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59章

第05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人一骑渐渐远去,魏箩偏头朝那边看去,眼里阴霾越来越重。看来上次的簪子刺得不够深,否则李颂怎么还能参加宫宴,饮酒作乐?常弘现在还躺在床上养伤,他连骑马都不成问题了!
  
      若不是他走得太远,魏箩还真想再上去刺他一下。
  
      看着看着,面前忽然一黑,所有的视线被一件黑色织金锦缎披风挡住。她吓了一跳,抬头扒拉两下,从披风里露出脑袋,诧异地看向一旁的赵玠:“大哥哥?”
  
      赵玠唇角微扬,俯身替她系上披风的丝绦,似笑非笑地道:“起风了,穿上披风,免得一会儿着凉。”
  
      他知道她刚才在看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他心中不悦,面上却一点儿也不显,反而选择把披风脱给她,挡住她的视线。他对魏箩的占有欲与日俱增,容不得她看别的男人,只许她看着自己。
  
      魏箩果真被他扰乱了情绪,忘了李颂,等他给自己系好披风才道:“可是我不觉得冷……”
  
      赵玠摸摸她的头,不容拒绝道:“我担心你冷。”
  
      她只好穿着,跟他道了谢。见时候不早,便跟他在宫门口分别,她转身进宫,往庆熹宫辰华殿走去。
  
      刚到辰华殿门口,便把赵玠的披风脱了下来。不是嫌弃赵玠,而是被赵琉璃看到后肯定会问东问西,她不想浪费口舌解释,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让她知道。何况殿里又不冷,穿着披风碍手碍脚,还是脱了自在。
  
      她举步走入殿内,找了一圈没找到赵琉璃,只好询问殿内的宫婢:“天玑公主呢?”
  
      宫婢欠身道:“回姑娘,殿下跟杨侍卫一起去后院钓鱼了。”
  
      她又问:“什么时候回来?”
  
      宫婢摇摇头,“婢子也不清楚。姑娘在这里坐一会儿吧,婢子去给您端一杯茶来。”
  
      魏箩只好坐在殿里等候,没过多久,便听到殿外传来赵琉璃清脆的声音。她放下汝窖斗彩莲花纹茶杯,起身走出殿外,往廊庑另一头看去。
  
      这一看,不禁一愣。
  
      杨缜背着赵琉璃往这边走来,平常冷漠寡言的少年脸上带着浅淡的笑,眼神既温柔又宠溺。赵琉璃趴在他背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说话,不知说了什么,她的笑声悦耳动听。隔着老远,魏箩都能感觉她声音里的快乐。
  
      这、这两个人……
  
      魏箩怔住,总觉得这一幕太不同寻常。他们两个人亲密得过分,公主和侍卫这么相处正常么,还是她想得太多了?她立在辰华殿门口,偏头看了一下周围的宫婢,发现大家都十分默契地低下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杨缜背着赵琉璃走到她跟前,他漆黑冷静的眸子看了她一眼,旋即把赵琉璃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提醒道:“魏四小姐来了,殿下进去吧。”
  
      赵琉璃站稳以后,上前牵住魏箩的手,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异样,兴高采烈地走入辰华殿:“阿箩,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为什么不在殿里等着?今天外面有风,多冷啊,把你吹着凉了怎么办。”
  
      魏箩跟在她身后,表情古怪,好半响才慢吞吞地问:“外面有风,那你还跟着杨缜出去?”
  
      赵琉璃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羊绒氅衣,示意她穿得厚,不怕风。辰华殿的暖炉还有撤下去,殿内温热暖和,她把氅衣脱下来挂在天然木根边座百宝嵌座屏上,笑眯眯地解释:“杨缜哥哥说带我去放风筝,有风才能放得起来呀。”
  
      所以他们在后院放风筝?
  
      魏箩想了想,太医都说要她多出去走动走动,偶尔放放风筝对身体也有好处,只要不太激烈就可以。只不过……魏箩看了她一眼,试探地问:“你受伤了么,为何要杨缜背你回来?”
  
      她坐在酸枝木三屏罗汉床上,接过宫女递来的斗彩莲花纹瓷碗喝了一口茶,眨巴眨巴眼,“我没受伤……但是我累了,所以才让杨缜哥哥背我回来的。”
  
      “……”
  
      魏箩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她跟杨缜本就关系特殊,如今又做这么亲密的举动,不是成心让人误会么?魏箩握住她放在雕狮纹嵌大理石面炕桌上的手,迟疑了一下,斟酌语气道:“琉璃,你今年已经十四了吧……”
  
      明明自己才十三,小脸稚嫩,却要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这种话,真是让人怎么看怎么怪异。赵琉璃端详她的脸,见她不是说笑,偏头示意屋里的伺候的宫婢都出去。“阿箩,你也有话跟你说。”
  
      暖阁内很快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魏箩忽然想起来,赵琉璃今日接她入宫时便说有事跟她商量,想来就是接下来要说的事。她忽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仿佛猜测即将成真。
  
      赵琉璃接下来跟她说的,一定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果不其然,赵琉璃犹豫再三,精致的小脸越拧越紧,终于鼓起勇气对她说:“我好像喜欢杨缜哥哥……”
  
      猜测被证实,魏箩一瞬间泄了气。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面前的茶杯,说不出一句话来。
  
      赵琉璃怎么能喜欢杨缜?他们两个身份千差万别,一个是被陈皇后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一个是身份低微的御前侍卫,怎么可能有结果?从他们刚才回来时她就应该猜到,若只是普通的关系,怎么可能这么亲密……赵玠知道这回事么,他是什么态度?
  
      魏箩思绪千回百转,没有想好怎么开口。
  
      赵琉璃又道:“杨缜哥哥对我很好,他从小保护我,我想要什么他都会想办法满足我……”
  
      魏箩酝酿了一下,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琉璃,你只是太寂寞了。你从小到大身边只有杨缜一个人,所以才觉得他好。你跟他身份悬殊,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赵琉璃固执地摇头,眼神恳切:“不是的,阿箩,你不要这样说。我真的喜欢杨缜哥哥,就算我身边有别人,我也会喜欢他。”她这阵子思考了很久,她虽然单纯,但是该考虑的东西还是会考虑。她这次找魏箩进宫,就是想把这件事告诉她,她是她的好姐妹,她不想瞒着她。“等时候到了,我会跟母后说的,她那么疼我,一定会同意的……”
  
      魏箩看着她的眼睛,忽然不忍心再说出反驳的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