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王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劳拉给到的资料相当详细,不过也正是因为详细所以反而没了线索。

    公开场合最后一次露面的克罗哲曾经流露出最近有了想要收入囊中的新藏品,然而藏品的信息完全没有透露,按照时间推测,这时候他口中的“新藏品”应该就是后来的科尔马思之剑。

    “赶在拍卖会开始之前高价买走科尔马思之剑”——这件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才是克罗哲最后一次在外界出现,再之后,他应该是回了家,并且由画师花了一副肖像,就是阿瑾之前去参观过的那家主人墙壁上挂着的第三幅收藏画。

    那张图上比其他图上刚好多了那把科尔马思之剑的剑柄。

    然而克罗哲的“遗孀”却对外公开说他最后一次离家是在劳拉调查报告中、克罗哲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那一次,她说谎了。

    虽然不明白她为何而说谎,只要他知道那把剑现在不在她身上就可以了。

    劳拉给出的资料上写着这位“遗孀”的魔物等级,这位貌美的女魔物只是中阶而已,她的身体无法承受那把剑的“力”。

    如果那把剑现在为她所有,那么,她的下场应该和拍卖会场那几名魔物一样:差一点的情况暴毙身亡,好一点则会身体从内部开始爆开,一旦更新速度跟不上腐朽的速度,还是会死亡。

    然而她看起来却依旧貌美如花。

    那把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在克罗哲身上。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寻找克罗哲下落上。

    即使是身为高阶魔物的克罗哲,如果长期携带那把剑也不不一定抗过去。

    不,按照他现在已经失踪这个结果来分析,他百分之百没有抗过去,可是应该还没死,如果他死了的话,那把剑的消息一定会以某种形式暴露出来的。遍寻不见科尔马思之剑的消息,恰恰证明了剑应该还在他身上。

    现在的克罗哲,应该和前阵子吸收完戒指的自己一样,血管从内部炸裂开来,不断的炸开,再炸开……

    就在阿瑾沉思克罗哲现在会在哪里的时候,前阵子和继欢视讯通话时,继欢说过的一句话忽然让他茅塞顿开了

    。

    “阿瑾,你看过医生了吗?”

    是了!

    是这个!就是这个!

    生病了、身体出现怪现象了,要去看医生啊——这才是普通人、或者普通魔物的正常做法!

    习惯于所有伤痛都自己忍着,等待它慢慢痊愈的自己不同,克罗哲可是一位养尊处优的高阶魔物,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消失在大众面前,甚至连老婆也不见,可是,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还想活着,有一种人他一定会见——

    医生。

    有伤病就有医生这种职业,魔界也不例外,克罗哲一定会去看医生的,既然看,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克罗哲会在医生那里留下线索的可能超过了百分之九十!

    脑中迅速想明白这件事,阿瑾立刻在网路上搜索有名的皮肤科医院了。

    他不需要知道克罗哲去看的是哪位医生,也不需要千方百计寻找他去过哪家医院。那样虽然也可能得到真实的消息,然而太慢了——

    何况,这样得到的即使是真实消息,也必然是从相当数量的假消息中去伪存真后鉴定出来的。

    太麻烦了。

    对于一个拼命隐藏自己行踪的人来说,与其费尽心思大海捞针,不如让他自己主动找过来。

    他有的是现成的条件。

    心中有了成算,阿瑾便非常潇洒的一件行李不带,只带了一本书,慢悠悠的踏上了旅途。

    露出身上的伤口任由医生们检查、治疗,然后随着伤口慢慢“好转”,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和他同样“病情”的人不会很多,克罗哲恰好是其中一个。

    人的行踪或许是秘密,然而症状、病情这种东西却不是,放出同样的症状让人看到之后,这样,他这边可以接收到的信息原本就会是“去伪存真”后的了。

    由于身体的怪异症状,克罗哲势必会看遍医生,他的症状一定会被一些医生记住。

    事实上也是如此,随着为他会诊的医生逐渐增多,其中几名医生在言语之间已经透露出曾经看过“类似症状,但是更严重”的病人了。

    “不过当初的治疗方案并没有让他好转,长期住院的花销很大,他后来去其他地方住了。”←虽然无法负担住院开销这个描述不太符合克罗哲的设定,不过,阿瑾有种预感,这个人应该正是克罗哲。

