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63章

第06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常弥一开始跟着魏箩去了后院八角亭,后来见魏箩跟别人说话,不搭理他,他自己没意思就跑开了。起初他只是在竹林边缘乱晃,白岚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然后不知不觉便走到竹林后面的荷花池,距离八角亭越来越远。
  
      时候未到,荷花池里没有荷花,只有水下偶尔浮动的小鱼。魏常弥站在池塘边上看,看得入神,连身边有人经过都不曾在意。
  
      李襄刚从前院回来,她是去找哥哥李颂的,然而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不知他去了哪里,她只好放弃,独自一个人回来。路过荷花池边时,看到那儿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娃儿,模样漂亮,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在对着水面说什么。李襄对他有一点印象,刚才在花厅见过他,知道他是魏箩的弟弟,登时忍不住厌恶地皱了皱眉,她对魏家的人一丁点好感都没有。
  
      正欲从他身边走过,李襄思绪一转,忽然停步。
  
      她转头不由得多看了魏常弥两眼,见那小娃儿看鱼看得认真,根本没注意到她,忍不住叫了一声:“魏常弥?”
  
      魏常弥循声看去,不认识她,黝黑明亮的眼睛眨了眨,好奇地问:“姐姐,你认识我吗?”
  
      李襄走回他身边,唇边含笑,意味深长道:“我听说过你。”
  
      他若有所思地哦一声,再无别的反应,蹲下身薅了一把地上的马齿苋,洒到水面上喂鱼。鱼儿纷纷游过来,争先恐后地吃他扔下去的草,溅起的水花喷到他脸上,他毫不在意地举起袖子擦了擦,继续埋头薅草喂鱼。
  
      李襄得不到他的回应,见他对自己没兴趣,忍不住又问了一声,吸引他的注意:“你为何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姐姐呢?”
  
      他的皂靴鞋头被鱼儿溅湿了,他用肉呼呼的小手抹了抹,仰头颇有礼貌地回答道:“阿箩姐姐在那边说话,我没有打扰她,我在自己玩。”说着伸出手臂,往前面八角亭的方向指了指。
  
      李襄挑眉,旋即讶然地问道:“我不是指你的魏箩姐姐,我是说魏筝,你的魏筝姐姐呢?”
  
      说起魏筝,魏常弥嫩生生的小脸皱成一团,撅起小嘴道:“我不喜欢她……我不跟她玩。”
  
      魏筝一看见他就没有好脸色,凶巴巴的,恨不得把他身上瞪出一个窟窿。他年纪虽然小,但是已经懂得分辨谁喜欢他,谁不喜欢他了。魏筝对他充满恶意,他害怕她,下意识躲避她。魏箩虽然也总说讨厌他,可是她跟魏筝的讨厌不一样,她每次去街上都会带小点心给他,虽然每次都说是给秦氏的,但是大部分都进了他的肚子里。他知道魏箩不是真正的讨厌他,他就喜欢魏箩姐姐。
  
      李襄听罢,先是愣了愣,接着忍不住用绢帕掩唇笑出声来。她笑声清脆,带着些许嘲讽,听起来非但不好听,反而很有些刺耳。
  
      魏常弥皱起包子脸,捂着耳朵问道:“姐姐,你笑什么?”
  
      好半响,李襄终于笑够了,放下绢帕看着他道:“我是笑你啊。”
  
      他眼神迷茫:“笑我?”
  
      “对,我笑你。”李襄翘起唇角,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遍,仿佛在看什么新鲜物品。魏常弥不喜欢她看自己的眼神,让他浑身不舒服。她终于看够了,收回视线缓缓道:“我笑你愚昧可怜,被人骗了都不知道。魏箩是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说你是秦氏的儿子,用好话哄骗你?我告诉你吧,其实你根本不是秦氏的儿子,你的母亲是五夫人,魏筝才是你的亲姐姐!”
  
