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26章

第02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十六章
  
      靖王府在盛京城东大街尽头,英国公府在东大街中段,勉强称得上顺路。
  
      既然皇后都发话了,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赵玠搁下青白玉螭纹杯,起身向陈皇后拱了拱手道:“那儿臣告辞了,时候不早,母后也早点歇下。”
  
      陈皇后点点头,命秋嬷嬷把他们送到庆熹宫门口。
  
      宫廷外停着一辆王青盖车,外观低调,里面却华丽奢靡。魏箩踩着黑漆楠木脚蹬攀上马车,掀开绣金暗纹布帘,身子一低便钻了进去。马车中间置着一张紫漆描金山水纹螺钿小几,上面摆着几样瓜果点心,既有时令的李子黄桃,也有核桃杏仁等坚果。魏箩看了一眼后面进来的赵玠,心想这个人可真懂得享受,仅仅一辆马车里就布置得这么精湛,足以见得他生活有多细致。
  
      他这样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今天为什么要帮自己?
  
      马车辘辘前行,渐渐往宫外驶去。
  
      魏箩想不明白,托着腮帮子盯着面前的核桃,粉唇微抿,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赵玠今日的举动无疑得罪了汝阳王,汝阳王手握兵权,战功显赫,是一枚很有利的棋子,他为何不要?思及此,她脑中灵光一闪,忽地想起什么!
  
      李颂是赵璋的伴读,汝阳王难道打算扶持赵璋?
  
      这么一想,似乎就能说得通了。她努力在脑海里搜寻上辈子的记忆,汝阳王帮助赵璋做过什么?这个时候他已经表明态度了么?难怪赵玠要对李颂下手,他大抵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跟汝阳王挑明,握不住到手中的棋子,不如毁了,一了百了。
  
      魏箩终于想通,原来他不是为了帮自己,而是自己正好给了他一个向汝阳王示警的机会。
  
      小姑娘端端正正地坐在罗茵软榻上,垂着长长的睫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儿抿唇,一会儿恍然大悟。她终于想通的时候,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闪闪发光,使得她整张小脸都生动不少,用陈皇后的话说,就是很有灵性。
  
      赵玠不禁想起今日在上书房看到她的一幕,她骑在李颂身上,他站在身后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她举起箭矢,毫不犹豫地朝着李颂的眼睛刺下去。那小小的身板儿蕴藏着巨大的力量,那一瞬间,他以为李颂必死无疑,没想到她居然在最后关头停下。
  
      她问李颂害怕了吗,声音轻轻的,带着点讽刺。
  
      赵玠觉得很有意思,他让人把李颂绑在靶子上确实是为了向汝阳王示警,不过也是为了给她出气。她才六岁,就能如此放肆,若是有人纵容她,在她背后推波助澜,不知会把事情闹得怎样大?
  
      赵玠见她一直盯着白釉花开富贵盘里的核桃,以为她想吃,便拿了两个在手心一捏,其中一个轻轻松松开了。他剥出里面的核桃肉,见魏箩仍旧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忍不住挑起唇角,把核桃肉喂到她嘴边:“张嘴。”
  
      魏箩确实在想事情,她在想汝阳王上辈子做了什么,帮助赵璋夺皇位了么?这些是宫廷秘辛,民间传言不多,她只记得后来李知良被赵玠整得很惨。褫夺兵权不说,还被发配到长白山为官,那地方天寒地冻,大雪封山,想必李知良在那里吃尽了苦头。
  
      看来站对方向很重要。
  
      魏箩脑子转得快,没一会儿就把形势撸了一遍,正准备看看什么时候到家,面前忽然出现一瓣剥好的核桃。这是鲜核桃,皮都剥掉以后,露出里面白白净净的核桃肉,吃在嘴里又甜又香。她下意识张嘴,就着赵玠的手吃下去,抬头朝赵玠甜滋滋地一笑,“谢谢靖王哥哥。”
  
      赵玠收回手,把剩下的核桃放在小桌上,双腿交叠,支着下巴看她:“你刚才在想什么?”
  
      若是以前,他是不屑问一个小丫头这种问题的。小孩子能想什么?无非是吃吃喝喝玩玩。可是她不一样,她总给人惊喜,脑袋瓜里想的东西千奇百怪,让他头一次生出好奇。
  
      魏箩当然不能告诉他自己在想上辈子的事,她觉得鲜核桃好吃,于是把他捏开的核桃拿过来,埋头自己继续剥:“靖王哥哥刚才朝李颂射箭,李颂回去后告诉他爹爹,他爹爹会生气吧?”
  
      赵玠颇有些讶异地抬了抬眉,没想到她会考虑得这样周到。
  
      然而那又如何?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汝阳王生气,不生气他才会失望。
  
      赵玠轻声一笑,收回视线,“有本王在,他生气又能如何?”
  
      *
  
      马车缓缓驶到英国公府门口,此时天边已经暮霭沉沉,仅剩一点余晖挂在西边,映照着盛京城大半的房屋街道。
  
      赵玠把魏箩抱下马车,俯身捻了捻她的唇瓣,拿掉她沾在嘴角上的核桃皮,调侃道:“少吃点核桃,免得把另一颗门牙也吃掉了。”
  
      魏箩知道他又在笑话她,鼓了鼓腮帮子,忍不住反驳:“大哥哥小时候一定没掉过门牙,不然怎么总笑话我?”
  
      说罢嘴巴一瘪,转身就走。
  
      赵玠哑然失笑,小丫头莫非生气了?他也不是故意跟她过不去,只不过一看见她漏风的门牙,就忍不住想逗她。谁叫她的反应好玩,引人发笑。
  
      赵玠转身正欲上马车,忽见英国公府门口立着一个靛蓝锦袍的少年,长身玉立,清润如风。
  
      魏箩走到家门口才看见宋晖,她惊讶地张了张小嘴,这么晚了,他怎么在这里?“宋晖哥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