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68章

第06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千佛寺回来,英国公府发生了一件大事。
  
      二老爷魏晟和二夫人宋氏闹得不可开交,把英国公魏长春和太夫人罗氏都惊动了。盖因二老爷这次三年任满,从江南水乡回来,并非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回来一个外室女。
  
      如今那个外室女已有十四岁,是二老爷的外室所生。如今那外室女即将到了出嫁的年纪,二老爷想把她带回英国公府,给她一个身份,到时候也容易找门好亲事出嫁。
  
      此事一出,阖府皆惊,就连太夫人都吃惊不小。
  
      十四岁了!他竟然瞒了这么久。宋氏心如死灰,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与他闹翻天,无论如何都不肯让别人的女儿踏入英国公府一步。
  
      宋氏嫁给二老爷已有十六年,膝下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大女儿魏笙今年十五,已经许配人家;二女儿魏笗今年十四,尚在待字闺中。本以为他们两人是一对恩爱夫妻,这么多年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未料想他竟给她这样的打击。外室的女儿十四岁,也就是说他们私通至少十五年,那时候她刚刚嫁入英国公府,与他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他一面虚情假意地应付她,一面跟另一个人女人行苟且之事,宋氏一想到这个画面,就恶心得无法忍受!
  
      若是他想纳妾,实话实说地告诉她,她未必不会同意。可是他偏偏选择这样的方法,把她对他这么多年的感情打击得烟消云散。
  
      经此一事,宋氏把魏晟和那个外室恨得牙痒痒,就差没把魏晟也赶出门去。
  
      魏箩和四夫人秦氏一起到二房竹园时,宋氏正在正房里摔东西——景泰蓝花觚、羊脂玉的福禄寿三星雕像、珐琅彩松竹梅大花瓶,一样一样往二老爷身上扔,瓷器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全都是上等的古玩。魏箩在门口看着,都觉得心疼。
  
      宋氏把博古架上的瓷器都摔完了,红着眼睛对二老爷道:“你若是想让那个贱人的女儿进门,就把这地上的碎瓷一样一样补起来,何时补完了,我何时答应你。”
  
      这个条件提得巧妙,她统共摔了十几种瓷器,花样不一、形状各异,何况有的摔成小拇指甲盖儿那么大,要补起来实在太难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二老爷额头上被她砸出一道伤口,正往外流血,他面露愠色,大抵是懒得同她一般见识,甩甩袖子便离开前说道:“你答不答应不要紧,只要母亲答应就行了
  
      。”
  
      二老爷的生母兰氏是太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曾经救过太夫人的命。太夫人顾念着兰氏的恩情,将二老爷视如己出,待他一直不薄。如今他若是拿亲生母亲兰氏说项,太夫人一定不会不同意。
  
      只不过多一双筷子的事,并不多难。
  
      宋氏想必也知道这一点,是以魏晟离去后,她失意地跌坐回八仙椅中,掏出绢帕痛哭失声。
  
      宋氏父亲是武英殿大学士兼任户部尚书一职,家世显赫,她虽是庶女,但却深得父亲宋英齐的喜爱,在家中的地位丝毫不比嫡女差。她跟二老爷魏晟可谓门当户对、望衡对宇,再适合不过。然而正是这样人人都看好的姻缘,今天居然出了这样的问题。
  
      宋氏哭泣不已,怎么哄都哄不住,一壁哭一壁数落起二老爷的不是:“难道我还要给那女人的女儿出假装不成……”
  
      秦氏在一旁劝她,“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哭还有什么用?二嫂应该想办法,把这件事对付过去才是……二伯不是想让她出嫁么,你是二房的当家主母,到时候她嫁去哪里,还不是你说了算。”
  
      话虽如此,但秦氏仍旧觉得膈应,她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魏箩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她上辈子不在国公府,错过了许多,是以也没法得知最后究竟如何。她在一旁插不上话,默默坐了片刻,便起身离去了。
  
      *
  
      半个月后,二老爷魏晟将那个外室女接回英国公府,听说竹园又是一阵翻天覆地的闹腾。
  
      府里几位夫人都不大同意这个女儿进门,然而叔伯的家务事不好插口,她们便只得把心思藏在心里,静观其变。秦氏这阵子去了竹园太多次,劝了宋氏劝魏晟,早已说得口干舌燥,为此还大病一场,实在没有精力再管他们两个人。
  