      *
  
      秦氏抚养了五房的儿子,这件事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跟英国公府往来比较密切的几家都知道。毕竟秦氏以前没有怀孕的迹象,凭空多出一个儿子,实在不好向外人解释,只有如实说出真话。他们虽然没说出杜氏当年做了错事,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若不是犯下大错,又怎么会连儿子都不能养在身边?
  
      大家心知肚明,没有说开罢了。
  
      李襄尽管不知内情,但是根据道听途书的消息,大致也能猜到六七分。她故意说给魏常弥听,企图离间他跟魏箩的关系。
  
      刚才在花厅里他跟魏箩那么亲密,一声比一声甜地叫“阿箩姐姐”,魏筝的脸色难看得很。如果他知道魏筝才是他的亲姐姐,他的母亲被魏家人关起来后,不知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孰料魏常弥听罢,毫无反应,睁着大眼睛,一脸平静地看着她:“哦,这我早就知道了。”
  
      李襄笑意一滞,不可置信地凝视他:“你知道?”
  
      他点点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重新蹲回荷花池边喂鱼,“不过娘说了,阿箩姐姐就是我的亲姐姐……”
  
      他一直知道自己有两个娘,一个住在四房梅园,一个住在后院银杏园。他很害怕银杏园的娘,每次看到她都想逃跑。小时候那个娘每次看到他都哭,后来他渐渐的长大了,她想对他好,可是她给他吃的东西都是他不喜欢的,他只要一拒绝,她就会变得很可怕。她不说话,把桌上的碗碟都摔了,再握着他的肩膀质问他“是不是秦氏教你这么说的”。再然后,她便搂着他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说,偶尔会摸着他的头重复——常弥,你是我的儿子,常弥……
  
      魏常弥内心深处其实不把她当做母亲,只觉得她很可怜。他对她没有任何母子之情,他心里认定的母亲只有秦氏。
  
      李襄未料到是这个结果,滞了滞,语气变得不大耐烦:“你是傻子么?认别人当母亲,认魏箩当姐姐?魏箩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别被她骗了。”
  
      一旁的白岚终于听不下去,站出来提醒道:“李姑娘,您别这么说我家小姐……”
  
      李襄扭头看她,眉毛一挑,不以为然道:“我说的不对么?我哥哥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难道跟她没关系?还有她写的那封信,你应该也参与进去了吧?她是什么人你再清楚不过,在我面前何必还要遮遮掩掩……”
  
      魏常弥双颊一鼓,生气得不得了,他举起拳头狠狠捶了一下李襄的手臂:“不许你说阿箩姐姐的坏话,住口!”
  
      李襄皱眉,语气不满道:“我说的不对么?你连自己姐姐是谁都分不清,还好意思打我?”
  
      魏常弥很生气,泪珠子啪嗒啪嗒落下来,一边哭一边捶打她:“不是,你说的不对……”
  
      李襄被他打烦了,小孩子力气虽小,打起人来也不怎么疼,但是她就是不能忍受别人对她不礼。她抬头下意识推了他一把,警告道:“你给我适可而止!”
  
      魏常弥猝不及防,连连后退数步。在他快要跌倒在地时,一双手从后面探出来,把他稳稳地接住,揽入怀中。
  
      魏箩双手护着魏常弥,掀眸看向对面,冷声道:“李襄,我看你才应该适可而止。”
  
      *
  
      方才金缕说魏常弥在这里,还遇见了李襄,她便知道有事情要发生。连忙赶过来后,果真看到这样的一幕。李襄居然连个五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她这个人,真是比她想象的还卑劣。
  
      跟魏箩一起来的还有梁玉蓉和赵玠。刚才魏常弥不见了,梁玉蓉也帮着一块寻找,路上听到魏常弥的下落,便跟着一起过来。目下看到李襄欺负五六岁的小孩子,顿时很为她不齿。
  
      李襄倒是毫不心虚,看了看魏箩,再看了看她怀里的魏常弥,笑道:“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我什么都没做,是他要打我,我才推开他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