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001章

第00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月的天,盛京城内淫雨霏霏,绵绵细雨足足下了半个月没停。
  
      丫鬟金缕从午觉中惊醒,环顾室内一圈,发现四姑娘不见了,瞌睡一下子全醒了!
  
      方才四姑娘还躺在南窗罗汉床上睡觉呢,怎么一会儿的工夫,人就不见了?她慌忙站起来,拿上油桐伞往屋外走,准备叫上金词和金阁一起寻找,刚踏出门槛一步,就看见廊庑琉璃瓦下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葱绿织金短襦,褥下配一条月牙白的轻烟罗百蝶穿花裙子,小小的人儿,侧脸精致好看,长长的睫毛又卷又翘,粉唇一抿,像瓷娃娃一样精致。她梳着圆圆的花苞头,花苞上缠着红丝绸,下面各系两个镂空金铃铛,听到声音,转头看过来,铃铛随着她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
  
      那双眼睛真是漂亮,恰似一抹阳光拨开云翳,照在澄澈干净的湖面上,波光潋滟,光华流转。
  
      金缕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见她没事,连语气也放松下来,“小姐怎么出来了?外面还下着雨,仔细着凉了!”
  
      魏箩没说话,默不作声地看了她一会儿,又默默地转回头去。
  
      她一直盯着檐外的雨帘,无论金缕说什么都不回应。
  
      这就让金缕有些纳闷了,四姑娘自打昨天早晨退烧后,人就一直不大对劲。以前多么活泼可爱的小姑娘,逢人便笑,一张小嘴伶牙俐齿,没有个消停的时候,怎么这两天突然就沉默下来了?
  
      该不是烧坏脑子了?
  
      金缕刚一闪过这个念头,便暗啐自己一声,瞎说八道什么呢!四姑娘素来是最聪明伶俐的。
  
      可是今儿个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想不通,也劝说不动,只好从屋里拿出一件樱色苏绣褙子给魏箩披上,顺口嘟囔:“这雨都下了十几天了还不停,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
  
      盛京城每逢三月,便有下不完的雨,弄得屋子里也都潮漉漉的,十分不舒服。金缕本就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指望魏箩能搭腔,毕竟才六岁,知道些什么呢?估计就是觉得下雨好玩儿,所以才总想往外面跑。
  
      可是魏箩听了,却微微一笑,露出白白的糯米牙,终于开口:“明天雨就停了。”
  
      她笑起来两颊有浅浅的酒窝,配上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模样天真可爱,叫人心都看醉了。
  
      可是今儿这笑却怎么瞧怎么不对劲,至于怎么不对劲,金缕又说不上来。总之是跟以前不一样的,以前四姑娘笑起来比院里蔷薇还要灿烂,老太爷最喜欢她笑,因为那笑能感染人,也让别人的心情变好。如今不是,如今她虽在笑,但好像怀着怨恨,眼里的狠戾一闪而过,浑身都笼罩着阴沉之气。
  
      那么小的孩子,知道什么是恨吗?
  
      “小姐怎么知道的?”金缕一惊,正要细看,她已经收起笑转过头去,继续看院外的雨。
  
      她托腮,漫不经心地说:“猜的呀。”
  
      金缕正要追问,她却不再开口。
  
      一定是看错了,金缕心想,四姑娘从小住在府里,从未跟人结下仇怨,又怎么会恨人?何况她才那么小。金缕笑着转移话题:“厨房刚做了杏仁豆腐,姑娘想吃桂花蜜汁儿的还是红糖蜜汁儿的?”
  
      她总算有了点兴趣,偏头想了想,笑盈盈地说:“桂花!”
  
      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一提起好吃的便什么都忘了。金缕让她在这等一会儿,她这就去厨房端过来。
  
      *
  
      金缕走后,魏箩裹着披风在廊下又坐了一刻钟。
  
      她慢悠悠地晃着双腿,红缎绣牡丹花纹的鞋头被雨水打湿了,她弯腰拿帕子挡了挡,没挡住。最后索性把帕子扔了,爱怎么淋怎么淋。
  
      一晃神,又想起自己上辈子的事。
  
      其实金缕猜的不错,她确实不是以前的魏箩了。
  
      原本以为自己的生命到了尽头,没想到一闭眼,居然还能回到自己六岁这一年。她上辈子过得很不快活,活得憋屈,死的时候更是满心仇恨。重来一次,大抵是老天爷给她的恩赐。
  
      阿箩出生在英国公府,是国公府里的四小姐,父亲魏昆是英国公魏长春的第五个儿子。阿箩是龙凤胎,还有一个弟弟名叫魏常弘,听说他们出生的时候轰动不小,国公爷高兴坏了,命人满大街撒喜糖,国公府门前的流水席摆了三天三夜。阿箩和常弘从小就没有母亲,父亲早早地娶了一名续弦。续弦夫人是忠义伯夫人的娘家侄女儿,名叫杜月盈,刚嫁来英国公府不久,便生下一个女儿魏筝,只比他们小了一岁。
  
      杜氏对待魏箩很不错,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疼爱,有好吃的好玩的总会想着她……
  
      当然,那只是看起来而已。
  
      阿箩觉得自己以前真傻,明明不是亲娘,又怎么能渴望她像亲娘一样疼你?
  
      杜氏明面儿上对她好,让她吃好穿好,背地里却时刻想着怎么害她和弟弟。她那时候小,上巳节时被杜氏拐到盛京城外一个偏僻的林子里,人牙子早在那里等她了,她还傻乎乎地问杜氏要去哪里玩儿。
  
      后来发现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她一个六岁的小丫头,面对这么多大人,跑也跑不到哪里去。她在一条溪流前被杜氏追上,杜氏领着两个婆子,一左一右把她架起来,怕她回去后乱说话,为了斩草除根,索性把她掐死扔到河里了。
  
      杜氏双手紧紧握着她脖子的那个场面,她至今都没法儿忘记。
  
      那么陌生,那么狰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