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53章

第05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句话写好以后,魏箩用信封把字条封好,再盖上印泥,叫来金缕道:“将这封信送给西跨院的丫鬟手中,让丫鬟转交给李襄。”说罢又想了一下,叮嘱道:“不要亲自送,把玉蓉身边的丫鬟借过来一个,就说我这里人手不够,让她去送。送完信后什么都别说,回来便是。”
  
      梁玉蓉跟她关系好,不过一个丫鬟,肯定会大大方方地借给她。
  
      即便梁玉蓉知道她的打算,也断然不会声扬,反而会先问她怎么回事。这是她们之间多年好姐妹的默契和情分。
  
      金缕颔首应下,转身出去。
  
      李襄收到信后,第一反应是打听送信的丫鬟是谁。若是打听到是她的丫鬟,一定会觉得有问题,不会上当。然而若是梁玉蓉的丫鬟就不一样了,那封信是用梁煜的口吻写的,梁煜不方便送信,让妹妹身边的人帮忙送也是情有可原的。
  
      若是李襄依旧不上当也没关系,晚宴时她还有别的办法。
  
      不多时金缕去而复返,对她说事情已经办妥,请她放心。
  
      西跨院内。
  
      李襄坐在花梨木罗汉床上,倚着大红妆花迎枕,接过丫鬟递上来的信,展开好奇地读了读。信上的内容是邀请她晚宴时到后院湖畔一见,落款是平远侯之子梁煜。她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想起今日白天看到的少年,他英武昳丽的身影在脑海中迟迟挥之不去,他为何要邀请她?他们何时有过联系?
  
      信上梁煜说倾慕她的容貌,这点她倒是毫不怀疑的。李襄对自己的模样有信心,她遗传了高阳长公主的美貌,肤如凝脂,齿如瓠犀,从小到大接受过许多赞扬。梁煜对她一见倾心,她一点也不意外。
  
      只不过贸然递一封信来,是不是太过唐突?原来她在关注他的时候,他也注意到她了么?
  
      李襄仔细想了一下,为防其中有诈,便叫来送信的丫鬟问道:“这封信是谁送来的?人呢?”
  
      丫鬟立在跟前恭谨道:“回小姐,是山庄里伺候平远侯之女梁小姐的丫鬟送来的,人已经回去了。”
  
      这么说,真的是梁煜?
  
      他不想声扬,所以用妹妹的丫鬟掩人耳目么?倒也不是没可能。
  
      李襄抿唇,露出一丝显而易见的笑意。这个梁煜还算有眼光,只见过一面,便懂得用“仙姿玉貌”形容她,看来并非是只懂得舞刀弄棒的武夫。她把那张字条叠起来塞进袖筒里,至于去不去赴约,那就要再看看了……毕竟她对梁煜不了解,万一他只是戏弄她呢?她要再观望观望,等到晚宴时再做决定。
  
      *
  
      日薄西山,晚霞斑斓。
  
      前院的晚宴已经开席,男人们在前厅就坐,姑娘们则被安排到一旁的花厅用膳。
  
      山顶夜晚稍冷,魏箩在外面披了一件苏绣缠枝垂丝海棠纹褙子,跟梁玉蓉一起前往花厅。
  
      路上魏箩对梁玉蓉道:“听说梁大哥今日猎了一头鹿和两只兔子?我刚才问了常弘,他什么都没猎到。”
  
      梁玉蓉点点头,颇有些与有荣焉道:“我哥哥从小练习射箭,至今已有七八年,这点水平自然不在话下。”
  
      魏箩笑道:“那让常弘向梁大哥讨教讨教行么?一晚上时间虽然学不到什么,但传授传授经验也是可以的。常弘这次若是连只兔子都猎不到,回去后定要难过很久。”
  
      梁玉蓉痛快地答应下来,“自然可以!我这就让人去哥哥说一声,晚宴结束后便让他教教常弘。”
  
      阿箩说太好了,两眼弯弯:“不如直接去后院湖畔吧?那里地方宽阔,教起来也好上手,不会束手束脚的。”
  
      去哪里都好说,梁玉蓉当然没什么问题。她立即让身边的丫鬟去前厅跟梁煜说一声,让他晚宴结束后到后院湖畔一趟,教魏常弘狩猎的经验。
  
      魏箩连连道谢,说话间已走入花厅。
  
      花厅已到了不少人,除了李襄以外,还有高丹阳和高晴阳两姐妹。姑娘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场面颇为热闹。
  
      李襄见到魏箩时,用鼻子轻轻哼了哼气,将头扭到一边,没打招呼。
  
      倒是高丹阳上前挽住魏箩的手,一副十分热络的态度,含笑将她领到八宝榻上坐下:“阿箩妹妹也来了,到这里坐吧。你们来得太晚,别的地方都坐满了。一会儿开宴以后才开始入席,先在这里将就吧。”
  
      这份热情让魏箩受宠若惊,她眨了眨大眼睛,“高姐姐?”
  
      高丹阳身穿天蓝色绉纱衫,下面配一条油绿绉纱裙,外罩一件月白色锦绣披风。她是在场所有姑娘里最大的,二十岁是女人模样最美的时候,褪去懵懂和稚嫩,娇媚与天真融为一体,浑然天成。她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年龄,笑容得体:“我与你见过几次面,却总没有机会交谈。如今总算能坐在一起好好说几句话,想想委实不容易。”
  
      魏箩抿唇,笑容恰到好处:“高姐姐客气了,只是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高丹阳亲自倒了一杯茶送到她面前,闻言感慨道:“怎么会不记得呢?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是在宫里,靖表哥要把我送他的小猫送给你。我当时气坏了,差点没跟靖表哥吵起来。”
  
      魏箩捧着茶杯,但笑不语。
  
      少顷,她慢慢问道:“那三只小猫呢?还在么?”
  
      高丹阳看她一眼,惆怅道:“早就不在了,第二年便全死了。”
  
      魏箩遗憾地哦一声,很感同身受道:“真是可惜。”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大部分是高丹阳在说,魏箩在听。魏箩跟她不大熟悉,也没什么共同话题,只客气地陪着她。这些年韩氏良好的教养使她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耐烦,反而看起来听得十分认真。
  
      其实魏箩心里清楚,高丹阳不喜欢她,这种感觉不需要证实,全凭女人的直觉。
  
      从她说起那三只小猫时,魏箩便察觉得到她对自己的敌意。
  
      这种敌意为何而来……暂时还不知道。
  
      不多时宴席开始,魏箩起身向高丹阳告辞:“玉蓉在等我。高姐姐若是还有别的事,改日见面我们再说吧,今日我先失陪了。”
  
      高丹阳笑了笑,大度道:“阿箩妹妹去吧,我们改日再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