    然后,就在他“慢慢好转”之后,他果然见到了克罗哲。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怎么用药的,您之前的情况当真是和克罗哲一样吗?”大嗓门的女魔物絮絮叨叨咨询着,没想到克罗哲在她面前居然没有用假名,这下很好,连确认似乎都不需要了呢。

    从手中的书本上抬起头来,阿瑾笑着看了女魔物一眼,然后实现径直挪到她身后高瘦的斗篷魔物身上。

    “克罗哲·古尔塔斯先生,您好。”

    “哎?先生您为啥这么郑重其事的称呼克罗哲……等等……您怎么知道克罗哲全名的,你们……认识?”女魔物显然还在状况外,看看前方的男人,又看看自己身后的斗篷魔物,她一头雾水

    。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全名是津·墨菲特·菲尔扎哈,我在这里等待克罗哲先生……已经很久了。”病床上瘦削的黑发魔物笑着做了自我介绍,他明明没有任何举动,然而,对面的斗篷魔物却忽然如临大敌般的先前走了几步,用自己的高瘦身躯挡在五大三粗的女魔物身前,他沉声道:

    “莉迪亚,去外面等我。”

    “喂!你怎么又直呼我的名字了?告诉你多少遍了,你要称呼我为莉迪亚女士或者老板!”

    “知道了,莉迪亚,去外面等我。”斗篷魔物继续说道。

    两头男性魔物之间的气氛已经相当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了,女魔物再迟钝也知道情况不对。

    “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看了两名男性魔物一眼,莉迪亚女士最终按照克罗哲说的走出了病房大门。

    房间内顿时只剩下两名男性魔物了。

    “你是丽妮派来杀我的吗?”将罩住头脸的斗篷从头顶移开,斗篷男终于露出了下面的真容:

    那张全界出名的端丽面孔完全消失不见!斗篷下那是一张相当可怕的脸,就像阿瑾前段时间吸收完戒指中能量后的样子,然而更加严重!

    男人的整张脸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部分白骨暴露在外面,还有一部分硬化成了暗红色的痂。

    然而标志性的金发蓝眸却让阿瑾立刻认出了他的身份。

    他口中丽妮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不过阿瑾很快想起在哪里见过了:丽妮·古尔塔斯——正是克罗哲太太的全名。

    嘴角微微一弯,还没等他继续说话,对面的克罗哲先行开口了:

    “我会跟你走,之后你愿意在哪里终结我的生命也没关系,不过,在此之前,请先让我和外面的女人辞职。”

    阿瑾仍然微微笑着。

    对面的丑陋魔物却身子一抖,明显更紧张了。

    “关于以前的事情,她什么也不知道的,你不要对她动手!”

    “你——”

    “我不是什么丽妮派来的杀手,看来您已经很久不看新闻了,如果您最近有看报纸的话,就会知道我的身份。”摆了摆手,阿瑾示意对面的魔物冷静下来,他慢条斯理的介绍道:

    “我是一名古董爱好者,前阵子一直在寻找科尔马思之剑的消息,然后,根据种种线索,我认为那把剑现在在您身上。”

    对面的丑陋魔物又是身体微微一颤。

    看到他这个反应,阿瑾再次证明了心中的某个推测,也不声张,他继续道:“开个价吧,我想从您那里收购这把剑。”

    对面的丑陋魔物于是露出一种相当复杂的表情。

    当然,此刻他的面部肌肉已经腐化,完全无法支持他做出任何表情,所有的情绪都在那双湛蓝的双眸中。

    乌黑双眸的主人任由他看着。

    直到半晌后——

    “那把剑……确实在我身上,如果可以,我恨不得立刻把它卖给您,然而……”

    丑陋的魔物慢慢掀开了自己的身体,斗篷下方他的上半身是完全□□的,由于身体腐化严重,再柔和的衣物都会让他痛苦不堪,他已经这样每天靠一件斗篷出门很久了

    。

    对于曾经非最精美衣物不穿的克罗哲来说,这是相当难以想象的事,然而事实则是他非但这样做了,还一做就是五十多年。

    斗篷下面的身躯情况比他的脸上更糟糕,用千疮百孔来形容也不为过。

    阿瑾甚至可以透过□□的肋骨看到他的心脏了。

    虽然身体已经腐化,然而他的心脏却仍然有力,一鼓一鼓的跳动着,将新鲜血液压入这具疲惫不堪的身躯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