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32章

第03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耿说她是吃坏了肚子,目下一看却不是那么回事。若是普通的闹肚子,三天时间早该养好了,可她却仍旧蔫蔫的,非但没有痊愈,仿佛更严重了似的。
  
      床头的楠木方桌上摆着一碗药,应该是正准备给她吃的。
  
      赵玠没有开口,一旁的魏昆道:“阿箩,靖王殿下奉了皇后娘娘的命来看你,你好些了吗?乖乖吃药了没有?”
  
      魏箩看一眼床头的药,摇了两下头,“还没吃,爹爹就来了。”
  
      赵玠此行确实有陈皇后的意思,不过陈皇后没有明说,只希望他关怀关怀魏箩的病情,大抵料不到他真的来了。赵玠看了看那张嫩生生的小脸,坐到床头,伸手端过床头的青花缠枝莲纹菱花碗,舀起一勺药送到她嘴边:“你不去宫中,琉璃一个人没意思,让我转告你一句话,她想你了。”说罢掀唇,一笑道:“怎么好端端的就生病了?莫非是上次吃葡萄吃得?”
  
      他不说还好,一说魏箩就要生气。都怪他乌鸦嘴!
  
      魏箩鼓起双颊,怨怼地看向他,小模样真是可怜可爱。“大哥哥不要再说那个了。”
  
      赵玠哑然失笑,不说就不说吧,她这会儿病着,他就不逗她了。“来,把药吃了。”
  
      魏箩张口吃下,药味又腥又苦,迅速弥漫整个口腔,她顿时皱起小脸,五官拧巴成一团。
  
      药虽苦,但还是要吃的。赵玠喂一口她吃一口,好不容易把药吃完,她已经苦得两眼泪汪汪了。
  
      赵玠用拇指抹去她睫毛上的泪花,含笑道:“既然知道不好吃,就快些把病养好,病好了就不用吃药。”
  
      他正说着,只见她从枕头底下找出一个掐丝珐琅番莲纹小盒子,打开,取出一个紫色糖球放入口中。她脸上的痛苦很快消散,只剩下甜滋滋的满足。赵玠若有所思,声音不疾不徐:“这是什么?”
  
      阿箩宝贝似的拿在手里,一脸自豪地告诉他:“这是常弘送给我的,里面有很多种糖,很甜。”
  
      赵玠慢悠悠地哦一声,不为所动,依然看着她。
  
      魏箩脑子转得快,既然都拿出来了,是不是也该让他尝尝?否则显得自己太小气。她只好从里面挑出一颗圆滚滚的橘子馅儿的糖球,依依不舍地递到他面前,“大哥哥也吃一个。”
  
      赵玠弯唇,他原本不爱吃甜腻腻的东西,不过这会儿小姑娘亲自送到嘴边,他倒也不拒绝,就着她的手吃了下去。入口果真很甜,化开那层糖衣,里面裹着的橘子馅儿便争先恐后地涌出来,溢满口腔,又酸又甜。他险些被齁着,见小姑娘一脸希冀地望着自己,他忍不住揉揉她的眉心,“嗯,很甜。”
  
      魏箩抿唇一笑,两只眼睛弯弯的,冲淡了脸上的病态,整个人都精神不少。
  
      赵玠有些想念她生龙活虎的模样,像个小辣椒,让人看着就觉得心情很好。他把喝空的药碗放在床头方桌上,起身对魏昆道:“本王府中有许多名贵药材,若是四小姐有什么需要,尽管命人到靖王府取药,只说是本王的意思即可。”
  
      魏昆受宠若惊,连连向他道谢。其实大夫开过药后,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不过靖王有这份心意实属难得,无论最后去不去取药,都是要道谢的。盛京城里谁不知道,十五岁的靖王爷是个狠角色,睚眦必报,手段狠辣,若是招惹了他一定没有好下场。相反的,若是能得到他的庇荫,那在盛京城可是什么都不愁了。
  
      上回阿箩在护国寺就是被他救的,如今生病了他也来看望,如此说来两人也算有缘分,难怪靖王对她比一般人更上心一些。
  
      赵玠看过魏箩以后,到底不是自己女儿,不宜久留,他跟魏昆一起走出屋外,站在廊庑下道:“这几日就让阿箩好好养病,不必急着入宫,何时把病养好了,何时再去也不迟。”
  
      魏昆颔首应下,恭恭敬敬地把他送到国公府门口,见他坐上王青盖车,才转身入府。
  
      *
  
      马车内,赵玠掀开窗帘,把手中的帕子递给马车外的朱耿,缓声道:“查查这里面有什么成分,有何作用。”
  
      朱耿接过去,打开帕子一看,里面是喝药时剩下的一点药渣。他一愣,抬头看向赵玠,“殿下,这是……”
  
      赵玠不欲多言,放下帘子淡声道:“去查便是。”
  
      他们刚才只去过英国公府,里面只有四小姐喝了药,还是王爷亲手喂的,答案很显而易见……只是朱耿有些不明白,王爷为何要对一个小丫头如此费心?他想不通,只好依照赵玠的吩咐办事,不多时便有了结果。
  
      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治疗闹肚子的药,未料想查出来竟然是解毒的药材!朱耿忙将此事回禀给赵玠,赵玠听罢,沉默片刻,问道:“白果中毒?”
  
      朱耿点点头,将大夫的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一遍:“白果熟吃无毒,若是生吃则含有毒性,小孩子吃后反应最明显。英国公府四小姐想必正是中了这种毒。”
  
      言讫不得不心疼起这位四小姐来,在自己府里也能中毒,可见处境真是很不妙。不知道是谁对她下的毒手,竟这么狠心,要置她于死地。赵玠显然也想到这一点,思忖片刻,想起自己看望魏箩时那满室来不及收入库房的箱笼,想必也跟这有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