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47章

第04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玠收回视线,俯身,将手中的绿松石腰饰挂在她腰上,丝毫不介意在众人面前为她弯腰。
  
      魏箩一惊,下意识后退:“靖王哥哥做什么?”
  
      他声音微低,带着男人沉稳的气质:“别动,这是我在滨州为你挑选的礼物。”挂好以后,他站起来问道:“喜欢么?”
  
      魏箩拿到手心看了看,这才发现是一只吃松果的小松鼠,疑惑地问:“为什么送我这个?”
  
      他弯唇,却没有解释。
  
      魏箩左右看了看,觉得还挺可爱,因为不知道他送这个是因为跟她很像,所以仰头甜甜地跟他道谢。末了终于想起来问道:“听说靖王哥哥昨天就回京了,你是来见皇后娘娘的么?”
  
      他不语,少顷慢慢点了下头。
  
      他方才确实去昭阳殿看陈皇后了,不过此次入宫却不是因为这个。至于究竟为了谁,没必要说出来让她知道,他不想吓坏她。
  
      绿松石松鼠腰饰压在她的樱色宫锦宽襕裙子上,裙子随风轻轻扬起,露出下面一双沙蓝羊皮鞋儿的鞋尖,小小的,随着她的走动若隐若现。赵玠一低头便能看到,他眼神捉摸不透,不再看鞋,转而看向小姑娘俏丽的脸庞,掀唇道:“你怎么不问我这两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魏箩见他没有离开的意思,想着他可能办完事了,顺路跟自己一起出宫,便没有多怀疑。走在青石铺就的羊肠小径上,她发现这条路并非自己经常走的那条路。这条路狭窄逼仄,走一个人还宽绰,走两个人便要肩膀贴着肩膀。她不够高,肩膀只能碰到赵玠的手臂,她想往后错一步,不过赵玠却偏头看着她,让她进退两难。她只好继续跟他并排行走,缩了缩肩膀,“大哥哥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跟我说,我是从琉璃那里知道的,那时候你都走两个月了。我知道你要去滨州,那里黄河决堤,百姓受苦,你要去治理水灾。”
  
      庆熹宫门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她走惯的大路,一条便是这条僻静的小路。这条路只有陈皇后和宫女偶尔行走,可能赵玠跟皇后娘娘一起走这条路,习惯了吧……她脑子里胡思乱想。
  
      赵玠眼里露出一丝不着痕迹的笑意,小姑娘乌溜溜的眼珠子乱转,让人如何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他面上不动声色,装得坦荡,继续道:“我去时本以为三四个月便能回来,不值当说。未料想一去便是两年,昨日才能回京。”他缓步前行,配合她的步伐,随口一道:“昨日是上元节,你是如何过的?”
  
      魏箩粉唇微微抿起,眼里露出些许笑意,“我去街上看花灯了,街上很热闹,有好多人。”
  
      他哦一声,“跟谁一起去?”
  
      魏箩没什么好隐瞒的,便悉数告诉他:“跟常弘,魏筝……”说罢一顿,“还有宋晖哥哥。”
  
      他停步,漆黑凤目定定地看着她,也不说话。那双眼睛能隐藏太多情绪,看得魏箩没来由一怵,后退半步道:“大哥哥呢?”
  
      他移开视线,笑了笑道:“我在马背上过的。”
  
      这话倒也不假,距离盛京城还剩下三五天路程时,他几乎每日都要换四五匹马,一路紧赶慢赶,可惜最终还是没赶上。他在马背上颠簸时,她却在城内跟别的男人逛花灯、猜灯谜,想想委实有些气人。
  
      魏箩不知他心中想法,只觉得他有些可怜。这两年他在滨州过得应该不好,听说那里瘟疫蔓延,死了成千上百人,别看他现在完好无损,肯定也是受了很多苦的。如今连上元节都没法过,她心中一软,上前拽住他的绣金云纹袖子:“我刚才送给琉璃几个河灯,还剩下两个,大哥哥要不要跟我一起放?”
  
      赵玠顿足,眼里露出一丝诧异。
  
      她抿抿唇,以为他不知道,便耐心地解释:“放河灯可以许愿,你有什么愿望吗?”
  
      他微微一笑,终于明白过来小姑娘是在变着法子安慰他,看着她的眼睛,徐徐道:“有。”
  
      *
  
      这时候魏箩即便着急回家调制月季香露,也只能暂时搁一搁了。
  
      她跟赵玠一起来到太液池湖畔,此时正值初春,湖面上的冰已经消融。只不过仍旧有些冷,她刚一走近,画面上拂来一阵凉风,冷得她掩唇打了个喷嚏。
  
      赵玠见状,脱下身上的天青纻丝貂鼠氅衣披到她身上。
  
      她连忙拒绝,脱下来要还给他。先不说男女有别,光是让人看见她穿靖王的衣裳,她就说不清了……可是赵玠却用手压住她的肩膀,他的手掌宽大有力,带着不容拒绝的压迫,她一瞬间就没了反抗的余地,只能乖乖地披上,不大安心地问:“大哥哥不冷么?你穿得也少。”
  
      他低笑,告诉她:“我是个男人。”
  
      魏箩哦一声,不再同他争执这个问题。四周看了看,这时候太液池没有别人,天气太冷,大家都不愿意到湖边来,只有他们两个颇有闲情雅致地来放河灯。
  
      魏箩从金缕手中接过两盏河灯,展开,一个递给赵玠,一个留在自己手中。向他解释道:“你用火折子点燃里面的灯芯,放到湖面上,许一个愿,如果河灯飘得很远,愿望就能实现了。”
  
      她自己是不信这些的,都是骗无知小姑娘的东西,她早就过了那个年纪。昨天跟常弘一起上街,魏筝提议说去放河灯,她都没有去。最后魏筝败兴而归,看她的眼神冷得跟冰碴子似的。
  
      魏箩没想到昨天刚拒绝魏筝,今天就自个儿提议放河灯了。世事真是无常。
  
      赵玠拿着河灯,接过她手里的火折子点燃中间的灯芯,灯芯燃起微弱的光,摇摇曳曳,在冷风中忽明忽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