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08章

第00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果不其然,那侍卫递上来的是一包迷药和几张数额不菲的银票。
  
      窦嬷嬷和杜氏的脸都白了。
  
      她们想不通这些人是怎么找到吴舟和王氏的,不是让他们离开盛京城了么,为何又被找到?
  
      魏昆捏着那几张银票和一包迷药,愤怒得手都在哆嗦,一挥手把银票和迷药扔到窦嬷嬷和杜氏身上,“这是什么?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深闺妇人,身上居然带着这种东西,可见她的心思有多腌臜!
  
      魏昆既震怒又失望,更多的是觉得对不起魏箩。这些年他一直以为杜氏把阿箩照顾得很好,事事都顺着她,处处都疼着她,可是没想到,她背地里竟有一副如此恶毒的心肠!如果今天阿箩没有被人救回来,是不是就要被她卖给人牙子了?那么小的孩子,今年年初才过完六岁生日,乖巧又懂事,她怎么狠得下心不要她?
  
      魏昆越想越难受,心都被揪成一团。他情不自禁地想起姜妙兰,如果她还在,如果她没走,阿箩一定不会是现在的处境……他会好好地疼爱她们母女,不让她们受一点点委屈……他那么爱她,她为什么要走?
  
      这么多年过去,他以为自己对姜妙兰的爱淡了,只剩下怨怼。其实不然,他还是爱她,爱她灿若云霞的笑靥,爱她温柔多情的眼睛,爱她奇思妙想的脑袋。她在他心里扎根生长,这辈子都没法拔除了。
  
      可是,当她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生命中的时候,他从没想过她也会毫无征兆地离开。
  
      从此留下他一个人,每当看见阿箩和常弘,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她。
  
      魏昆很痛苦,佝偻着背,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站起来对四夫人道:“等父亲母亲回来,请四嫂帮我跟他们说一声,杜氏无德,心肠恶毒……”他闭了闭眼,坚决道:“我要休妻。”
  
      此话有如一声惊雷,炸响在几人耳边,连一向好事的三夫人柳氏都呆住了。
  
      杜氏狠狠一震,踉跄后退两步。若不是有窦嬷嬷扶着,恐怕她已经站不稳,摔到地上去了。
  
      休妻不是小事,再加上魏昆指责的这些恶名,足以让杜氏扣上一个恶妇的名声。那她再想嫁人,可就不容易了。非但如此,连她娘家未出嫁的姑娘的名声也会受到牵连,将来的亲事也会有影响。
  
      何况杜氏是忠义伯夫人的娘家侄女儿,背后有忠义伯府撑腰,英国公和忠义伯是多年挚友,他想要休妻,肯定是不那么容易的。
  
      窦嬷嬷手脚并用地爬到魏昆脚边,声泪俱下地求饶:“老爷,请老爷明察,夫人是无辜的……夫人什么都不知情,此事是老奴一手策划,与夫人毫无关系……求老爷绕了夫人……”
  
      杜氏震惊地看向她,万万没想到关键时刻,窦嬷嬷会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只为了保住她。
  
      说起来,窦嬷嬷对杜氏确实忠心耿耿,两人主仆情深。窦嬷嬷是杜氏的乳娘,杜氏父母早亡,从小寄养在忠义伯府,身边只有窦嬷嬷一个知心的下人。窦嬷嬷一手将她带大,这份感情比起一般的母子恐怕也丝毫不差。
  
      魏昆挥了挥衣袍,一脚将她踢开:“她不知情?你们二人平常同进同出,她岂会不知情!”
  
      这一脚下了狠劲,窦嬷嬷被踢得胸口一痛,仍旧坚持道:“夫人确实不知,今日是我将夫人骗到护国寺的,那包迷药也是我偷偷藏下的。柳林县有一大户人家想要一个容貌标致的女孩做养女,吴舟夫妻便联系到老奴……老奴一时鬼迷心窍,想着四小姐正好符合他们的条件,就动了这个心思。老爷,您要罚就罚我吧,这事儿跟夫人无关啊!”
  
      魏昆气极了,这老东西真以为他不会罚她么?他俯身掐住她的脖子,五指收拢,咬着牙问:“你好大的胆子,英国公府的四小姐岂是你说卖就卖?你以为有杜氏撑腰,我就会饶了你么?”
  
      男人的力气总是比女人大的,就算是书生也一样。
  
      窦嬷嬷涨得老脸通红,翻起白眼:“夫人……”
  
      杜氏被这一声唤醒,如同缺水的鱼找到一线生机,忙来到窦嬷嬷跟前惊愕道:“嬷嬷,你怎么这么糊涂!你为何要这么做?阿箩是我的女儿,我疼她爱她都来不及,哪里舍得卖了她!”
  
      杜氏反应很快,表情也装得到位。她想着只要能躲过这一劫,让窦嬷嬷先受点委屈也未尝不可,事后她一定会补偿她的。她不能就这么被休了,她不甘心,她就不信魏昆对自己没有一丁点儿感情!
  
      眼瞅着窦嬷嬷要被掐得断气儿了,杜氏跪着向魏昆求情:“窦嬷嬷是一时糊涂,求老爷饶了她一回吧……”
  
      她以为窦嬷嬷这么说,就能把自己摘干净了么?魏昆今日说什么也不打算轻饶她们,先惩罚了这些自以为是的下人,等英国公回来再商量休妻一事。他松开窦嬷嬷的脖子,对门口侍卫道:“把窦嬷嬷带到院子里,给我着实地打,打死为止!”
  
      窦嬷嬷吓得软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最后还是两个侍卫一左一右拖出去的。
  
      魏昆仍不解气,又道:“把今日跟杜氏一起去护国寺的下人都找出来,每人打三十家棍,关到柴房里,明日卖了发落!”
  
      这其中,还有两个杜氏的心腹丫鬟,一个是凝雪,另一个是含霜。
  
      杜氏一下子失去左膀右臂,想为她们求饶,然而自己自身难保,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一个字来。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她们被带到院子里,被下人架着一棍一棍地挨打,真是说不出来的绝望。
  
      四夫人秦氏看到这里,本有心劝劝,但是看魏昆这会儿谁的话都听不进去,话到嘴边儿又咽下去了。
  
      这些人确实该死,打一百棍也不足以平愤。
  
      魏箩是堂堂国公府的嫡出小姐,他们竟敢打她的主意,当真是活腻了。
  
      三夫人柳氏听着院里的哀求声,皱了皱眉道:“这些下人是该死,可是五弟也听见了,五弟妹是无辜的……休妻是不是太严重了点?”
  
      柳氏平日跟杜氏走得近,这时候帮她说话也是理所当然的。
  
      魏昆对院外的声音不闻不问,下定决心道:“即便这事她不知情,今日她没看好阿箩也是板上钉钉的事。连自己院里的下人都管不好,只能怪她无能,不休妻,还留着她继续祸害阿箩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