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王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花啾啾虽然教出了艺术细胞特别特别好的黑蛋蛋,可是不得不说这是歹竹出好笋。
  
      好笋是黑蛋蛋,歹竹才是小花啾啾。
  
      小花啾啾画的画曾经被阿瑾啾妈评论为“结构精准”、“特别擅长抓主要特征”,所以当年阿瑾从他的抽象简笔画中一眼就认出了羊角魔物“卡拉斯”的身份。
  
      既然画成那样的阿爷阿瑾都可以认出来,那么现在这些……说不定也行……吧?
  
      继欢眼中点点期待的看着阿瑾←虽然面无表情。
  
      他没发现,他现在已经非常信任阿瑾了。
  
      坚信没有阿瑾做不到的事情,就连之前在红发魔物身边入睡的决定也是在绝对信任阿瑾的情况下做出的,相信他既然让自己进来就不会伤害自己,相信“房间”事物即使再危险阿瑾也不会让它伤害到自己……这是一种绝对信任。
  
      即使继欢没有发觉到。
  
      不过,显然阿瑾已经发觉到了。
  
      看了一眼对面的青年,黑发魔物摇了摇头:“这一次我也没辙了,你似乎更擅长画原型状态的魔物,人形的情况下……还差一点点。”
  
      修长的手指落在继欢画画用的本子上,上面所有人形的魔物看起来都差不多,虽然勉强有高低之分,不过……都是一个零蛋代表脑袋,四根树杈代表四肢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儿童简笔画了。
  
      如今就连黑蛋画画都知道用两根条条代替原本的一条直线代表胳膊了,啾啾却完全没有进步。
  
      继欢:不知道现在开始学画画还来不来得及……
  
      “小花从小就没画画天赋,这个随我哩~”看着孙子难得垂头丧气的小模样,羊角魔物在一旁笑了。
  
      两头小魔物已经睡下了,阿爷半夜起床去厨房倒水的时候,刚好碰到抱着一床单血正在研究洗衣机用法的阿瑾,羊角魔物吓了一跳,问清这不是孙子的血、液不是阿瑾的血之后,松了一口气的羊角魔物随即过去教阿瑾洗床单了。
  
      “不能这样直接扔到洗衣机哟~那样洗半天也洗不干净,搞不好还得变成粉红色的床单。放进洗衣机之前,得先用除渍液喷一喷重点污渍的地方。”羊角魔物一边耐心的教导阿瑾,一边拿起了一瓶除渍液。
  
      然后,他老人家有点傻眼了:整个床单上到处都是黏哒哒的血迹,全部都是重点污渍哟~
  
      没办法,他只好用除渍液把床单全部喷了一遍,一瓶除渍液喷完了,幸好前阵子阿布出去干活又带了一瓶,否则根本不够用。
  
      看着忙忙碌碌的羊角魔物,黑发魔物内心点点点了。
  
      好奇怪的魔物——黑发魔物心想。不过……
  
      能去主动抚养两名人类的魔物,本来就够怪了。
  
      于是阿瑾就在羊角魔物的帮助下把喷好除渍液的床单塞进洗衣机了。
  
      做完这些,羊角魔物这才想起来问这是怎么回事。
  
      黑发魔物想了想,索性坦白以告:“……我抓了两头魔物关在能力架构的空间中了,继欢帮我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他们,想要利用自己的能力帮我逼供,然后床单就变成这样了。”
  
      羊角魔物吓了一跳:“小花又揍人啦?”
  
      这不是第一次了,无父无母的孩子容易受欺负,在八德镇的时候,小花是个沉闷性子,小时候安静的像个小姑娘,三天两头被欺负,小黑就经常和人打架,三天两头穿着带血的校服回家,那时候的阿爷哟~就三天两头使用除渍液。
  
      可惜小黑毕竟是女孩子,有一天小黑终于被打倒了,眼瞅着姐姐要被“欺负”了,沉默的小花暴起了——
  
      那一天,姐弟俩一身血的跑回家的。
  
      羊角魔物吓坏了,听到孙子们被欺负了,当天晚上就打算下山去给那些坏孩子一点教训,不过却被孙子孙女阻止了。
  
      “阿爷你只要给我们洗衣服就好啦~打架我们自己来。”
  
      羊角魔物至今还记得孙女翘着小短腿坐在洗衣机旁笑嘻嘻对自己说话的小模样。
  
      然后小花就在旁边“嗯”了一声。
  
      再后来小黑就不怎么打架了,倒是小花时不时还会打一把,不过身上的血迹也越来越少了。
  
      这不奇怪,他一开始抓猎物的时候也狼狈的紧,为了一头很小的猎物也能弄自己一身血,反而是后来厉害点后,身上的血迹也越来越少了。
  
      不过托孙子们时不时打一架的福,羊角魔物在处理血渍上还是很有一套滴。
  
      来到这里之后,周围的邻居都比他们强,加上孙子如今修炼到家,羊角魔物已经很久没有洗过带血的衣服了,如今见到这样一大块血渍,联想到阿瑾刚才的话,羊角魔物脑中出现的第一个词就是:严刑逼供!(←果然是祖孙俩)
  
      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孙子为了逼供所以揍人、不!揍魔物了!
  
      黑发魔物笑了:“血不是小花弄得,是被我打得。”
  
      羊角魔物就吐了口气。
  
      不过……好像这样也不太好的样子……抓了抓头,羊角魔物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我们去那边说说话吧?”最后还是阿瑾在旁边烧了一壶水,拿了一包茶叶,他带着茶具引着继欢祖孙俩去了饭厅。
  
      夜色深沉,阿瑾泡了一壶好茶。
  
      所有细节继欢如今已经基本上清楚,他就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过往。
  
      “……那个时候年轻,以为力量就是一切,所以最后变成这样也是无可厚非。”
  
      阿瑾就是这样总结自己的过往的。
  
      “可是……那样……好……好……”杯中的热茶已经变凉了,沉浸在阿瑾的故事里,羊角魔物忘了喝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