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56章

第05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常弘?
  
      他怎么会受伤?他应该很懂分寸,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才对。
  
      魏箩心中一慌,连忙推开下人往院里走去!
  
      梁玉蓉在后面叫她:“阿箩,你走慢点,你的脚还没好呢!”
  
      可是她哪里听得进去?常弘受了伤,也不知道伤得怎么样,听那人说得那么严重,究竟伤到哪里了?她失措地走到屋中,只见常弘的床头围了两个大夫,正在给他止血上药。他右边胸口中箭,箭头深深地刺进肉里,染红了胸前一大片衣服。他脸色苍白,眼睛紧紧地闭起,眉心微蹙,已然陷入昏迷。
  
      魏箩忍着脚痛上前,问一旁站在床头的梁煜:“梁大哥,常弘为什么会受伤?”
  
      梁煜是跟常弘一起回来的,他应该知道怎么回事。
  
      果不其然,梁煜握了握拳头,回忆当时的场景,徐徐道:“是李颂……”
  
      当时他不在魏常弘身边,不知具体情况,只知道他赶过去时,常弘已经中箭倒在地上,另一边是手持弓箭骑在马上的李颂。他上前揪住李颂的衣领狠狠斥骂了一顿,正要出拳动手,见魏常弘体力不支,只好先放过李颂赶忙将他送回来。
  
      魏箩身躯颤抖,紧紧咬着唇瓣。李颂,又是李颂,他究竟想什么样?他为什么还不死?
  
      大抵是察觉到她的反常,梁煜柔声安慰道:“阿箩妹妹,你别太担心。大夫说伤不致命,只要把箭拔|出来,卧床休息半个月就可以了。”
  
      可是阿箩却不这么想,难道不致命,常弘就要白白承受这一箭么?就应该这样不了了之么?
  
      她压抑着愤怒问道:“李颂呢?”
  
      梁煜如实回答:“他跟我一起回来的,目下应该在对面的东鹤院里。”
  
      她点点头,心中很快有了打算,拜托梁煜道:“如果常弘醒了,梁大哥帮我照顾一下他,我离开一趟。”
  
      梁煜说好,旋即想起什么,着急地问她去哪里。她却没有回答,一转身消失在紫檀木屏风后面,单薄纤细的背影透着果决狠戾。
  
      阿箩拔下自己头上的翡翠金蝉簪,藏在袖中,一步一步往李颂的院里走去。她的脚腕不断传来钻心的疼,可是都没有她心里的愤怒来得刻骨,她这一刻恨不得立即杀了李颂,让他尝尝万箭穿心的滋味儿,以后再也别出现在他们面前。
  
      *
  
      东鹤院内。
  
      李颂穿着狩猎时的胡服,立在院中,眼里隐隐透出焦虑之色:“那个魏常弘伤势如何了?”
  
      他的下人回禀道:“回世子,听说仍旧昏迷不醒,大夫正在给他止血……”
  
      他眉心深蹙,久久没有回应。旋即烦躁地挥手,扫落石桌上摆放的杯盘碗碟,瓷器哗啦啦落了一地。他道:“严重么?有生命危险么?”
  
      下人为难道:“里面的人不出来,属下也不大清楚……”
  
      李颂只好定了定神,问起另外一件事:“襄儿安顿好了么,有没有平安送她下山?”
  
      下人点头,让他放心:“都安顿好了,大小姐已经坐上马车,在回汝阳王府的路上了。”
  
      他脸色这才和缓一些,叮嘱道:“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此事全因我而起,不能提起襄儿的名字,免得坏了她的清誉。”
  
      原来这次魏常弘中箭,不仅仅是跟李颂有关,还跟他的妹妹李襄有关。
  
      李襄昨晚受了委屈,回屋后哭了一整宿,今天早上便收拾好东西准备提前回家。彼时山中正在狩猎,她徒步下山,身边又只有一个丫鬟,必然会遇到危险。李颂得到消息后,立即赶了过去,劝不动她,唯有亲自送她下山。走不多时,她忽然要求射一只兔子带回去。李颂昨晚打了她,心中多少有些愧疚,为了哄她开心,便答应了她。
  
      李襄从小跟着汝阳王,对于弓箭并不陌生,搭箭开弓的姿势非常标准。她瞄准不远处的灰兔子,松手时箭头蓦地一转,对准斜前方迎面而来的魏常弘,一箭射去——
  
      魏常弘猝不及防,只来得及往旁边侧了侧身子,箭头避过要害,射在右边胸口上。他从马背上倒下,重重地落在地上!
  
      李颂惊愕不已:“李襄!”
  
      李襄恨恨地把角弓扔到地上,红着眼眶道:“哥哥,我恨魏箩!魏家的人都不是好东西,魏箩昨晚陷害我,我要杀了她弟弟……”
  
      李颂连忙捂住她的嘴,这时候即便有心教训她,也没那么多时间。不一会儿便会有人赶来,若是被人知道李襄射杀魏常弘,那她的名声就更别想要了。他迅速地在脑中分析一遍利害,让下人把李襄送到山下,自己留在原地,替李襄背负所有罪名。
  
      *
  
      李颂回忆完当时的场景,一抬头,便看见东鹤院门口立着一个小姑娘。
  
      她小小的身躯紧绷,初春清凉的天气里走出一身的汗。她粉唇紧紧抿起,看着他的眼神冰冷刺骨,却意外地很平静,仿佛所有的仇恨愤怒都被收入那双眼里,只等着一瞬间的爆发。
  
      李颂被她看得不安,强自镇定道:“你来做什么,不该去看看你弟弟么?”
  
      魏箩捏着袖子,没有回答,慢慢来到他跟前。仰起小脸,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常弘的伤是你射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