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20章

第02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皇后过寿是在五月初八这一日。
  
      这些年帝后日益不和,关系僵持,闹得人尽皆知的地步。就连这一次设宴,都不如往昔隆重。寿宴设在皇宫太液池旁的新雁楼和临江楼上,这两座楼台依山傍水,雕梁画栋,楼顶的琉璃瓦光彩夺目,鸱吻盘卧两端,翘角飞檐,朱甍碧瓦。远远望去,有如画中仙境,遥不可及。一待走得近了,便能看到两座楼浮雕彩绘的龙凤呈祥,龙在上,凤在下,盘旋缠绕,腾云驾雾。
  
      两座楼分别接待朝中大臣和大臣的官员,魏昆亲自将几个孩子送到新雁楼下,不放心地交给四夫人秦氏:“这几个孩子劳烦四嫂看顾……四嫂若是带不过来,请嬷嬷照看也是可以的。”
  
      秦氏自己就有三个儿子,再加上魏箩、魏筝和魏常弘,委实有些捉襟见肘。原本出席这种场合是该带着杜氏一起来的,但是杜氏刚犯下大错,魏昆说什么都不会带上她,便把她一人留在家中。魏筝没有母亲,年纪又小,一来到皇宫便怯了场,亦步亦趋地跟在魏昆身后,连话都比平时少。
  
      秦氏把几个孩子接过来,笑着打趣:“五叔说的什么话?这算什么难事,你放心把他们交给我就是了。”
  
      英国公府来得早,此时两座楼前尚没有什么人,唯有来来往往的公公婢女,忙着往楼里添置瓜果点心。魏昆见秦氏带着三个嬷嬷,三个孩子又分别有自己的傅母陪伴,想来不会出什么大事,便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临江楼。
  
      秦氏看着魏昆走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杜氏不是他的良配,他这么多年虽儿女环膝,但心里少了一个人,始终是孤单的。若是姜妙兰还在就好了,哪里还轮得着杜氏呢。
  
      她一壁想一壁带着几个孩子走入楼阁,这么一看,她这儿可真够热闹的,统共六个孩子,一人一句话就能把人的声音淹没。一旁的大夫人看了,笑着问道:“可还看顾得过来?若是看顾不来,就把阿箩和常弘交给我吧。”
  
      大夫人只有大少爷魏常引一个儿子,没有女儿,对府上的姑娘们都十分喜欢。
  
      秦氏抿唇一笑,婉拒道:“平时都是我带着阿箩和常弘,这会儿想必也没什么问题。”
  
      话音刚落,魏筝便挣开秦氏的手,跑向前面的三夫人柳氏,“我要三伯母!”
  
      柳氏猛地被她拉住,诧异地回头看了看,很快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朝秦氏笑了笑,便带着魏筝上楼了。柳氏和杜氏走得近,连带着对魏筝也亲近,所以魏筝宁愿亲近三伯母,而不愿亲近四伯母。
  
      秦氏微微一怔,旋即一笑,颇有些无奈。她用空出的那一只手牵住常弘,柔声道:“我们也上楼吧。”
  
      新雁楼统共三层,第一层是供人凭栏赏玩的地方,四周竖着屏风壁画,四角各摆放一个落地画珐琅花鸟纹瓶。正东方摆放一张八宝琉璃榻,榻上置猩红妆花迎枕,一会儿陈皇后过来,便是坐在这个地方。二楼和三楼正中间分别摆着一张朱漆螺钿小几,几上放置瓜子、花生、桃子等瓜果点心。
  
      魏箩跟在秦氏身后甫一进去,便看见一个穿紫绫半臂,系一条结彩鹅黄锦绣裙的小姑娘坐在那儿剥花生。她面前的花生壳儿剥了一片,她自己却一个不吃,把红皮花生一个个摆放整齐,摆成一排大雁的形状。她大约也是六七岁,圆脸蛋儿,杏仁儿眼,笑起来脸颊有两个酒窝。
  
      魏箩听她身边的丫鬟叫她“二小姐”,正准备揣摩是哪家的二小姐,便被前面的梁玉蓉叫了过去。
  
      梁玉蓉穿着葱绿织金短衫儿,月白湖罗裙,头上梳着圆圆的包髻,她生得精巧,细一打扮更是莹然如玉,光洁剔透。她半坐在矮榻上,扶着红木浮雕扶手往外看,兴致勃勃地指着对面,“看,阿箩,这里能看到那边的场景。”
  
      魏箩配合地走上去,挨着她坐下,果真看到了对面临江楼的情况。临江楼不像他们这边三面都围绕青帷幔帐,而是四面露天,两座楼隔得不远,甚至能看清里面的人行为面貌。梁玉蓉闲着没事儿,便开始找自己认识的人,这个是她的爹爹,那个是她的哥哥,还有她认识的叔伯……忽地一定,她指着一处问:“阿箩,那个是不是你的大哥哥?”
  
      魏箩循着她指的地方看去,果真在太液池湖畔看见了自家大哥的身影。魏常引坐在轮椅中,隔得太远,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他对面立着一个褒衣博带的少年,少年背对着她们,负手而立,看不出是谁。
  
      魏箩点点头,刚要说话,忽然停住。
  
      这时候的梁玉蓉刚见过大哥几面,对大哥只有一些同情。魏箩想到他们上辈子不得善终的结局,拖着腮帮子想,要不要这时候开始阻止他们?上辈子梁玉蓉那么努力都没有结果,与其再痛苦一辈子,不如从一开始就断绝这份感情的源头。
  
      她把梁玉蓉拽回来,抓起桌上剔红梅兰纹圆盘里的花生递过去,“那么远,我看不清……咱们别看了,吃花生吧。”
  
      梁玉蓉接过花生,刚剥开一个准备吃,感觉到对面射来一道不大友善的目光。她抬头看去,朱漆小几后面的女娃娃正瞪着她,她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大方地把剥好的花生递过去,“你也要吃么?”
  
      哪知对方不是想吃,而是她面前的“大雁南飞图”尚未摆完,盘子里的花生被魏箩抓去一把,顿时不够用了。她气呼呼地把面前的花生一推,摆了半天的图案霎时化为乌有,她撅着嘴巴道:“不摆了,不摆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