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43章

第04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元节前两日。
  
      天气回暖,院子里的积雪逐渐消融,门前的玉蕊花崭露头角,春天将至。
  
      金缕站在紫檀木嵌木画座屏后叫了一声,“小姐,您好了么?”
  
      半响,屏风后面才传出一个娇娇甜甜的声音:“等等,还没好。”
  
      魏箩洗澡时不喜欢有人在跟前伺候,她总是把金缕和白岚都打发出去,自己一个人慢慢洗。她此刻正站在浴桶前犯了难,看着手里的桃红绣金牡丹纹肚兜,尝试穿了几次都没穿上。
  
      不是因为不会穿,而是因为疼。
  
      她年前刚满十三,这个年纪正是小姑娘开始发育的时候。胸前两个小桃儿一天比一天疼,涨涨的,轻轻碰一下都要嘶一口气。尤其顶端两个小红豆,疼起来又硬又涩,穿上肚兜以后不时地摩擦布料,那感觉又疼又奇怪。若不是一会儿要去四房看望四伯母,她里头还真不想穿肚兜了。
  
      金缕又在外面叫了一声,她不悦地皱了皱眉,只好强忍着不适系上肚兜,再叫金缕进来伺候自己穿衣。
  
      金缕低着头从屏风后走进,不敢多看她的身体,怕看多了上瘾,眼观鼻鼻观心地拿起衣服。饶是如此,伺候她穿衣时仍旧不可避免地碰触到那身白嫩无暇的肌肤,端的是冰肌玉骨,玲珑剔透,勾引人流连忘返。
  
      魏箩换上妃色雁衔芦花对衿小袄,下面配一条月白湖罗裙,外头再披了一件樱色苏绣牡丹纹褙子,这才走出房间门口。外头天气晴朗,碧空万里。原本大白天她是不习惯洗澡的,但是昨晚做了一场梦,醒来后一身的汗,她觉得不舒服,这才趁着早晨匆匆洗了一遍澡。
  
      白岚提着食盒在前面领路,她跟了魏箩四五年,如今对府上的事情已是得心应手。不再是当初刚来英国公府,处处拘谨忐忑的姑娘了。
  
      来到四房梅园,刚走到门口,尚未出声,便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后面扑过来,搂着魏箩的腰,欢喜叫道:“四姐姐!”
  
      魏箩试图把这只小家伙扒拉开,奈何他人虽小,力气却很足,把她搂得紧紧的,拽了半天都拽不动。“魏常弥,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正是因为见过魏常弥日后长大的模样,是以阿箩实在没办法接受他对自己亲热,总是不由自主地代入他长大后的脸。想一想那个放浪形骸,痞里痞气的魏常弥这样抱自己,便抽冷子打了个哆嗦。
  
      魏常弥仰头,露出一张清隽俊秀的小脸,脸上漾着笑说:“四姐姐身上是香的,你一来我就闻到了。”
  
      魏箩戳戳他的脑门子,这么小就知道说好话哄姑娘家开心,难怪长大后风流成性。她身上虽香,但是绝对没有他说得这么夸张。她方才洗澡时滴了两滴韩氏调制的玫瑰花露,洗完澡后身上会散发淡淡香味,只有离得近了才闻到。他一定是听到脚步声了,这才知道她来的。
  
      “常弥,你又在跟四姐姐胡闹。”秦氏手中揣着一个珐琅小手炉,身披沉香色暗花四季海棠葡萄纹披风,坐在铁力木罗汉床上笑道。
  
      常弥这才松开魏箩,回到罗汉床脚踏上坐着,捧着两颊说:“我没有胡闹,我喜欢四姐姐才这么说的。”
  
      魏箩看他一眼,没说什么,接过白岚手里的紫檀食盒放到朱漆螺钿小几上,“昨天常弘上街帮我买御和楼的点心,我想着四伯母也爱吃,就让他帮您也带了一份。”说着打开食盒,里面摆着四小碟精致的糕点,有红豆奶卷、枣泥山药糕、藕粉桂花糖糕和胭脂凉糕。御和楼的点心以这四样出名,别看材料都很普通,做出来的味道却是极好。
  
      秦氏拈了一块胭脂凉糕,入口冰冰凉凉,冬日吃这个让人浑身一激灵。然而吃到嘴里,那股奶味儿和果味儿迅速在嘴里融化,弥漫在口腔中,倒叫人口味无穷。她一壁喂给常弥一块,一壁感慨道:“常弘对你真是有心,你二人姐弟情深,让人羡慕,然而……”话说到一半打住了,她看了看常弥,眼里露出复杂的情绪。
  
      魏箩知道她想说什么,她和常弘感情好,相反的,魏筝和魏常弥的感情则很糟糕。
  
      魏常弥一看见魏筝便下意识地排斥,对她既不亲热,也没有感情。魏筝一看到他这样便来气,对他也没有好脸色。姐弟俩的关系日益变差,到如今,竟是到了互不理睬的程度。
  
      魏箩却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的。魏常弥养在四房门下,年前已经过继给四伯母当儿子,他不跟魏筝亲近是正常的。毕竟他从未跟魏筝相处过,每日跟四伯母和魏常弦三个哥哥生活,孰亲孰远,不言而喻。
  
      魏常弥过继给秦氏那一天,杜氏从银杏园冲到祠堂,抱着他伤心欲绝、抵死不从。魏常弥在她怀里瑟瑟发抖,挣扎着叫秦氏“娘亲”。这句娘亲对杜氏的打击不小,盖因杜氏每次看他的时候,他从未叫过她一句娘亲,只跟着魏箩一起叫她太太。后来魏昆让人把她带回去,她失魂落魄,看魏常弥的眼神空洞无神,仿佛被人活生生剜去一块肉,胸口鲜血淋漓,只剩下无助和绝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