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66章

第06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雄宝殿门口。
  
      一看到梁玉蓉推着魏常引走来,魏箩就心知不妙。
  
      她千方百计阻拦那么久,该到来的,始终还是会到来。
  
      梁玉蓉与魏常引走近,她对着魏常引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大哥”。魏常引点点头,同她说了一两句话,没有多停留,便由下人推着回到后院客房。
  
      梁玉蓉目送魏常引远处,才来到她跟前,疑惑道:“阿箩,你不是身子不舒服么,为何又过来了?”
  
      魏箩神情严肃,不答反问:“你刚才跟我大哥去哪儿了?”
  
      梁玉蓉指指后面的小宝殿,见她端的一本正经,还当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坦诚道:“我们去后面听住持讲经了。”一壁说,一壁拉着她往回走,喋喋不休地跟她抱怨:“经法真是高深难参,听得我差点睡着了。还好常引哥哥给了我一包饴糖,我吃着吃着就不瞌睡了。”
  
      她们走在青石小路上,款步慢行。后院客房距离前院有一段距离,每走一段路便会遇见一位穿皂布直裰、系黄丝绦的僧人。僧人双手合十向她们行礼,她们便规规矩矩地回以一礼。
  
      一路走到客房,魏箩停在自己房间门口,偏头问道:“常引哥哥还给你吃糖?”
  
      她笑着点点头,以为她不相信,把自己折叠整齐的油纸拿给她看,以示自己没撒谎:“我打算再还给常引哥哥一包糖。阿箩,到时候我买了,你帮我送给他好不好?”
  
      魏箩想都不想,脱口而出:“不好。”
  
      梁玉蓉愣了愣,本以为她一定会同意的,目下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们两个接触得越少越好,趁现在还没有多少感情,当断则断,免得日后徒增悲伤。魏箩推开面前的直棂门,举步往里面走:“常引哥哥住在榕园,很少出来,我也很少见到他,不好送的。”
  
      这个理由实在太敷衍,谁信呢?他们就住在同一个府邸,要见一面还不容易么?说到底,她就是不想帮她!梁玉蓉鼓起两颊,一双圆溜溜的杏眼瞪着魏箩的后脑勺,有点生气,“你不帮我,那我改天自己送给他好了。”
  
      魏箩顿足,把她的话仔细想了想。若是她帮梁玉蓉送糖,起码他们两个不会再见面。若是梁玉蓉自己送的话,保不齐他们两个见面后会发生什么。这样一看,还是她帮她送保险一点。
  
      魏箩踅身,妥协道:“好吧,我帮你送。”
  
      梁玉蓉顿时露出笑靥,欢喜地把她感谢了一遍。
  
      *
  
      千佛寺后院有一片桃花林,占据了大半个山腰,魏箩来时便在马车上看到了。桃花烂漫,灼灼盛开,迷乱人眼。
  
      她一早就跟梁玉蓉商量好了,等晌午用过斋饭,寺庙里的人都休息时,她们便去后面的桃花林转一转。午膳过后,魏箩一切都安排妥当,正准备出发时,推开门一看,梁玉蓉竟把魏常引也叫了过来!
  
      魏常引和魏常弘一起立在不远处的榕树下,一个温和儒雅,一个英挺俊朗。
  
      梁玉蓉带着魏箩上前,魏箩心中不愿,面上却不好表现出来,勉强弯起一抹笑问道:“常引哥哥怎么也来了?”
  
      梁玉蓉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地解释:“是我把常引哥哥叫来的,我听说常引哥哥总是待在家中很少出门,便想着带他一起去后山看看桃花。”
  
      上午从大雄宝殿出来的路上,梁玉蓉便邀请魏常引一起去后山了。彼时魏常引拒绝了她,不想打扰他们游玩的兴致。只不过梁玉蓉没有丝毫气馁,她当时怎么说的来着?哦,她说:“你怎么知道会打扰我们?常引哥哥不想去,是因为嫌我们打扰你吧?听说你喜欢安静,其实我们也不吵闹的,你去过一次就知道了。桃花一年才开一次,恰好赶上了,不看多可惜呀。”
  
      她从小伶牙俐齿,跟魏箩一样,三两句话便能把人说动。
  
      魏常引听罢失笑,笑声舒缓动人,最终答应了下来。
  
      目下他坐在轮椅上,面容安和,清俊的眉眼含着笑意,“玉蓉说后山的桃花开得很好,我便不请自来了。阿箩不欢迎我吗?”
  
