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门后的黑发魔物一脸平静的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
  
      他穿着做工良好的黑色正装,里面是深灰色的衬衫,服饰和办公室所有布置的颜色都是深色,越发显得它们的主人肤色苍白。
  
      黑发魔物的下半身被黑色的办公桌遮住了,不过不用看也猜得到:对方一定穿着和上衣一样颜色的长裤,做工考究的鞋子,然后袜子的颜色不是黑色就是和衬衫颜色相同的深灰色。
  
      看起来完全不像叶法尔出身的魔物哩——阿西木心里这么想着。
  
      被那双死水一样的黑色眸子注视着,阿西木脸上继续挂着职业微笑。
  
      其实做快递和做杀手在职业道德上挺相似的嘛~起码对待客人的笑容都是一样的。
  
      看死人一样的眼神和看死人一样的微笑——这对签收方和快递员的组合某种方面很合拍。
  
      迈着轻快地步子走到黑色的办公桌前,阿西木将丑拙的手工箱子放在了桌上。
  
      “这个箱子还挺沉的,用的是继欢他们做摊车剩下的料子,哦~你知道吗?继欢的爷爷和一头名叫那吉的小魔物去集市摆摊了,他们还做了个摊车,每天卖魔兽南瓜蔬菜,偶尔还有一些鸡蛋,生意还挺好的。”阿西木笑着说。
  
      “要我打开吗?”这句话问的是他手里的箱子。
  
      阿瑾点了点头。
  
      于是阿西木就开始徒手拆箱子了,他很擅长拆卸,继欢钉进去的钉子被他一根根徒手□□,没多久箱子就被他拆开了,看到里面的东西,阿西木一脸古怪的将它捧了出来。
  
      那是一“碗”盆栽。
  
      阿西木一眼就注意到装着那根杂草一样植物的是一个碗。
  
      再精美也没用,它仍然是一个碗。
  
      “继欢先生可真是……别出心裁?”对继欢印象不错,阿西木就给他找了个勉强算是赞美的形容词。
  
      然后,他就将盆栽放在阿瑾的桌子上了。
  
      他还体贴的移开了箱子,于是此时此刻,桌子上除了原本摆在上面的文件,就只剩下这一碗盆栽了。
  
      向后退了两步,阿西木歪着头欣赏着桌子上的植物:那是一种乍看之下极为像杂草的植物,细瘦的几片叶子,绿的并不正,有点发黄,看起来有点蔫蔫的。
  
      这样一盆不起眼的小草,阿西木之所以看出它只是“看起来像”杂草,原因在于最内侧两片幼嫩叶子中间小心呵护着的一个花苞。
  
      非常不起眼的花苞。
  
      那个花苞同样蔫头蔫脑的,若不是对自己送快递的快速有强烈的自信心,阿西木几乎以为这盆栽是死在自己的运货途中的!
  
      作为一个有着强烈职业自尊心的快递员(?),阿西木一边看着那个脆弱的花苞,心里一边给它打着气。
  
      别死啊!别死——至少开朵花让眼前的魔物看看再死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祝福(诅咒?)真的灵效了,那个原本看起来快要枯萎了的花苞在他的注视下竟是好像精神了一点。
  
      平静自己当了多日快递员历练出的好眼神(?=-=),阿西木敢保证那个花苞确实是精神了一点,它抬起来了大概0.1毫米左右的高度
  
      。
  
      然后,在阿西木的持续关注中,那个花苞又抬起了一点点。
  
      它要开了——不知道为什么,阿西木心中隐隐有了这个念头。他对植物没有任何研究,纯肉食魔物的他,活到现在也只对南瓜这一种植物感兴趣过而已。
  
      然而,他就是知道它要开了。
  
      这是一种直觉,这种直觉无论是他做杀手的时候,还是做快递员的时候(?)都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等待一朵花开的时间……原本是那群整天追求艺术的魔物才有心情搞的东西,而此时此刻,阿西木居然也在做这件事,他感到无比新奇,心里抱着极大的期待,他仔细的注视着那颗小小的花苞。
  
      在他极有耐心的注视下,那颗花苞的最顶端……忽然破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非常小,只有针眼那般大,然后越来越大,就像膨胀一般,不……应该说更像是爆炸一般,层层叠叠的花瓣颤抖着从里面奋力挣出来,由于被收藏的太久,那些花瓣都卷曲了,然而在绽放的过程中,那些卷曲的花瓣逐渐展平,一层又一层,骄傲的将裙摆转开,一层又一层,最后露出里面娇嫩的花蕊……
  
      实在是太美了!
  
      作为一个从来对花草没研究的魔物,阿西木觉得眼前这朵花简直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花了!
  
      花瓣是一种几近透明的青色,就像宝石一般,在花朵全部开放的瞬间,阿西木觉得自己闻到了一种奇妙的味道。
  
      血腥味……是他十分熟悉的味道。
  
      就好像他刚开始切开一头魔物的皮肤时惯常嗅到的味道……
  
      不过在片刻之后,他很快发现那味道并非只是一味的血腥气,带着一丝甜,一丝腻,仿佛有着热度一般,在一开始的血腥味过去之后,那味道竟然变成了一股极为缠绵极为甜腻的味道!
  
      啊……这是切开动脉之后被热血溅射全身才能拥有的味道了——阿西木眯着眼睛想着。
  
      然后,最后,当手中的魔物全然死去,身体变得僵直,血液也彻底冷却慢慢凝固的时候……
  
      那股味道便成了一股很清冷的腥味。
  
      花香中,阿西木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手刃一头魔物的全部过程,然而,等到这个臆想过去,当他重新深嗅一口花香的时候,这次却感觉那只是花香,说不出的好闻,冷冷的,淡淡的,轻轻的布满了整个房间,仿佛无处不在。
  
      “真是好像个梦一般。”仿佛梦醒了,阿西木感慨道。
  
      他习惯性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注意到上面刻度变化的时候,他这时才惊觉现在距离他进来这个办公室居然已经过了三个小时的时间!
  
      天啊!三个小时!杀个魔物送个快递走个往返程都够了!而他居然只是看了一朵花开?
  
      阿西木的表情难得有点扭曲,那花绝对有古怪!他感觉自己就像被迷住了一般,简直不像自己了!
  
      阿西木想着,视线向办公桌后面的黑色魔物望去,然而,在看到那头魔物表情的瞬间,他呆住了。
  
      那头黑色魔物仍然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内,然而,此时此刻,他那死水一般的黑眸里,却真的有水淌了出来。
  
      注视着眼前摇曳绽放的花朵,他的脸颊上有两行水渍。
  
      他哭了。
  
      面上的表情无悲亦无喜,他在静静的流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