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24章

第02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段时间陈皇后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始终没找到适合的人选。她起初有意让高晴阳给赵琉璃当伴读,这两个孩子差不多大,也能玩到一块儿。只不过高晴阳太过骄纵,又有些毛手毛脚,陈皇后生怕她误伤了琉璃,便迟迟没有下决定。
  
      如今听秋嬷嬷说完那些话,倒觉得魏箩是个合适的人选。皇后沉吟片刻,徐徐问赵璋:“你觉得英国公府的四小姐如何?”
  
      赵玠不易察觉地弯了弯唇,后背倚靠在花梨木椅上,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姿态闲适:“儿臣觉得她聪明伶俐,乖巧懂事,是个很合适的人选。”
  
      这算是很高的评价了,陈皇后惊讶地看向他,不禁对这位四小姐越来越好奇。她方才没能见到魏箩一面,如今想来颇有些可惜,应该把她叫到跟前看一看的。赵玠眼光挑剔,看人的眼界甚高,如今居然对一个小姑娘给予这么高的评价,她究竟有多出色?让琉璃和赵玠都对她赞不绝口?
  
      陈皇后想了想,颔首道:“若是她在,琉璃能乖乖吃药的话,让她进宫陪伴也未尝不可。”
  
      赵玠不置可否,他用手来回摩挲右手手腕上的一处,那里的伤口全好了,留下一个凹凸不平的牙印。这段时间他一想事情,便不由自主地做这个动作,摸着摸着,就想起第一次遇见魏筝时,她张开小嘴,狠狠咬他的画面。
  
      他哑然失笑,能想出这个法子向他求救,她可不是一般的聪明。
  
      他好像对一个小丫头太上心了,这并非什么好事,可是他却放任自己这种情绪,不加以阻止。反正她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性格多变、狡猾有趣的小姑娘,她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他甚至想站在背后帮她一把,纵容她把事情闹得更大更严重。听朱耿说她在英国公府的处境并不太好,继母狠毒,父亲懦弱,上头的几个长辈也不怎么靠谱,要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还要保护弟弟,委实有些难为她这个年纪。
  
      赵玠掀唇,他倒是不介意当她的靠山,可是人家小姑娘似乎不怎么稀罕。
  
      今日他问她想不想欺负回去,原本就存了帮她的念头,可是她对他一脸怀疑,摆明不相信他。她宁愿依靠自己,不求助他,为什么?他就这么不值得相信?赵玠摸着手腕,漫不经心地想。
  
      陈皇后另外跟他说了几句话,赵玠心不在焉支着下巴,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长生。”皇后无奈地叫了他一声。
  
      赵玠顿了顿,抬头问:“母后说什么?”
  
      就知道他没认真听,皇后只得再说一遍:“丹阳方才找我诉苦,说你对她很不上心……”
  
      他面不改色,知道一定是高丹阳找皇后诉苦了。至于为何不上心,不用猜也知道怎么回事,无非是他要送走她的猫,她觉得不高兴了,所以便向皇后告状,希望皇后能说道说道他。他这两年听得腻烦,早已练就了一身选择性屏蔽的本领。
  
      陈皇后有意撮合他和高丹阳,三五不时就要在他面前提一提这个名字。高丹阳是他的表妹,皇后大抵存着亲上加亲的念头,正好他们年纪也快到了,早些把事情定下来,也好早些放心。可是他听多了却觉得厌烦,没有兴趣的人,非要强加到他身上,只会让他越来越没有兴趣。
  
      少顷,他打断陈皇后的话,站起来道:“我府上还有事,母后若是没别的,我就先回去了。”
  
      陈皇后只好打住,知道他不爱听这些,便无奈地挥了挥手,“走吧走吧,一说起这个你就有事,我看你是故意的。”
  
      赵玠一笑,倒也不否认,向她告辞以后,举步走出昭阳殿。
  
      他对高丹阳没有男女之情,只把她当成普通的表妹,如果非要他娶她,只会闹得双方都不愉快。何况他目前没有成亲的打算,说这些有些为时过早,比起男女之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爱情和权势比较,自然是后者更吸引人一些。
  
      *
  
      赵玠离开后,陈皇后又坐了片刻,向秋嬷嬷询问起魏箩的事情。
  
      毕竟是要给自己女儿当伴读的,不能马虎,方方面面都要询问仔细。
  
      秋嬷嬷想了想,便把今日魏箩把李颂推下水的事情说了一说。彼时她不在跟前,也是听人讲述的,英国公府四小姐为了给弟弟出气,要求把汝阳王世子也推下去。后来不知怎么,汝阳王世子意外溺水,沉到太液池底下,好在救上来得及时,没出什么大事儿。
  
      陈皇后是性情中人,豪爽果决,这么多年的宫廷生活虽然磨砺了她的锋芒,但是泯灭不了她的本质。她听罢笑出声来,许久没听过这么有趣的事儿,对这位四小姐又有了一个新认识,“亏她想得出来,那汝阳王能愿意么?”
  
      她记得李知良是最疼儿子的,别看他五大三粗,护起短来那叫一个厉害。
  
      秋嬷嬷也笑,掖着两手道:“本来是不愿意的。不过这事儿是小世子自己答应下来的,汝阳王自己也没反对,后来又有靖王殿下做见证,他即便想赖账也不行。听说汝阳王当时脸都绿了……”
  
      陈皇后拿绢帕点了点眼角的泪花,许久没这么开怀过。当年跟着赵勤出征邬戎时,她是副将,李知良是前锋,他们两人意见不合,常常发生分歧。彼时她就看李知良不顺眼,要不是看在赵勤的面子上,早就同他撕破脸了。如今得知他在一个小丫头那里吃瘪,怎能让她不高兴?
  
      如此一来,她还没见魏箩,就先对她生出几分好感。
  
      陈皇后终于止住笑,对秋嬷嬷道:“你去跟常太傅说一声,就说琉璃上课要带一个伴读,请他添置一个位子。”旋即想了想,又吩咐:“明日去英国公府一趟,把本宫的懿旨传下去,就说是本宫的意思,想请英国公府四小姐入宫给天玑公主当伴读。”
  
      秋嬷嬷忙记下来,等陈皇后歇下以后,她退出昭阳殿立即命人下去办事。
  
      *
  
      懿旨下到英国公府后,不止魏昆震惊,连其他几房都难以置信。
  
      皇后娘娘从未见过魏箩的面,为何会亲口指点她入宫当伴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