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啊!”继欢猛的睁开了双眼。
  
      天蒙蒙亮了。
  
      继欢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几个深呼吸之后才平息下来。
  
      他转过头:阿瑾已经离开了。
  
      代替阿瑾趴在他旁边的是黑蛋,小家伙睡得不算安稳,小眉毛紧紧皱着,嘴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小小的哼唧声。
  
      继欢轻轻从床上爬了下来,这一次,没有去外面冲凉,他躲在房间内的浴室里处理了一下个人卫生问题。
  
      身上的痕迹有点多,他就穿了件衬衣。他只有一件衬衣,还是阿瑾送的,之前从优玛城穿回来的。
  
      将自己处理的看不出什么破绽,他便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通风散气。
  
      清晨的凉风吹进来,屋子里带着奶香味的特殊味道终于慢慢被吹散了。
  
      “……”无声的叹了口气,继欢这才重新关上窗户。
  
      看了一眼床上还在皱着眉头睡觉的黑蛋,继欢笑了笑,然后转头盯上房门的,他怔住了,抿了抿嘴唇,像是做了多大决心似的,他强迫自己摸上门把手,然后拉开了门。
  
      继欢向餐厅的位置走去。
  
      他已经做好了在那里见到阿瑾的准备,可是——
  
      静悄悄的,阿瑾不在那里。
  
      也不知道是有点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继欢紧绷的背脊终于稍微放松了一点。不过还没等他完全放松下来,忽然注意到地板上的某样东西,继欢的脊背立刻重新挺直了!
  
      血!
  
      地板上有好大一块血迹!
  
      不是一块——从大门口开始出现,竟是沿途一路血迹!
  
      继欢被吓了一跳,直觉使然,他慌忙向血迹越来越密集的厨房的方向跑去,然后,在那里、厨房的料理台上,他看到了一头死不瞑目的魔兽。
  
      “矮哟!”羊角魔物也醒了,和继欢的反应不一样,看到地上血淋淋的场景,他先是跑去孙子们的房间了,确认重孙子还在睡觉、没看到孙子的老魔物还是很急,直到在厨房看到愣在那里的继欢,他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他才有心思看向料理台上血淋淋的魔兽。
  
      和心有余悸,一脸懵懂的继欢不同,羊角魔物却是很淡定的接受了眼前的画面。
  
      “阿瑾真是客气,回来吃饭就可以了,还给我们准备了早餐,居然还是这么珍贵的食材~”
  
      对于眼前的魔兽,羊角魔物自有一套自己的理解方式,他一边说着一边朝那魔兽尸体走去。
  
      继欢:……
  
      “是这样吗?”继欢说着,卷起袖子,也朝阿爷的方向走过去了。
  
      不过他很快也想明白了:这里是绿荫区,他们家的地基是一头极其强悍的魔物,平时轻易不会有人来,何况昨天阿瑾还在……
  
      继欢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他心里,至今为止,给了他最大安全感的人居然是阿瑾。
  
      沉稳,淡定,捉摸不透,心思缜密……阿瑾是他见过的最强大的人。
  
      想到阿瑾昨天在,他一下子就平静下来。
  
      “这是泽雅尔兽,摆了这么长时间摊我也只见过一回哩!很难抓,而且数量又少,可贵可贵了。”如今每天在外面摆摊,接触的魔物多,见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阿爷渐渐也可以反过来朝孙子卖弄一下了。
  
      他已经不再是八德镇上那头整天待在山上,哪里也不敢去的羊角魔物了。
  
      “哦……”继欢就点点头,他还真的没见过这种魔物。
  
      和阿爷一起齐心协力,他们开始处理这头大家伙的尸体了。
  
      “怪可惜的,血流了这么多,看这血量,本来可以做一大块血豆腐呢!小花最爱吃血豆腐了。”将魔兽的伤口撕得更开一点,羊角魔物要孙子在下面用一个大碗接着,一边弄一边加点盐水,这就是简单的血豆腐的做法了。
  
      最早是羊角魔物自己忍不住去偷血豆腐吃,他不光自己吃,也给孙子们吃,继欢并不挑食,如果硬要说他喜欢吃什么东西,血豆腐大概要算一个。
  
      不过之前他们捕捉的魔兽血液都不适合做血豆腐,要么血液太少,要么颜色太诡异,如今这头的血从哪方面都很合适,看着孙子手里满满一大碗已经凝固的豆腐,羊角魔物想今天可以让重孙子也尝尝血豆腐的味道了。
  
      哼着歌,他又和孙子一起将地上的魔兽一一肢解。
  
      魔兽身上的肉被按照部位切割保存起来,不同的部位对应不同的烹饪方法;本地魔物当水喝的血被祖孙俩做成了血豆腐,炒炒吃特别香!同样,本地魔物只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生吃的内脏他们也留了下来,继欢非常擅长料理内脏,作为在叶法尔生活的不错的魔物代表阿布和那吉原本是不吃内脏的,然而在吃过一次继欢炒的肝脏之后立刻爱上了这口~
  
      这头魔物的肝脏很大,还有足足四个,继欢立刻想好了它们的烹调方式,一半炒,炒好了一半由阿爷带走和那吉他们分享,另一半则由自己带给阿丹;剩下的一半用卤的,上班前卤上,晚上就刚好可以吃了。
  
      这一天早上,黑蛋吃上了嫩嫩的炝炒血豆腐。
  
      吧嗒吧嗒小嘴,黑蛋咻咻笑了。
  
      “咱们家的人就是爱这一口,来,阿爷再给你一块~”老魔物一乐,又给重孙子的小碗里夹了一小块血豆腐。
  
      给重孙子夹完,孙子也没落下,他自己则吃的是剩下最小的那一块。
  
      美滋滋的,老魔物细嚼慢咽把那一小块血豆腐非常珍惜的吃下去了。
  
      这个早晨,继欢家一如既往的其乐融融。
  
      直到羊角魔物吃完最后一口血豆腐,心满意足的向孙子们的方向看了一眼:“黑蛋今天是抹了多少油油哟~真香。”
  
      抱着黑蛋的继欢:……
  
      黑蛋就十分满足的又往啾啾身上靠了靠:经过半个晚上的分离,小魔物现在对啾啾的感情大有“半夜不见,如隔三秋”的珍惜感。
  
      ***
  
      继欢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而和他身上带着同款香味的另一个男人,已经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