      然而秦氏终究有些不放心,便嘱托魏箩过去看看,若是宋氏冲动,她能帮忙拦住她一些。
  
      到了竹园,正堂安安静静没有声音,让人很有些不习惯。魏箩往里一看,只见里面跪着一个穿鹅黄缎织金大袖衫的姑娘,面容姣丽,身姿柔弱,腰如蒲柳,一看便是江南水乡孕育出来的人儿。姑娘听到脚步声,抬头向魏箩看来,一双乌黑的眼睛写满彷徨不安,如惊弓之鸟。漂亮虽漂亮,但是没有多少灵气。
  
      想必她就是二伯父养在外面的外室女。
  
      魏箩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一瞬,旋即面不改色地移开,踅身往正堂后面走去。
  
      她路上问了一个丫鬟,丫鬟说二夫人目下正在正房。她便举步往正房走去。
  
      到了正房,廊庑空无一人,她从槛窗下面走过,正欲走到门口,忽听里面传出对话声音。往常她是不屑于听这些壁脚的,可是目下,她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不由得愣了愣,还没想清楚,人就已经停在槛窗下面。
  
      里面有两个声音,一个人是二伯母宋氏,一个是三伯母柳氏。
  
      方才说话的正是柳氏,声音断断续续,不大清楚:“……男人都是这样的劣根性,管不住自己。哪个女人懂得讨好他,他便中意哪个女人。事已至此,你看开一些,别再生气……”
  
      宋氏仿佛在哭,声音抽抽噎噎:“你当我不想看开么?我只不过对他太失望,想不到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竟不过如此……”
  
      柳氏打断她,颇有些感同身受:“夫妻感情算什么?我嫁给三老爷这么多年,他是怎么对我的?”说罢叹息一声,忿忿不平道:“他心里装着姜妙兰,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说冷落就冷落
  
      。有些女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能把男人迷得五迷三道,甘心为她做任何事。咱们没有这样的本事,就安安分分地相夫教子,总有一天他会回头发现你的好的。”
  
      宋氏不说话,听声音还在啜泣。
  
      柳氏大抵是提起自己的伤心事,有些收不住,又继续道:“当初若不是我和杜氏联手……恐怕姜妙兰还在府里,只要有她在的这一天,这英国公府就不得安宁。”
  
      魏箩立在槛窗下,越听表情越沉。
  
      柳氏拿姜妙兰跟董氏比?董氏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外室,姜妙兰可是魏昆明媒正娶的夫人!能比么?
  
      而且她刚才说什么来着?她说她和杜氏联手,逼走了姜妙兰。
  
      也就是说姜妙兰没有死?
  
      她无声无息地转身,回到松园,脑海里不断回想起柳氏的话。
  
      姜妙兰没死,她只是被柳氏和杜氏逼走了。如果她没有死,为何不回来见她和常弘一面?上辈子她被杜氏拐卖,常弘被魏筝和李颂迫害,她始终没有出面,她去了哪里?她为何不干脆死了?魏箩承认自己怨她恨她,即便知道她有苦衷,也没办法原谅她。
  
      然而怨恨的同时,她也很好奇当年真相。柳氏和杜氏联手做了什么好事,才让她狠心离开她和常弘?若不是不查清事情缘由,这件事始终是她心头的疙瘩,放不下,会在心里腐烂。
  
      魏箩本想去书房找一找那幅画,说不定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然而她刚准备动身,前院便有一个丫鬟进来道:“小姐,平远侯千金来找您了,目下正在前厅等您呢。”
  
      梁玉蓉?
  
      她来找她,有什么事么?
  
      魏箩怀揣疑惑,往前厅走去。
  
      到了前厅,只见梁玉蓉坐在铁力木官帽椅上,一边喝茶一边等她。见她过来,忙地上前拉住她的胳膊,笑吟吟道:“阿箩,我今天要去街上八珍坊买糖果糕点,你跟我一起去吧?”
  
      魏箩心绪紊乱,本欲拒绝。
  
      然而一偏头,对上她满怀希冀的双眼,拒绝的话盘旋在口中,最终点点头道:“好吧。”
  
      *
  
      八珍坊位于西大街的中段,那块商铺栉比,热闹非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