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52章

第05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缕提着一个紫檀木透雕海棠纹的食盒从外面走进来,里面装的是景和山庄送给每个院子的樱桃。樱桃是山庄自己种的,刚刚从树上摘下来,新鲜饱满,上头还挂着昨儿夜晚凝结的露珠。
  
      金缕一边走进东跨院,一边想着一会儿该给小姐做什么好吃的?樱桃酪和糖酪浇樱桃都不错,小姐喜欢吃甜的,多浇点儿糖酪好了……她正准备去厨房,谁知一进门差点撞到一堵后背上!好在她反应快,连忙稳住脚步,拍了拍胸口朝对方看去。
  
      一袭靛蓝水纬罗锦袍,墨色绣金暗纹皂靴,腰束玉带,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金缕咽了咽口水,心想幸亏刚才没撞上去:“靖王殿下……”
  
      然而面前的人没有反应,眉峰清冷,不动声色地看着前方梧桐树下的两个人。金缕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魏箩和宋晖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来了,大抵是说起小时候的趣事,魏箩弯眸轻轻一笑,露出两颊浅浅的酒窝。宋晖负手而立,满眼宠溺地看着她。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端的是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金缕瞧着这一幕很和谐,没什么奇怪的,为什么靖王殿下却浑身散发着阴沉沉的气息?
  
      她正纳闷,那边魏箩视线一转,终于发现赵玠的到来,眉眼一弯,笑盈盈地叫道:“靖王哥哥!”
  
      赵玠终于动了动,收起眼里的戾气,勾了勾唇瓣,举步走到两人跟前。
  
      魏箩看了看提着食盒离开的金缕,再看了看他,歪头问道:“靖王哥哥何时过来的?为何也不说一声,你站很久了么?”
  
      赵玠的目光落在宋晖身上,语无波澜道:“不是很久,刚到罢了。”说罢不着痕迹地看了看他替魏箩摘花瓣的那只手,弯唇,意味深远道:“我来看看你住得是否习惯,没想到宋公子比本王更有心,来得更早。”
  
      宋晖后退半步,俯身行礼,“见过静王殿下。”说罢起身迎上赵玠的视线,能清楚地感觉到赵玠对他敌意。
  
      他虽然在家中看书,但是不代表他两耳不闻窗外事,此时不禁想起外界的一些传言。靖王对英国公府四小姐青眼有加,宠爱无度,还经常送她礼物。旁人都以为是天玑公主的原因,魏箩跟天玑公主关系好,年纪又差不多,赵玠便把她当成妹妹疼爱。宋晖原本也这么以为,然而今日一看,却又不完全是那么回事。
  
      男人对男人的想法最了解。赵玠对阿箩,或许并不是外界以为的那样简单。
  
      宋晖笑了笑,不卑不亢道:“阿箩娇气,又是头一次在山上过夜,我担心她哪儿住不惯,来看看也是应该的。”说罢顿了顿,又道:“何况阿箩自幼与我亲近,这两天不她在姨父身边,我身她的表哥,自然要多多照顾她。”
  
      赵玠看着他,一言不发。唇畔明明带着些微笑意,可是眼神却是冷的,蕴藏着疾风骤雨。
  
      少顷,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再执着这个话题,改口问道:“本王方才听到宋公子明日也要参加狩猎,没想到宋公子一介儒生也懂得骑马射箭。不知箭术如何?明日可否愿意同本王比试比试?”
  
      狩猎本来就是男人间的竞争,没有推拒的道理。宋晖面无畏惧,大大方方地接下他的挑战:“承蒙王爷看得起,明日我定奉陪到底。只不过宋某箭术不精,希望王爷能够手下留情。”
  
      赵玠负手,耐人寻味地弯了弯唇:“宋公子说笑了,猎场之上,看中的猎物,哪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宋晖滞了滞,未料想他会说得如此直白,久久接不上话。
  
      这猎物说得是谁不言而喻,两个男人心知肚明,谁都不舍得退让一步。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如今亭亭玉立,千娇百媚,让他们送给对方,谁都做不到。
  
      然而被看中的猎物却完全不知他们之间的暗藏汹涌,以为他们真的在说明天的狩猎比赛,一边吃糖酪浇樱桃,一边问道:“宋晖哥哥许久没拿过弓箭了,真的没问题么?”
  
      宋晖被她关心,心里的积郁一扫而空,揉揉她的头道:“阿箩放心,宋晖哥哥不会给你丢脸的。”
  
      魏箩倒不是怕自己丢脸,只是担心他能不能应付得过来而已。他跟常弘的水平相差无几,他若是应付不来,那常弘应该一样。说到底,还是担心常弘而已。
  
      她真诚地说:“那你小心,不要受伤。”
  
      宋晖十分受用,笑着说好。
  
      她还想让他照顾一下常弘,可是话没说出口,便见赵玠目光灼灼地看过来,唇边的笑意淡了,眼神晦暗不明。魏箩微怔,难道她说错话了?他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仔细想了一遍,迟迟补上一句道:“靖王哥哥也不要受伤。”
  
      赵玠脸色没有好转。先关心完宋晖再关心他,难道在她心里,他的地位竟比不上宋晖么?
  
      魏箩丝毫不知他心中想法,见他不领情,便默默地吃樱桃。
  
      宋晖问她住得是否习惯,她点头说习惯。另外又问了一些吃住的问题,她都一一说好,末了该问都问了,宋晖没理由再留下,便向她告辞道:“既然没什么事,我便先回自己住处。若是需要什么便跟我说,我着人去打点。”
  
      她颔首,感谢道:“宋晖哥哥去忙自己的吧,不用管我。”
  
      宋晖踅身离开,路过赵玠身边时问道:“天色不早,王爷还不回去么?”
  
      赵玠似笑非笑地睨向他,“琉璃托本王给阿箩带一句话,本王说完便走。”
  
      宋晖无话可说,告辞离去。
  
      一碟子樱桃被阿箩吃掉一大半,她嘴里都是甜甜的糖味儿。听到赵玠的话,她好奇地问:“琉璃要跟我说什么?”
  
      院里总算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赵玠举步上前,取出袖中帕子替她擦了擦嘴角,不着边际地问:“樱桃好吃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