本不想让她去,见了又会断不了联系。然而转念一想也好,让她看看魏常引的腿伤,大抵就会清楚他们之间的阻碍,往后不会产生不该有的心思了。思及此,魏箩颔首道:“好。”
  
      *
  
      她们到松园时,正赶上大夫给魏常引治疗腿疾。
  
      大夫人听说她们来看望魏常引,便没有阻拦,将她们请入内室,勉强撑起一抹笑道:“阿箩……你们有心了。”
  
      内室里药味浓郁,几乎充斥整个房间,扑面而来,刺激口鼻。
  
      魏箩和梁玉蓉闻不惯这么浓的药味,刚进去时被狠狠呛了几下。好不容易适应以后,走入黄花梨木雕云纹刻漆山水人物曲屏后面,只见魏常引坐在酸枝木太师椅上,双腿泡在木桶里。大夫一点一点地往里面添药材,木桶下面烧炭火,水面冒出腾腾白雾,一看便是温度不低。再看魏常引,俊朗的面容异常苍白,额头渗出汗珠,与往常清风雅月的模样有很大区别。
  
      可是他即便痛苦,也不改那一身沉静之气。他只是闭着眼,薄唇紧抿,什么话都不说。
  
      他大抵听到脚步声,睁开眼向她们看来,勉强勾起一抹笑道:“阿箩和玉蓉妹妹来了……”
  
      梁玉蓉没见过这种场面,袖筒中的手不住握紧,攒着绢帕,既觉得可怕,又替魏常引揪心。她踟蹰良久,上前轻轻地问:“常引哥哥很疼么?”
  
      魏常引敛眸,虚弱一笑:“不太疼。”
  
      怎么可能不疼?
  
      他脸色这么不好,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能不疼么?
  
      梁玉蓉和魏箩立在一旁,原本想来看看他好不好,如今看过了,反而希望自己从未来过。因为就不会看到他如此痛苦的一面,更不会替他心疼。
  
      她们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既帮不上,也做不了什么。为了不妨碍大夫治伤,只好向大夫人告辞离开。
  
      临走前梁玉蓉视线一转,不经意地看到魏常引床头的透雕方桌上放着一包打开的糕点,正是她上回给他买的红豆奶卷。奶卷中间裹了几层红豆,外面又洒了薄薄一层糯米粉,吃起来香甜可口,甜而不腻。她当时买了八个红豆奶卷,如今只剩下两个。
  
      他喜欢吃么?
  
      梁玉蓉愣了愣,回头看向坐在轮椅里的魏常引。
  
      恰好魏常引也在看她,两人目光相遇,他弯唇微微一笑,眉眼柔和,即便处在这么狼狈的环境中,也依旧从容自若。
  
      *
  
      送走梁玉蓉,不知不觉又过去几天。
  
      三月十五这日,正是赵琉璃出宫的日子。
  
      魏箩起了大早,坐在镜奁前拾掇自己。她往常都不爱施粉黛,盖因自己年纪小,皮肤正是最好的时候,涂脂抹粉反而会掩盖本来的颜色。她今天也没有搽脂粉,只是拿石黛描了描柳叶眉,又涂了一点浅粉色的口脂。对着镜子一看,两片唇瓣儿粉嫩莹润,整个人精气神儿都足了不少。
  
      她换上妃色如意云纹短衫,下面配一条月白色百蝶穿花绉纱裙,让金缕挽了一个双环髻,簪上盘花镶珠金簪,这才收拾妥当准备出门。刚换上绣梅花月牙缎鞋,便听丫鬟进来道:“四小姐,天玑公主到门口了。”
  
      她颔首,一切收拾妥当后,才举步走出英国公府。
  
      门前停着一辆翠盖朱缨的八宝车,马车旁边立着一个人,正是穿着青衣直裰的杨缜。
  
      杨缜见她出来,只朝她点了一礼,算是打过招呼。
  
      魏箩踩着脚蹬走上马车,掀起帘子往里一看,微微顿了顿。
  
      盖因马车里不仅有赵琉璃,还有一身鸦青色蟒纹锦袍的赵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