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36章

第03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侍卫适时地挡在她面前,解释道:“四小姐,我们王爷有话跟您说。”
  
      这个侍卫正是杨灏,他在英国公府潜藏了近三个月,早已对英国公府的地形一清二楚。他身手矫健,武功卓群,这三个月竟然没有一人发现他的存在。就连魏箩自个儿都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被人监视中。
  
      魏箩只好停步,回头看向赵玠,小脸绷得一本正经:“大哥哥要跟我说什么?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要是被人发现我不见了,爹爹会着急的。”
  
      赵玠直起身,把她叫到跟前:“听说你长牙了,我来给你送一份贺礼。”
  
      魏箩眨眨眼,不解地看着他。
  
      今日国公府设宴有两个理由,一是英国公六十大寿,二是魏常弥满月宴。哪个都跟她无关,他为什么要送她礼物?而且还是“长牙”这么让人生气的理由,他真的不是故意调笑她的?
  
      不管怎么样,有人送礼物就是好事。魏箩仰头,兔绒白毛簇拥着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儿:“什么礼物?”
  
      赵玠觉得有点萌,伸手刮刮她的鼻子,“你想要什么?”
  
      魏箩眼珠子转了转,答得分外讨人喜欢,“只要是靖王哥哥送的,阿箩都喜欢。”
  
      真是个小机灵鬼!赵玠低声失笑,从袖中取出一个苏绣柿蒂窠纹荷包,递到她面前,“给。”
  
      魏箩接过去,捏了捏,里面硬硬的,猜不出是什么。她好奇地问道:“可以打开看看吗?”
  
      赵玠颔首,表示可以。
  
      她低头拆开红色绳子,从荷包里取出一个红玉圆环玉佩,玉佩通体透明,润泽明亮,一看便是好玉。可是为什么送她玉佩?阿箩歪着头,拿在手心晃了两晃,“大哥哥,这是什么玉佩?”
  
      赵玠接过去,让她站到自己面前,一边解释一边俯身为她戴在脖子上,“这叫红玉,冬天戴着能发热保暖,如此一来你就不易生病了。”
  
      魏箩老老实实地站着不动,玉佩挂在脖子上起初有些凉,后来果真渐渐发起热来,温温的,很舒服。她惊喜地朝赵玠看去,弯起圆圆的眼睛,“真的会热。”
  
      赵玠俯身系玉佩时与她贴得很近,系好后一抬头,便对上她一双晶晶亮亮的眼睛。他微微弯唇,声音和缓:“你喜欢么?”
  
      她点了点头,看着他说:“喜欢。”
  
      喜欢就对了,这个玉佩可是万金难求的宝贝。他当初被调遣去邬戎时,冬日便全凭这个玉佩取暖的。邬戎是西北之地,一到冬天便冷风肆虐,常有冻死人的情况。他当初戴着这块玉佩,一戴便是三年,如今给她了,倒也不觉得心疼。
  
      这阵子他听杨灏汇报英国公府的情况,大致知道怎么回事。她的继母又生下一个儿子,目前正交给四夫人抚养。魏昆无能,不能给她安安稳稳的成长环境,只好由他暗中帮她一把。杜氏和柳氏,在他眼里不过是沧海一粟,解决完了柳氏的娘家,下一个便是忠义伯府,。
  
      想起忠义伯府与魏箩指腹为婚的宋晖,赵玠沉吟片刻,不知道这小家伙儿到时候会不会怪他。不过也不要紧,日后她长大了,他可以再为她寻找一门好夫婿。宋晖这种条件的,实在算不上多优秀。
  
      思量一番,赵玠看向面前粉粉嫩嫩的玉团子,若有所思道:“阿箩,下个月初六是本王生日。”
  
      魏箩有些不明所以,所以呢?她该提前跟他说一声寿比南山吗?
  
      他揉了揉她的头顶,“到时候本王会送请帖给你,你知道什么叫礼尚往来么?”
  
      也就是说,他给她送了礼物,她也要送礼物给他?
  
      魏箩就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绕了这么大一圈儿,原来重点在这里!她拖着软绵绵的腔调“哦”一声,既然他都开口了,她总不能拒绝吧。“大哥哥想要什么礼物?阿箩送给你。”
  
      赵玠用刚才她的话回复她:“只要是阿箩送的,本王都喜欢。”
  
      魏箩:“……”
  
      好吧,反正她现在年龄还小,礼物不用太贵重,随便准备一个就行了,倒也不是多难的事儿。除了这以外,应该没别的事了吧?
  
      赵玠仿佛看穿她的想法,起身道:“走吧,前院应该开宴了。误了时辰便不好。”
  
      魏箩跟他一前一后走出竹园,往刚才的廊庑那里看了看,魏常引和梁玉蓉已经不见了,不知去了哪里。细细碎碎的雪花还在不断往下落,不一会儿便在地上积了薄薄一层,魏箩一脚踩上去,露出一个小小的脚印。
  
      一大一小两个脚印不断往前蔓延,最后停在前厅门口。
  
      正好魏昆从里面走出,看到两人松一口气,“殿下去了哪里?方才下人找了一圈都不见你。”低头再问魏箩,“阿箩,你怎么会跟靖王殿下在一起?”
  
      赵玠脱下金蟒纹氅衣递给身后的杨灏,解释道:“方才本王想随处走走,不甚拐到一个竹园被困住。多亏遇见了阿箩,是她将本王带出来的。”
  
      魏昆听罢,恍然大悟:“那处竹园荒废许久,不常有人经过,倒是委屈了殿下。”说罢往抬手往门内做了个请的姿势,“宴席已经开始,请殿下进去吧,家父恭候您多时了。”
  
      赵玠举步进屋,走了两步,回头看看门口的魏箩,牵起唇畔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踅身继续往里走。
  
      可是魏箩看懂了他的眼神,他分明是想提醒她,别忘了“礼尚往来”!
  
      *
  
      经过今天一天的寿宴,魏箩想通了一件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