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57章

第05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准备自己穿鞋,可是赵玠却按住她的小腿道:“别乱动,我来。”
  
      可是他什么都做了,连穿鞋也要帮她,是不是不太好?他是王爷,总是为她做这种事真的好吗?魏箩下意识寻找朱耿,让他劝一劝赵玠,谁知道朱耿早就背对着他们站在门口,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
  
      魏箩拿着白绫袜儿,固执道:“我自己来吧……”
  
      赵玠见她坚持,便笑了笑,松开她道:“好。”
  
      她弯腰套上鞋袜,总算松一口气。先到接着还要去内室看常弘,顿时又犯了难,她的脚不能再下地走路了,该怎么过去呢?
  
      赵玠立在她面前,噙着笑,见她抿起粉唇,忍不住问道:“你自己过去,还是本王抱你?”
  
      她抬眸,不说话。
  
      赵玠低声一笑,最终还是来到她跟前抱起她,带着她往内室走去。
  
      *
  
      内室,两个大夫已经为常弘处理过伤口。血是止住了,就是人还没醒,大夫说夜里可能会发热,到时候喂他喝一碗药,第二天一早醒来便无大碍。
  
      梁煜一直守在床边,见赵玠抱着魏箩进来,忍不住愣了愣,抱拳行礼:“参见靖王殿下。”
  
      赵玠把魏箩放在花梨木绣墩上,想了想,为了她的清誉,还是解释道:“阿箩的脚崴了,不能下地,本王便抱她过来。”
  
      梁煜恍然大悟,也没有多想,退到一旁把位置让给魏箩。
  
      魏箩看着躺在床上的常弘,鼻子一酸,忍不住握住他放在身侧的手。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挡在她面前向她控诉赵玠,谁知道一天的工夫就变成这样……她偏头在袖子上蹭了蹭泪花,动作稚气,与刚才拿簪子伤人的狠劲儿判若两人。
  
      到了夜里,常弘果真发起热来,浑身冒冷汗,嘴里还说胡话。魏箩担心得不得了,赶忙让下人去煎药,亲自看着他喝下去才放心。
  
      好在喝完药后他就好多了,继续睡过去,第二天早上才醒。
  
      这一夜把魏箩折腾得够呛,她几乎一整夜没阖眼,寸步不离地守在他床边,生怕他出什么意外。赵玠在一旁陪着,好几次让她回去休息,她都固执地摇头,说什么都不肯走。直至晨曦微露,山掩微黛,她才终于体力不支趴在床头睡着了。
  
      赵玠上前,将她打横抱起,看了看床上已经清醒的常弘,沉声道:“你好好养伤,阿箩本王先带走了。”走之前补充一句:“大夫说你身上有伤,不宜移动,等明日一早,本王再安排人送你们回府。”
  
      言讫,踅身离去。
  
      常弘躺在床上,俊脸苍白,望着赵玠抱起阿箩离去的背影,许久没有移开视线。
  
      *
  
      今年狩猎比赛的胜者是梁煜,其次是李颂和另一位御史大夫的儿子,昨日已上报给皇帝。
  
      狩猎比赛结束后,景和山庄的其他人陆续回府,只有魏常弘和魏箩多停留了一天。
  
      李颂没有逗留,带着伤回到汝阳王府。
  
      汝阳王府前堂。
  
      汝阳王和高阳长公主得知他受伤,既惊骇又心疼。高阳长公主忧心忡忡地问道:“往年都不曾受伤过,这次是怎么回事?谁伤的你?”
  
      李颂坐在圈椅中,紧紧握着云纹扶手,不肯回答。
  
      高阳长公主只好转头问他的侍从,侍从欲言又止。刚要开口,被他一个眼光狠狠地瞪过来,立即噤了声。
  
      他垂眸,缓慢道:“没有人伤我……是我自己大意。”<!--ove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