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41章

第04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天已尽黑,后山距离这里有一段路,山路崎岖不说,还很有可能会遇到危险。魏箩一眨眼跑出很远,赵玠只好示意朱耿追上去。
  
      只见朱耿几个纵跃,便稳稳地挡住魏箩的去路。
  
      魏箩此时心急如焚,根本无暇向他解释,推开他便道:“让开。”
  
      她多耽误一会儿,阿黛就多一分危险。谁知道他们去了多久,仪式进行到什么程度?若是她赶到以后,阿黛已经被埋入地下,那就麻烦了!
  
      奈何朱耿稳立如山,她怎么推都不动。她往哪儿他也往哪儿,端的是故意拦她的路。阿箩抬头狠狠瞪他,正欲抓起他的手一口咬下去,赵玠从后面走来,修长的手指挡住她的小嘴,声音沉稳悦耳:“阿箩,你要去哪儿?”
  
      魏箩自知把他们带来,就一定要给他们一个解释,否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然而现在还太早,当务之急是先把阿黛救出来,她看向赵玠,眼里带着几分迟疑,像一只亟欲挣脱桎梏的小兽,半响才道:“后山。”
  
      赵玠对上她的眼睛,缓缓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好,本王带你去。”
  
      他心中存着疑惑,有心想问一问她怎么回事,然而她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肯说。他这会儿才知道她为何要跟他一起来,盖因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到达这个地方。那么问题是,她为何会知道这个地方?又为何对这里如此熟悉?
  
      一个英国公府的四小姐,平日深居简出,除了家和皇宫,她不可能来过这种地方。
  
      赵玠垂眸看向面前的小姑娘,她乌瞳黝黑,眼神阴冷,握着自己的手微微颤抖,似乎在极力隐藏什么情绪。她一直都是这样,心里装着事儿,从来不跟人说。明明才七八岁,心事却比谁都重。她刚刚站在那户人家门口,小小的肩膀微微耷拉,既可怜又脆弱,他几乎忍不住上前抱抱她。
  
      她究竟隐瞒着什么?
  
      赵玠敛眸,收回视线。
  
      夜幕降临,山林寂静。朱耿举着一盏油灯跟在他们身后,微弱的灯光照亮他们脚下的路,一路往山林深处蔓延。脚下是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走起路来十分艰辛。可是魏箩却没有丝毫怨言,她紧紧握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前行,树木遮挡了月色,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魏箩凭着记忆往前走,然而终究有些高估了自己。那天晚上太过混乱,她上山时盖着盖头,下山时慌不择路,根本无暇记路。目下才走了一会儿,便已分辨不清方向,在原地打转。
  
      她左右环顾,周围都是同样的景致,黑漆漆一片,不知哪里是哪里。
  
      赵玠问她:“迷路了?”
  
      她气馁地“嗯”一声,模样颇有些无助。
  
      赵玠低笑,不知为何竟放下心来。不认识路才好,这样才正常,若是连山里的路都认识,那他真的要怀疑她了。
  
      赵玠俯身拢了拢她的斗篷,替她盖上帽子,白色兔毛簇拥着她晶莹剔透的小脸,在烛光下白得透明。他问道:“你想去哪里?”
  
      她思索再三,答道:“有一个墓。”
  
      赵玠眸色微动,没有多问,叫来朱耿。
  
      朱耿闻言,立即纵身跳到树上查看四周。墓地有一个很好辨认的方法,那便是一入夜,墓前便会升起蓝色的鬼火,在黑暗中格外清晰。朱耿武功高强,夜间亦能视物,没一会儿便从书上跳下来,指着西南方道:“王爷,那个地方有诡异。”
  
      赵玠颔首,重新牵起魏箩的手:“走吧。”
  
      魏箩跟上他的脚步,走了这么长的山路,其实早就累了,可是她提着一口气,始终没有任何抱怨。眼下既然知道方向,她走得更快,不知不觉便松开赵玠的手,将他甩在身后。然而到底还是太小,没走多久便体力不支,速度越来越慢。她刚一迈步,便不甚被雪下的石头绊住,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倾,眼瞅着要摔倒在地!
  
      赵玠从后面适时地捞住她的腰,等她站稳以后,没有松开她,反而顺势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失笑道:“终于走不动了?”
  
      魏箩没有挣扎,顺势攀附住他的脖子,冰冰凉凉的脸蛋埋在他的颈窝,缓缓才说:“嗯。”
  
      她小脸冰凉,呼出的气儿却是热的。赵玠不再戏弄她,抱着她继续走路。
  
      朱耿跟在后面,实在不忍心看到他们尊贵的王爷抱着一个小姑娘走山路,出声提议道:“王爷,不如让属下来背着四小姐吧?”
  
      赵玠没有停顿,声音平静:“你提着灯,在前面带路。”
  
      朱耿自讨没趣,摸摸鼻子,只好照着他的吩咐,提灯走到两人跟前。
  
      魏箩觉得赵玠的脖子很暖和,不停地往他颈窝里钻,汲取温暖。她小嘴呼出的气热热的,鼻子时不时碰到他的耳朵,有点像某种骄傲又缠人的小动物,小猫一样。赵玠腾出一只手摸摸她的额头,“冷么?”
  
      她摇摇头,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来的目的,“不冷,大哥哥走快一点。”
  
      赵玠没再说什么,举步行走在山林之间。
  
      *
  
      西南方确实有一块墓地,不过这会儿是深冬,鬼火烧不起来,只有几把明亮的火光徐徐燃烧。朱耿方才在树上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火光中映着喜庆的红色,透着一种渗人的诡异。
  
      赵玠抱着魏箩终于走到这里,往前看去。
  
      魏箩脸色蓦然僵住,眼神狠狠一凝,瞪向不远处的一对夫妻身上。那对夫妻正是林慧莲和白杨,此时他们一人拿着一把铁锹,正往坟墓里填土。坟墓里的棺材已经被深深埋起,墓碑前摆着大红喜烛,边儿上还掉落着一只红色绣鞋!
  
      他们来得太晚,阿黛已经被活埋了!
  
      林慧莲夫妻填完最后一抔土,收拾好东西,停在墓碑前说了两句什么,挎着竹篮便要下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