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22章 入V通知

第022章 入V通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梁玉蓉和魏箩出来时身边只带两个上了年纪的嬷嬷,嬷嬷也是头一次入宫,在这曲径通幽的宫廷,不一会儿就走得有些晕头转向。明明新雁楼就在前方,偏偏怎么走都走不到,绕过一块石头,便又回到原处。
  
      这会儿宫女和太监都在前面忙活,没人到这里来,即便想找个人问路也不容易。两个嬷嬷正急得额头冒汗,正巧面前突然出现一批嬷嬷宫女,簇拥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小姑娘,往这边走来。
  
      能在宫里随处行走,且有这么大的阵势,这小姑娘的来历恐怕不会简单。嬷嬷暗暗揣摩赵琉璃的身份,欠身退到一旁,等对方自报家门。果不其然,其中一个资历稍长、穿灰蓝撒花比甲的嬷嬷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里?见到公主还不行礼。”
  
      竟然是位公主。
  
      两个嬷嬷忙欠身行礼,朝魏箩和梁玉蓉两个小家伙儿使了个眼色,小声提醒:“小祖宗,快跟婢子一起行礼。”
  
      魏箩这一个月来跟韩氏学过不少宫廷礼仪,应付起来得心应手,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后,便大大方方地打量起赵琉璃。崇贞皇帝膝下共有八个公主,上头五个都已年满十岁,六公主和七公主年纪相仿,一个七岁一个六岁,六公主是陈皇后所生,七公主是宁贵妃所生。就是不知道面前这一个,是老六还是老七?
  
      魏箩在打量赵琉璃,赵琉璃也在好奇地看她们。
  
      她常年在宫内,接触最多的便是宫女嬷嬷,年纪都比她大,很少见到跟她年纪相仿的小姑娘。陈皇后不许她跟七妹妹赵琳琅接触,她一个人在宫里其实很寂寞,虽然母后和哥哥都疼她,可是她还是想有自己的玩伴。赵琳琅就有很多玩伴,每次她去后花园,都能看见她和几个宗亲的小姑娘说说闹闹,好不热闹。而她只能远远地看着,在心里偷偷羡慕。其实高晴阳也不错,可是她不常入宫,偶尔来一次,也不大愿意跟她玩的样子。如果她的身体健康就好了,赵琉璃想,如果她没有这么多病,就能跟别的小姑娘一样嬉笑打闹了。
  
      双方对视片刻,魏箩见对方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一副想靠近又不好意思靠近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她心思一转,眼珠子转了转,指着斜后方的新雁楼问:“你知道那里怎么走吗?我们要到那里去。”
  
      赵琉璃抿着唇,轻轻点了点头。
  
      一旁的嬷嬷受过陈皇后嘱咐,这会儿见魏箩跟天玑公主攀谈,倒也不阻拦,颇有些乐见其成的意思。
  
      魏箩一心想回新雁楼,她和梁玉蓉出来太久,没人支会四伯母一声,四伯母这会儿肯定着急了。她问道:“你能带我们过去吗?”
  
      赵琉璃受宠若惊,小脸隐隐透出一丝惊喜,点点头说好。她很少接触外人,旁人碍于她的身份,从来不敢主动跟她搭话,见到她不是恭敬便是疏离。如今有人对她态度自然,还请她帮忙带路,她自然高兴,红着脸说:“我正好也要去那里。”
  
      *
  
      天玑公主身体弱,不是生来带出的毛病,而是宫中勾心斗角的结果。
  
      她一岁时被淑妃身边的人下了药,当时险些没有救过来,十几个太医围着她,听说整整救了一天一夜。虽然后来淑妃被赐死,可是她的身体却好不了了,从此体弱多病,每天都要喝药。她很讨厌那些腥苦的药汁,连续喝了五六年,如今一闻到那个味道就想吐。
  
      然而也正是因为那些药,她才能活到现在。
  
      没走几步,赵琉璃便小脸苍白,扶着一旁秋嬷嬷的手臂微微喘气,“嬷嬷,我有点累……”
  
      秋嬷嬷神色紧张,慌忙把她抱起来,“殿下怎么了?可是喘不上气儿?”末了悔恨道:“定是因为早晨没喝药的缘故,都怪奴才,不该纵着您的性子……”
  
      这时候说什么赵琉璃都听不进去,她蜷缩着身子,模样痛苦。
  
      好在这里距离新雁楼已经不远,秋嬷嬷赶忙抱着她往阁楼走去,一壁走一壁吩咐宫女:“快,快去把六公主的药端上来!”
  
      魏箩和梁玉蓉跟在身后,这才知道她是六公主赵琉璃。
  
      新雁楼一层有几位穿金戴银的命妇,正在谈笑风生,一抬眼看见一个嬷嬷抱着小姑娘往这边赶来,形色匆忙,口中还念叨着“殿下再坚持一会儿”。她们一惊,纷纷站起来行礼,秋嬷嬷顾不得同她们打招呼,把赵琉璃放到八宝琉璃榻上,轻抚她的后背为她顺气儿,“殿下好些了么?可还喘得上气儿?”
  
      好半响,赵琉璃的脸色才有所好转,虽然小脸依旧苍白,但已不如刚才那般吓人。她轻轻颔首,这才注意到身边围着许多人,各个都欠着身子看向她。她们的眼神既有好奇,也有探究,更多的是同情……她身子一缩,往秋嬷嬷怀里钻去。
  
      秋嬷嬷没注意她的情绪,不多时一个穿秋香色襦裙的丫鬟端着药碗走来,“嬷嬷,六公主的药来了。”
  
      秋嬷嬷接过托盘里的掐铜丝珐琅番莲花大碗,轻轻扶起赵琉璃倚靠在罗茵大迎枕上,舀起一勺药喂她:“殿下,来,喝完这碗药咱们就不难受了。”
  
      面前的药既腥又苦,赵琉璃喝了五六年,比谁都清楚它的滋味儿。她下意识一阵反胃,固执地摇头:“我不喝,苦。”
  
      说完便闭紧嘴巴,无论秋嬷嬷说什么都不肯张开。
  
      这可把秋嬷嬷急坏了,不喝药怎么行?刚才病发得这么厉害,就是因为没喝药的缘故,眼下再不喝,万一一会儿又出事,那可怎么办?这么多年全凭这碗药,才能保住公主的性命,如今她不肯喝药,是不想要自己的命了吗?秋嬷嬷想起这些年陈皇后为她费的心,忍不住就要掉下泪来。
  
      “殿下,求求您把药喝了吧……您不喝药,娘娘知道又要担心……”她苦口婆心,恨不得亲自替赵琉璃把这碗药喝下去。
  
      可惜任凭她怎么说,赵琉璃就是不听,摇着头说“不喝不喝”。秋嬷嬷把药送到她嘴边,她一挥手把药勺打碎,眼眶红红:“我不喝药,为什么别人都不喝药,只有我要喝?嬷嬷,我想像她们一样……我也想放风筝踢毽子,我不想天天喝药……药苦……”她越说哭得越凶,最后哭得岔气儿,一抽一抽地倒在秋嬷嬷怀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