      梁玉蓉站在一旁,笑容璨璨,显然心情很好。
  
      这种情况下魏箩怎么可能说得出“不欢迎”三个字,她点了点头,违心道:“怎么可能?大哥跟我们一起去,我当然欢迎。”
  
      言讫思忖片刻,笑道:“时候不早,我们就出发吧。”
  
      一行人往寺庙后门走去,桃花林距离千佛寺不远,他们身边每人只带了一名丫鬟或者侍从。
  
      魏箩走在后面,望着前方梁玉蓉和魏常引的背影,陷入沉思。
  
      梁玉蓉是个能说会道的小姑娘,性子开朗,跟她在一块儿完全不担心会闷着。她的跟魏常引倒是很互补,一个活泼俏皮,一个温和安静。她说话的时候,魏常引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听着,画面也是很美好的。若不是他们两人注定没有结果,否则还真的是一对良配。
  
      魏箩回想起上辈子的一幕。
  
      彼时她刚回英国公府认亲,被杜氏和魏筝的人赶了出来,不敢入府,只好躲在角门外面等魏昆回家。后来她没有等到魏昆,却等到了梁玉蓉。
  
      那时候梁玉蓉已经在平远侯夫妻的逼迫下,跟另一人定亲了。可是她心里放不下魏常引,便到英国公府想要他一面。魏常引没有出现,她固执又倔强地站在角门门口,悄无声息地流泪。她一直哭,一直哭,大抵是因为心中太过绝望,哭到最后蹲下来蜷缩成一团,身子不住地抽搐。平时那么开怀的一个人,那时已经不会笑了,她只剩下麻木,空洞和绝望。
  
      她始终没有等到魏常引,天擦黑的时候,被平远侯府的人带了回去。
  
      如果他们这辈子注定还是这种结果,那魏箩说什么都不能让她再爱上魏常引。
  
      *
  
      走出千佛寺后门,面前是一条下山的小路。道路两旁布满荆棘,唯有中间一条小径供人行走。好在这条路还算平坦,也不狭窄,并肩容纳两个人不成问题。
  
      魏箩一路上都挽着梁玉蓉,不让她跟魏常引接触。好在梁玉蓉并没有任何怀疑,这一路走得还算顺畅。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视野开阔起来。不远处是一片灼灼绽放的桃花林,花瓣粉嫩,颜色艳丽,一眼望去,似一幅浓墨重彩的画卷。他们走近了,置身桃花林中,面前是纷纷扬扬洒落的花瓣,被风一吹,盘旋着来到他们面前,袭来一阵阵花香。
  
      一片桃花瓣落在魏箩的头顶,常弘抬手替她取下来,看着她问道:“阿箩,你是不是不舒服?”
  
      她脸色不怎么好,唇瓣发白,似乎隐忍着极大的痛苦。
  
      魏箩确实不怎么好,她高估了自己,今天是第一天来癸水,身子虚弱得很。早上走了那么长的山路不说,方才下山又耗费许多精力,目下已经筋疲力竭,浑身乏力。不仅如此,肚子还疼得要命。她呜咽一声,让金缕扶着自己走入前面的小亭子,“我有点累……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可是她的模样却不像是“有点累”这么简单,她坐在亭子里的石凳上,耷拉着脑袋,一副怏怏不乐的模样。
  
      魏常弘紧张地跟上来,问道:“真的只是有点累么?没有哪儿不舒服?”
  
      她点点头,闭着眼睛囔囔道:“真的……你去找常引哥哥玩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好。”
  
      魏常弘蹙了蹙眉,不愿意走:“你不舒服,我留下来陪你。”
  
      可是这种私密的事儿,她怎么好意思让他知道呢?魏箩坚定地把他往外赶,他没有办法,最后只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亭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金缕关怀地问:“小姐,婢子带了姜茶,您要不要喝一碗驱寒?山上寒凉,或是是受了寒气才会疼的。”
  
      说罢,见她没有反对,金缕便拿过剔红松竹梅草虫纹食盒,打开盒盖,取出里面的热茶倒进月季花卉纹茶杯,端到她面前:“还热着呢,小姐趁热喝了吧。”
  
      魏箩这会儿也没别的办法,总不能刚过来就离开,何况回去还要上山呢,她一想就觉得生无可恋。她接过茶杯,小口小口地抿完,末了重新伏在桌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垫在脑袋下,闭目养神。
  
      期间梁玉蓉过来看过她两趟,见她状态不佳,便也没有打扰。这种事儿谁都帮不上忙,梁玉蓉年初来癸水,有一次没注意着了凉,也这么疼过,为此真是感同身受,对她同情得紧。
  
      魏箩喝过姜茶以后身体渐渐热起来,疼痛有所缓解,不如一开始那么疼了。她闭着眼睛,正想着再坐一会儿便出去,忽然有一只温热的手抚上她的额头,试了试她的温度。
  
      那只手修长硬朗,一想便是男人的手。她以为是常弘,轻轻地“唔”了一声,把头埋进臂弯里,软声软语道:“常弘,别动……我难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