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60章

第06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人对视一眼,均未料到他会是这么冷淡的反应。
  
      其中一个穿桃粉罗衫的娇媚姑娘弯唇浅笑,掐着软绵绵的嗓音道:“回殿下,是皇后娘娘命我姐妹二人服侍您的。我叫柳姜,她叫叶眉,我们都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秋嬷嬷调|教的舞女……”
  
      言讫,不见赵玠有任何反应。
  
      柳姜大胆地抬眸看向他,屋内烛光昏昧,勉强能看清他的轮廓。只见他侧脸英俊,眉峰低压,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不参杂一丝感情,却轻易让人着迷沉沦。再往下看,他肩膀宽阔,手臂有力,两条长腿就在眼前……若是能被这样的男人疼爱,不知该是怎样的快活,就算只有一夜,她也心甘情愿。
  
      柳姜尚未来得及收回视线,便听头顶传来一声冰冷残忍的问话:“看够了么?”
  
      她蓦然一僵,连忙俯低身子认错:“殿下恕罪,柳姜无礼……”
  
      话未说完,赵玠面无表情地打断她,“出去。不管是谁让你们来的,从哪里来,便回去哪里。”
  
      柳姜脸色一白,惶恐不安地问:“可是柳姜惹得殿下不高兴?殿下若是不满,请罚柳姜便是……”
  
      一旁的叶眉见赵玠表情更冷,登时阻止柳姜的话,勉强撑起一抹笑解释道:“殿下息怒,柳姜性情直爽,若是有惹怒殿下的地方,请您大人۰大量,不要同她一般见识……”说着一顿,言辞恳切道:“皇后娘娘命我们服侍殿下,若是殿下第一天就赶我们回去,娘娘定会认为我们服侍不周,要狠狠惩罚我们……”
  
      赵玠的困意被二人搅得烟消云散,心情很有些烦躁,闻言他抬了抬眉道:“与本王何干?”
  
      叶眉话语一滞,抬头诧异地看向他,大抵没料到他是如此冷情的人。
  
      赵玠没有心情与她们周旋,叫来朱耿,面色不豫地问:“是谁将她们两人接入府里,又是谁安排到本王房中的?”
  
      朱耿看了看地上两个花容失色的姑娘,俯身抱拳道:“回王爷,是王府的大管事陆升平。”
  
      靖王府统共有两个管事,一个是大管事陆升平,一个是二管事徐天宁。陆升平是个会来事的人,办事稳妥,嘴巴也甜,一直稳稳当当地做了三年大管事的位子。今日放这两个姑娘进来,本以为能讨赵玠欢心,没想到马屁拍到马腿上,非但没让赵玠高兴,反而触了他的逆鳞。
  
      赵玠蹙眉道:“自作主张,罚半年月钱,赶出王府。”
  
      朱耿颔首应是。
  
      柳姜和叶眉闻言更加惶恐,连管事都要罚,看来靖王殿下是真的很不高兴……那她们会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赶回宫里么?
  
      果不其然,赵玠目光看向她们,以手支颐,薄唇轻启道:“至于你们……是想自己离开,还是本王赶你们走?”
  
      两人面面相觑,倒是很有眼力劲儿地跪下磕头,然后道:“谢殿下开恩……我们自己离开。”
  
      旋即两人扶持着走出正房,再也不敢肖想他一丝一毫。
  
      朱耿紧跟着退下,屋里总算清净下来,赵玠却再也没有睡意。
  
      他仰躺在织金绣枕上,一手垫在脑后,一手放在腹上,黑暗中一双凤目格外黝黑深沉,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慢慢阖上眼,只觉得自己置身于冰凉的溪流中,水流轻缓温柔地从他身边流淌而过,触感湿滑,仿佛少女柔软的手。
  
      画面一转,他又躺在邬姜广阔无垠的草原上,身后是金戈铁马的战场,战场上厮杀拼搏的声音清晰传来,鼻息间甚至还能闻到鲜血的气味。然而他身上却坐着一个娇娇俏俏的小姑娘,小姑娘面容精致,冰肌玉骨,一双柔软无骨的小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不断地撩拨他的心弦。
  
      赵玠呼吸渐重,战争和少女,刺激他隐藏在深处的血性。他火热的双手握住女孩纤细的腰肢,狠狠往身下按压,恨不得将她揉碎在怀里。小姑娘娇娇地叫了一声,俯身倒在他身上,双手缠着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撒娇:“大哥哥,我疼……”
  
      赵玠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昏暗。
  
      天还没亮,窗外夜色浓郁,夜晚寂静,只有他的呼吸声越来越重。
  
      最后那个撒娇声盘旋在他耳边,久久不能消散。他的手掌往下,一边想着小姑娘娇嫩的脸庞,一边延续刚才梦里的动作。
  
      他太渴望她,以至于连梦里都是她的模样。
  
      帷幔低垂,看不到里面的光景,更听不到任何声音。约莫一盏茶后,他嗓音沙哑地念道:“阿箩……”
  
      *
  
      翌日清晨,赵玠起身洗漱,面无微恙,与平常无异。
  
      用过早膳以后,不出多时,果然接到陈皇后的懿旨,命他立即入宫一趟。
  
      他换了一身暗青色竹节纹常服,没有骑马,而是改乘王青盖车入宫。到了昭阳殿门口,尚未走进去,便能感受到里面阴沉沉的气息。他弯起唇瓣,举步走入内殿,果见陈皇后坐在酸枝木腾面罗汉床上,面无表情地喝茶。
  
      见到他进来,陈皇后放下斗彩莲花纹小盖钟,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下,“坐下吧。”
  
      赵玠解下披风,坐在她对面。
  
      她让宫婢把东西拿出来,不多时炕桌上便摆满了长命锁、银腰饰、福字项圈等物件……她故意问赵玠:“镇国公的弟弟定国公上个月刚抱孙子,再过两天孩子就满月了,本宫寻思着该送孩子一样见面礼。你帮我挑一挑,看看哪个更好?”
  
      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定国公的儿子今年及冠,如今已经有儿子了,他今年二十二,却连媳妇儿都没一个,能不让人着急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