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王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小川同学办事效率特别高!

    第二天继欢就从他手上拿到了卡介苗和乙肝疫苗的第一针,除此以外还有几支注射器。知道继欢家住在山上,王小川还准备了绷带药棉以及其他必备家用医疗用品给他。

    “谢谢你,请问,这些要多少钱?”谨慎的将东西全部收妥在背包里,继欢抬起头询问道。

    “不不!这些不要钱的,原本就是免费的……”在继欢的注视下,王小川的声音越来越低,他的头也垂了下去。

    说来也怪,他就是有点害怕继欢。会这样想的应该不止他一个人,班上所有人恐怕都这样想。不是因为继欢同学长相可怕,实际上,王小川有偷偷观察过继欢,明明和大家一样穿得是黑不溜丢的丑校服,可是继欢看起来愣是“有气质”。

    好吧,这也是这个年纪不算大的理科班小男生脑子里唯一可以想到的形容词了。

    和这个年龄普遍满脸青春疙瘩豆的男孩子不同,继欢非常白皙,明明从来不打遮阳伞,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涂防晒霜的人,继欢却仍然比班上所有女生还要白皙,不是没有血色的苍白,而是一种非常盈润的白,就好像……就好像爷爷平时很宝贝的那只白瓷茶杯。他的五官十分端秀,不是女孩子的那种秀气,而是一种男孩与男人之间的秀丽,这种秀丽被继欢与生俱来的冰冷气质硬生生压住了,变成了一种异常犀利的气势——威严。

    是的,“威严”,明明和大家一样的年纪,可是继欢身上却硬是有一种大人身上才有的威严。

    王小川是真的这么想的,不止他,他猜其他同学也是这么想的。搞不好老师也这么想,所以上课的时候几乎没有老师敢叫继欢起来回答问题,继欢逃课也不会有老师敢说他。

    又“高级”(←气质)又有“威严”(面相),打架非常厉害(←还因为见义勇为上过当地新闻),明明经常逃课(←好孩子不要学还)每次都考年级第一名……这样的一个人,即使其他人内心其实非常想亲近他,可是一看到他就会情不自禁怂了。

    orz

    上次被继欢从一群小流氓手里救出来是王小川第一次和继欢近距离接触,那时候他还想趁那个机会和对方好好认识一番,不过实际上他却一直到被继欢送到家都没憋出一个字来,大好的机会就那么错失掉了,这次继欢有求于自己,王小川内心是非常激动的!

    “防疫站的疫苗手册我也准备了一份给你,时间到了你直接找我就可以!不!不用你找我,我到时候提前给你准备好就是!放心,我给你拿的都是防疫站最好的疫苗,虽然都是免费的,不过其实也有等级差别,这种反应最小,是只有内部人才可以用的……”这一激动,王小川就哆嗦出来许多话。

    虽然父母都是防疫站的工作人员,甚至还是里面的头目,不过王小川对父母的工作从来没什么兴趣,对婴儿接种疫苗这种事更是没概念,这次为了给继欢帮忙,他愣是把所有的相关注意事项全部问了一遍,虽然有点颠三倒四的,不过继欢还是察觉他为此付出的努力。

    于是继欢很认真的听他把打探出来的东西全部说了一遍,自己在脑中重新整理一遍,然后继欢便对这件事大概有个概念了。

    “谢谢你,以后,还真的需要继续麻烦你。”当王小川终于结束了自己的讲解时,继欢认真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感谢。

    冷不防和继欢细长的眸子撞了个正着,王小川的脸刷得红了!呆呆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半晌他才连连摆手道:“能帮上你的忙,我真的很高兴,真的……”

    这句话是大实话。

    两个人又谈了一会儿才分别,临走前,王小川还向继欢请教了几道不会的数学题,看到自己想了好几天也想不到做法的难题被继欢三两下就解了出来,王小川内心又是羡慕又是佩服。

    “下一针是乙肝疫苗的第二针,到时候我提前给你打电话啊!”和继欢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王小川这才依依不舍的和继欢告别了。

    临走前,继欢朝他笑了笑。虽然笑容僵硬,然而对于向来表情冷硬的继欢来说,这一笑还是让王小川受宠若惊地看傻了眼,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继欢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告别同学之后的继欢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镇上的防疫站。不少人家都是全家护送孩子过来打针的,这种情况下继欢的出现便不那么引人注目了。

    婴儿之间的联动力量相当惊人,只要一个孩子哭起来,周围便会哭成一片,继欢一开始还担心黑蛋也会跟着哭出来,不过显然他想多了。继欢努力学习的时候,黑蛋就在继欢的校服里直勾勾的往外看,为了方便他呼吸,继欢特意将校服拉链拉开了,外面的棉服也松开了正对着黑蛋眼睛的两颗扣子。

    继欢会时不时观察黑蛋的情况,这次黑蛋的注意力明显在外面,他非常沉默的直勾勾看着外面,别的婴儿哇哇大哭的时候,黑蛋的嘴巴还会一张一张的。

    看起来竟然像是在笑……

    即使再诡异,黑蛋在继欢眼里也是刚刚出生的小婴儿,担心他在这种地方待久了被传上什么传染病,继欢只在人群中混了一个小时左右,把打针的流程牢牢记在了脑中,继欢立刻回家了。

    之前找王小川拿疫苗的时候,王小川本来建议继欢在自家的防疫站打针的,不过继欢以“山上有位老医生”为由婉拒了。

    其实山上并没有什么老医生,只有个兽医,还住在山脚下,老人家年纪大了,退了休才选择住在空气更好的山下,他腿脚不行,爬山都有点困难,继欢家的猪需要打针他都上不来,继欢又不能把猪赶下去,最后老兽医教会了继欢如何给牲口打针,于是,继欢家的猪从买来到现在,所有疫苗都是继欢打的。

    这次他仍然决定自己打。

    回来的时间掐得刚刚好,继欢到家的时候阿爷正在里屋睡觉,拉开门缝确认了一下老人短时间不会醒来,继欢随即轻手轻脚带着黑蛋回了自己屋。

    把黑蛋从怀里抱出来放在床上,将一个枕头靠在旁边,继欢让黑蛋的脸微微朝向自己。

    这孩子喜欢看着人——果然,被继欢放下之后,黑蛋的白环眼立刻直勾勾飘过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