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09章

第00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花厅里的人皆一惊,没想到在这要紧关头,杜氏竟然有了身孕。
  
      原先她在门口晕倒,众人都以为她是急火攻心,没有人往这上头想过。目下大夫确诊过后,她确实是有身孕了,而且刚刚一个半月。
  
      太夫人最先反应过来,问那大夫:“怎么样,胎儿稳健么?”
  
      大夫颔首,“只是动了一点胎气,我方才给五夫人开了一副药方,照着药方吃几天,就没什么大碍了。”
  
      太夫人点点头,看向小儿子魏昆,一时间不知该跟他说什么。
  
      若是杜氏没有身孕也就罢了,没想到她却是个肚子争气的,大伙儿都以为保不住她了,谁知道她居然在这时候被检查出怀有身孕。若是这时候把她休回忠义伯府,忠义伯府的人肯定心怀芥蒂,英国公府也会落一个不好的名声。
  
      休妻这事恐怕不能立即执行,起码要缓一缓了。
  
      太夫人准备劝说魏昆一两句,让他顾全大局,没想到他猛地从官帽椅上站起来,一阵风似的走出花厅,往后院的方向去了。
  
      太夫人以为他要找杜氏麻烦,忙让大老爷和三老爷拦住他。然而三老爷却不为所动,没有要拦的意思,鄙夷道:“他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还要我和大哥替他管么?”
  
      大老爷斥他一声:“三弟!”
  
      都什么时候了,兄弟俩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兄弟间没有隔夜仇,他们当年的疙瘩难道准备带进棺材里么?
  
      太夫人被老三气得直喘气儿,用指头点了魏昌好几下,“老五气我,你也要气我……”
  
      魏昌到底心疼母亲,他是气魏昆,不是气太夫人。想了想,最后上前给太夫人说了几句好话,赔了不是,才走出花厅。
  
      花厅门外站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小丫头,一身娇绿衣服衬得她娇嫩可爱。她仰着小小的脸蛋儿,水汪汪的眼睛透着好奇:“三伯父,我刚才听见了,太太是不是怀孕了?她要生小弟弟吗?”
  
      这小丫头正是魏箩,她不能进花厅,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躲在门外偷听。当得知杜氏怀有身孕时,她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恍然大悟。
  
      难怪上一世杜氏把她弄丢了却没有受到惩罚,依然好好地做着她五夫人的位子。原来最根本的原因在这里,杜氏从护国寺回来后就被检查出来有了身孕,魏昆即便愤怒,即便怪她没有带好孩子,念在胎儿的份上,也暂时不会动她。再加上自己没有回来,不能揭穿她的阴谋,魏昆就算怀疑过杜氏,也没有证据证实一切。所以过了这一阵儿,等杜氏又给魏昆生了一个孩子,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
  
      他们逐渐忘了她,忘了国公府曾经的四小姐。
  
      只记得杜氏的孩子,魏筝,和魏常弥。
  
      她和常弘不过是杜氏的两个绊脚石,踢开了,前路就一帆风顺。
  
      踢不开,就狠狠摔一个跟斗。
  
      她想起来了,杜氏上一世生了一个儿子,算算日子正好是这次怀上的。杜氏想用儿子绑住魏昆的心,可惜她那个儿子是个不争气的,不学无术、不思上进,整日花天酒地、斗鸡走狗,是个典型的纨绔公子哥儿。有一回魏箩亲眼看见他在街上打死了一个人,对方是瑞王世子的贴身家仆,瑞王世子不愿意,把他告到官府,后来他被关进牢狱之中,听说在里面过得很不好。
  
      杜氏为这个儿子操碎了心,小时候溺爱得太厉害,以至于长大后想教他走回正道,也不知从何下手了。
  
      魏箩不无恶毒地想,如果她有一个那样的弟弟,死一百次都不可惜。
  
      三老爷魏昌看了她很久,始终没有说话。
  
      阿箩又叫了一声:“三伯父?”
  
      魏昌恍然回神,伸出宽厚的手掌揉揉她的脑袋,与面对魏昆时的憎恶完全不同,他现在亲切极了,“小阿箩,你怎么知道是弟弟?”
  
      阿箩跟她母亲越长越像,尤其一双眼睛清澈灵动,让人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姜妙兰。
  
      魏箩语气稚嫩:“我不喜欢妹妹,魏筝一点儿也不可爱。”
  
      魏昌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是吗?”他没再说什么,举步离开花厅门口,走时几不可闻地呢喃了一句:“若是她还在,哪里会有魏筝……”
  
      虽然很轻,但魏箩依旧听到了。
  
      她对自己亲娘还是很好奇的,究竟什么样的女人,生下自己的孩子却又抛弃自己的孩子?她爱过她和常弘吗?是不是跟杜氏爱魏筝一样?
  
      魏箩不知道。
  
      花厅里的人都走光了,她依然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越想越觉得愤怒。
  
      别人的母亲都知道保护自己的孩子,她和常弘的母亲在哪里?她真的死了吗?还是像四伯母说的那样,只是离开了?
  
      比起姜妙兰离开,阿箩更希望她死了。
  
      因为那样她还可以欺骗自己,她是爱她和常弘的,离开他们是不得已的。如果她没死,却抛弃他们,那她这辈子都不打算原谅她。阿箩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落地缠枝莲纹如意大花瓶,仿佛那就是姜妙兰,她忽然伸手,狠狠地推开她。
  
      等回过神时,耳边回响着花瓶落地的声音,哗啦一声,满地碎瓷。
  
      阿箩站在碎花瓶面前,耷拉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久,身后传来常弘找她的声音,轻轻的,有点惊讶:“阿箩,你在干什么?”
  
      她缩了缩肩膀,不想让常弘看到自己阴暗的一面。很快调整好情绪,她抬手拍了拍脸颊,忽然转头跑向他,拉着他的手就跑,小脸带笑,不见丝毫愧疚:“我不小心把花瓶撞倒了,我们快跑,祖母知道一定会生气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