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69章

第06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玠定住脚步,徐徐转身,不动声色地看向赵璋。
  
      赵璋恍若未觉,继续发表己见:“宋晖行将及冠,若是能得到父皇的赐婚,不仅显得父皇敬贤下士,更能得到忠义伯府一家的忠心,岂不两全其美……”
  
      他有自己的想法,算盘打得非常精细。如果宋晖能高中状元,依照忠义伯府和宁贵妃的关系,宋晖定是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他撮合魏箩和宋晖的亲事,宋晖对他心怀感激,定会忠心耿耿地为他效力。再说有了魏箩这一层关系,还愁拿不下英国公府么?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妙计。
  
      可惜他什么都算准了,就是没算到赵玠对魏箩的心思。
  
      他在那儿侃侃而谈,赵玠面无表情地听着。
  
      直到他把话说完,赵玠才不紧不慢地问:“五弟如此关心忠义伯府的亲事,是有什么打算么?”
  
      赵玠如此直白地点出来,倒让他微微错愕,面上一窒,很快恢复如常。赵璋勾起嘴角笑了笑镇定道:“二哥多虑了,我能有什么打算?不过是为了父皇的声誉考虑,随口一提罢了。”
  
      赵玠慢吞吞地哦一声,眉峰上扬,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凌厉起来。他虽未表现出愤怒之意,但是却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为了父皇的声誉?我看并非这么简单吧,五弟近来与忠义伯走动得勤快,如今还想把英国公府也拉拢进去么?”他薄唇噙笑,凤目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光:“若是本王没记错,那英国公府的四小姐才十三岁,五弟未免太操之过急了。”
  
      赵璋脸色变了变,所有的心思都被他猜中,又被毫不留情地说出来,让他一时哑口无言。
  
      崇贞皇帝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握着紫毫宣笔的手紧了紧,盯着两人,目光混沌又犀利。
  
      许久,他问赵璋:“老五,有这回事?”
  
      皇帝最忌讳皇子跟大臣们拉帮结派,私底下密谋朝堂之事。那会让他有种自己还没死,自己的儿子就迫不及待要取代他的感觉。是以赵玠和赵璋即便真的拉拢大臣,也从未让他知道,都是极其隐秘地行事。如今赵玠这么说,让他不得不对赵璋多了一分警惕。
  
      赵璋面露惊惶,忙一掀锦袍跪下道:“回父皇,没有这回事。”
  
      话虽如此,他私下里跟忠义伯宋柏业联系却是真的。不仅联系了,每一次拜访都登记在一本册子里。那本册子里记载着所有与他来往过的大臣名单,原本只是为了留个证据,以防万一,没想到如今却成了自己的死穴。
  
      他把那本册子隐秘地藏起来,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赵玠方才的语气那般笃定,莫非知道了什么?
  
      赵璋很不安。
  
      他们两个都有各自的拥趸,赵玠与底下大臣联系时,从未留下过任何蛛丝马迹。他的行踪不定,难以捉摸,赵璋即便想找到他的把柄,也无迹可寻。
  
      从这方面来看,赵玠比赵璋更棋高一着,赵璋落了下风。
  
      崇贞皇帝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斟酌道:“既然没有,那日后就更加安分一些。至于宋晖的婚事,等殿试以后再议吧……”
  
      说罢,挥了挥手,示意两人离去。
  
      赵玠和赵璋前后走出御书房,往宫门走去。
  
      宣德门门口。
  
      赵玠手持缰绳,翻身上马,低声命令一旁的朱耿:“想办法把老五那本册子弄到手,誊写一份,送到本王手中。记住秘密行事,不得被任何人发现。”
  
      朱耿跟了他这么久,眼下总算有了有点难度的事情让他做,立即爽快地答应下来,“王爷放心,属下定当办得漂漂亮亮。”
  
      *
  
      英国公府。
  
      这日下起小雨,雨水打在廊庑的琉璃瓦上,淅淅沥沥落进土壤里。雨不大,却有种绵延不绝的架势。魏昆去了翰林院,魏箩洗漱一番,换了身月百合天蓝冰纱小袖衫,下面系一条蜜合罗裙子,穿着高底儿鞋,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书房位于松园正堂后面,是魏昆办公的地方。平常魏箩很少来这里,今日若不是为了姜妙兰的画像,恐怕也不会涉足。
  
      书房门口无人,她推开直棂门,来到黑漆嵌螺钿细云纹翘头案后面。上回她看到魏昆把那幅画收入后面的书架里,她试着找了找,果真在最深处找到一个用楠木锦盒封存的画像。她拿出来,解下红绸缓缓展开,里面的女人正是她上回看到的模样——
  
      杏脸桃腮,眉目含笑。
  
      这就是她娘么?
  
      魏箩盯着看了片刻,目光往下,寻找画上有没有别的线索。可惜她来来回回看了许多遍,画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个模糊的印章和一句题诗。那首诗是魏昆的笔迹,大抵是情到浓时、如胶似漆的时候填上去的,看得魏箩一阵牙酸。
  
      她什么都没发现,只好把画收起来,放回书架中,离开书房。
  
      回到松园正堂,那里有一个穿碧色衫裙的丫鬟早已等候她多时。见她出现,忙迎上来道:“四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魏箩偏头,不明所以:“有事么?”
  
      那丫鬟点头不迭,汲汲皇皇道:“宫里来人了,邀请您到宫中一趟!”
  
      她微楞,下意识问:“天玑公主邀请我?”
  
      “不是天玑公主。”丫鬟摇摇头,继续道:“是皇后娘娘请您入宫的。”
  
      陈皇后?
  
      这就更让人疑惑了。自从她不当赵琉璃的伴读后,已经许久不曾见过陈皇后的面。她每次入宫都是直接去辰华殿,很少去昭阳殿,如今陈皇后特意请她入宫,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魏箩虽错愕,但也没有耽误,回屋让金缕重新梳了个翻荷髻,插上水精簪和碧玉簪,又从妆奁里取出一对嵌绿松石金耳环戴上,这才坐上入宫的马车。马车稳稳当当地朝着宫廷驶去,半个时辰后停在庆熹宫门口,门外有一位穿秋香色比甲的嬷嬷在恭候她。
  
      魏箩走下马车,跟在她身后往昭阳殿走去。
  
      昭阳殿门前有一道长长的廊庑,走过廊庑,终于来到昭阳殿门前。魏箩低头走入殿内,向前方的陈皇后屈膝行礼道:“臣女参加皇后娘娘。”
  
      陈皇后身穿绿织金妆花云肩通袖龙纹缎夹衣,下面配一条黄织金云龙海水纹裙襕,坐在紫楠木玫瑰椅中,将她打量一番,笑着道:“起来吧,让本宫好好看看你的模样。”
  
      魏箩直起身,抬眸往上看去。
  
      这一看,她身体蓦然怔住。盖因陈皇后身边坐着的不是别人,而是赵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