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58章

第05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襄立在原地,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情不自禁地咬紧下唇,也不知道有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高阳长公主心疼女儿,不舍得重罚李襄,又听她说知道错了,最终只是罚她跪了三个时辰佛堂,抄写一百遍经书,这事就算掀过去了。至于跟魏家的亲自,那肯定是结不成的……非但结不成亲,恐怕还结下了梁子。
  
      *
  
      英国公府,魏常弘的伤足足养了半个多月才见好。
  
      这阵子魏箩一直守在他身边,替他搜罗各种名贵药材,每天都要看着他喝一大碗补汤才放心。魏常弘有时候很无奈,试图挣扎一下:“阿箩,我不像你那么娇气,我的伤早就好了。这些补品可以不喝了么?”
  
      魏箩摇头说不行,颇有点蛮不讲理的意思:“你连李颂都打不过,何时你能打得过他了,何时就不用喝这些补药。”
  
      李颂自幼习武,魏常弘只练过一些拳脚强身健体,根本不是一个层次能比的,她这条件也太难为人了。魏常弘没办法,只好继续喝补汤。
  
      这日赵琉璃邀请魏箩入宫,说是有要事跟她商量,她才放过常弘,回屋换了身衣服前往宫中。
  
      与此同时,崇贞皇帝在麟德殿设宴,宴请前阵子狩猎大赛获得前三甲的英杰,顺道赏赐他们奖励。一起参宴的还有几位皇子和大臣之子,赵玠和赵璋也在受邀之列。
  
      这次狩猎大赛赵璋没有参加,赵玠只是凑个热闹,毕竟这种比赛是崇贞皇帝为了考验少年们的能力,不是什么隆重的场合。他们没必要拿出实力,抢了别人的风头。赵玠原本打算给魏箩猎一只小狐狸,不过那小姑娘似乎没什么兴趣,他也就只好作罢。
  
      宴席上,崇贞皇帝身穿紫金四团龙纹常服,头戴金二龙戏珠翼善冠,笑容和善,让众人落座。他左右手边分别的赵玠和赵璋,赵玠今日穿着墨灰螭纹缘金边直裰,气度矜贵,举止有度;赵璋比他小七八岁,身穿黛蓝蟒纹锦袍,拱手朝他一礼,笑容谦和,面上丝毫不带畏怯。
  
      梁煜坐在赵玠的下方,李颂坐在赵璋下方,另一位御史大夫之子坐在梁煜身旁,其他的人各自就坐。
  
      宴上崇贞皇帝大大夸奖了梁煜和其他两人一番,称赞他们少年英杰,有勇有谋,言语之间颇为赏识。梁煜等人连忙谦逊地起身,认为自己受之有愧。皇帝倒是不以为意,命宫人抬上来早早准备好的赏赐,分别赐予他们三人。
  
      三人跪下谢赏,接过赏赐,重新坐回位上。
  
      接下来便是觥筹交错,舞乐升平。
  
      穿着霓裳羽衣的舞女款摆腰肢,身姿摇曳,踏着乐声旋转起舞,舞姿袅娜,使大多数人目不转睛。赵玠垂眸,兴致阑珊地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青釉冰裂纹酒杯,掀眸朝斜对面李颂身上看去。
  
      李颂胸口的伤尚未好全,不能饮酒,自从宴席开始,他便显得心不在焉。目下大家都在欣赏霓裳羽衣舞,他却支着下巴,眼睛虽在看舞女,神智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
  
      赵玠叫来一个宫人,低声说了两句话。那宫人颔首应是,旋即悄无声息地来到李颂身后,附耳传了几句话。
  
      话毕,李颂眼神晦暗地朝赵玠看来。
  
      赵玠举起酒杯,薄唇噙笑,仰头一饮而尽,末了把酒杯往桌上倒扣。示意“我喝完了,你随意”。
  
      李颂眼神一深,只好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了举杯,仰头一口喝光。
  
      本以为这一杯就完了,没想到赵玠存心戏弄他,一杯不够,还有第二杯,第三杯……他喝到第七杯时,只觉得胸口的伤似乎裂开,灼心的疼痛。可是再看赵玠,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只好强忍着疼痛陪他对饮。两个人都跟对方较上了劲儿,不喝倒对方誓不罢休。
  
      可惜李颂没有赵玠酒量好,一杯杯酒下肚,赵玠脸上不见丝毫变化,反而愈发气定神闲。倒是李颂,面前的景象已经有些恍惚,喉咙里猛地涌出一股腥甜之味,他强忍住咽了下去,闷头又喝了一杯酒,狠狠地墩在黑漆螺钿平头案上!
  
      *
  
      宴席散去,各自回府。
  
      赵玠步履沉稳,除了一身酒气,丝毫不像刚刚喝过二十几杯酒的人。他若无其事地跟众人告辞,走下丹陛,往宣德门前走去。
  
      倒是李颂,眼睛发红,步履轻浮,需要宫人扶着才能勉强走出麟德殿。到了麟德殿门前,被外头清冷的风一吹,人才清醒一些。
  
      来到宣德门前,恰好一辆翠盖朱缨的马车从远处而来,停在门口。
  
      魏箩一手牵着织金百蝶穿花裙襕,一手扶着金缕从马车里走下来,掀眸一看,恰好迎上赵玠的视线。她抿起粉唇,正准备展露笑脸,视线一转,又看到他身后的李颂,顿时垂下嘴角,移开视线,不想看他。
  
      赵玠掀唇,举步来到她跟前,揉了揉她的头顶问道:“怎么想起来入宫了?琉璃找你?”
  
      魏箩点点头,实话实说道:“琉璃说有事跟我商量,让我来见她。”说罢问道他身上的酒味儿,后退半步捂着鼻子问:“大哥哥喝酒了?味道好呛。”
  
      不止是喝了,而且还喝了不少。
  
      赵玠自己闻不见,见小姑娘一脸嫌弃,忍不住调笑:“怎么,你不喜欢本王喝酒么?”
  
      倒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不过闻不惯罢了。她放下捂着鼻子的手,“如果我说不喜欢呢?”
  
      他弯唇,看着她的眼睛,半真半假道:“那我以后就不喝了。”
  
      魏箩眨眨眼,没有说话。
  
      后面的李颂收回视线,接过宫人递来的缰绳,翻身上马,扬起马鞭喊了一声“驾”,头也不回地离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