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33章

第03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银杏园的丫鬟将此事通禀到松园时,魏昆正在书房教魏箩写大字。魏箩的手小,笔拿不稳,写得有些吃力,魏昆便握着她的手教她一笔一划地写。
  
      “静”字刚写完一半,书房外便有一个丫鬟急匆匆禀报:“老爷,老爷,夫人要生了!”
  
      魏昆握笔的手一僵,偏头往门口看去。
  
      这丫鬟名叫红牙,这阵子一直服侍杜氏左右。目下因为着急,跑得气喘吁吁,连规矩都顾不上了。
  
      魏昆蹙眉,搁下羊毫笔问道:“不是没到时候么?”
  
      杜氏是今年三月诊断出怀有一个多月身孕,算算日子应该是十一月底临盆。如今才十一月初,怎么就要生了?
  
      红牙解释道:“昨日落了一场雪,夫人想到院子里走走,谁想台阶湿滑,夫人一个不留神便摔了下去。”彼时她和绿衣正在井边洗衣服,银杏园没有别人,凡事都要自己动手,天寒地冻的,她们都没留神杜氏的状况。谁能想到一眨眼的工夫,她就出事了!
  
      红牙和绿衣被迫跟杜氏一起在银杏园受罚,心里对她早有诸多不满,平时伺候也不多尽心。然而杜氏到底还是英国公府的五夫人,若真出了事,她们都免不了受罚,是以这会儿才会如此害怕。
  
      魏昆问道:“请产婆了么?”
  
      红牙低头:“没有……事情太突然,只来得及将夫人送回房中……”
  
      何况杜氏是戴罪之身,五老爷正生着她的气,谁敢在他面前提杜氏的事儿?是以到了这会儿,杜氏身边竟连一个产婆都没有,两眼一抓瞎,正在床上苦苦哀叫。
  
      魏昆想了想道:“去请产婆,带到银杏园去,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红牙得了他的吩咐,不敢耽搁,赶忙下去办事。
  
      魏箩从他怀里钻出来,看着红牙离去的方向,久不言语。
  
      杜氏把这个孩子当做护身符,若是生下来一个男孩儿,魏昆或许会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把她从银杏园接回来。那怎么行?魏箩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她思绪一转,一声不吭,飞快地往外跑去。
  
      魏昆叫住她:“阿箩,你去哪儿?”
  
      魏箩脚步不停,闷头直往前跑,路上冲撞了不少丫鬟,到最后稳稳地停在魏常弘的门前。
  
      魏昆终于追上她,她突然反常,他怕她出什么事儿,没想到她竟是要见常弘。他松一口气,俯身板正她的肩膀:“想见常弘,这么着急干什么……”
  
      话说到一半,蓦然停住。
  
      小姑娘脸上布满泪痕,泪水被风吹散了,糊得一脸都是。她哭得无声无息,泪珠子滚滚而落,别提有多可怜,“爹爹……爹爹不要我们了,我难受。”
  
      魏昆心疼不已,拿袖子擦擦她的小脸,忍不住放轻声音:“胡说什么?爹爹怎么会不要你们,爹爹最疼你们。”
  
      她哽咽,声音囔囔的:“太太生了孩子,爹爹喜欢他,不喜欢我们……”
  
      魏昆怔楞,没想到她什么都懂。孩子的直觉是最准的,虽然他什么都瞒着她,但是她依旧能察觉到。这么小的孩子,平时看着天真烂漫,没想到心里装着这么多东西。魏昆很自责,蹲下|身把她搂进怀里,轻拍她的后背安抚,“不会的,阿箩别怕。就算太太生了孩子,爹爹也最喜欢你们。”
  
      门外的声音惊动了屋里的常弘,他推开门,看到门口啜泣的魏箩,脸色变了变,“阿箩?”
  
      魏箩在魏昆肩膀上蹭了蹭眼泪,眼眶红红地看向他。
  
      “你哭了?”他上前问道。
  
      魏箩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为何哭,反正也是假的,为了欺骗魏昆而已。她揉了揉眼睛,“天太冷,我冻得眼泪都出来了。”
  
      常弘又不是傻子,嘴巴一扁道:“胡说,眼泪怎么会冻出来?”
  
      魏箩说就是会,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
  
      常弘抿唇看着她,他不会吵架,只能由着她胡说八道。
  
      *
  
      银杏园内,尚未走近,便能听到里面声嘶力竭的叫声。
  
      魏昆站在院外,四夫人闻讯也赶了过来。魏箩披着大红色缠枝牡丹纹斗篷,正跟常弘一起蹲在松树下揉雪球。两人你扔我,我扔你,没一会儿就满头满身的雪。一个雪球脱手而出,正好砸在魏昆身旁的魏筝脚下。
  
      魏筝红着眼睛,扭头瞪了他们一眼,拽了拽魏昆的袖子,“爹爹,我娘会死吗?”
  
      魏昆让四夫人看住阿箩和常弘,这么玩下去,当心一会儿着凉。对于魏筝的问题,他想了想道:“不会。”
  
      魏筝果然安心许多,继续安安静静地等候。
  
      屋里的叫声还在持续,从早晨一直到傍晚,声音从一开始的高亢尖锐,到最后剩下微微的喘息。想来比头一胎还要痛苦,因为是早产,能平安生出来已是万幸。夜幕降临,繁星点点,银杏园总算传出一声啼哭——
  
      接着是产婆欢喜的声音:“生了,生了!”
  
      魏昆和四夫人对视一眼,前后步入屋中。
  
      内室,绕过四扇喜鹊登枝屏风,只见杜氏虚弱地躺在拔步床上,浑身被汗水浸透,也不知是醒着还是昏迷。产婆见魏昆进来,笑眯眯地把一个织金绣多子多福纹的襁褓抱到他跟前,贺喜道:“恭喜老爷,是个男娃,老爷真有福气,您瞧这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