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仕途风云 > 678章难测的心事

678章难测的心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萍明白周志明的指示,知道市里有这么一批人在暗中调查,但对方还没来找过她,她也就权当什么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不过从周志明那探听到的消息,张萍知道可能是冲着钱家,如今既然是到宣河来了,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朝钟阳来了,那些个层权贵家族的斗争不知道会凶险到什么程度,张萍可不想让女儿跟钟阳又有牵扯。
  
      “小欣,你妈说的没错,现在追求你的这些男人,也有很多优秀的,不愁没得挑,你呀,就算不喜欢那朱长治,但还有其他人不是。”张力笑道。
  
      “我看那些人呀,追求我是假,追求咱家的权势倒是真的,否则我是不信我一个离婚的女人还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张欣面色嘲讽。
  
      “别这么说,离过婚怎么了,你又不是长得歪瓜裂枣的,哪里会没男人喜欢。”张力笑了笑,“要我说呀,你还跟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一样呢。”
  
      “爸,你倒会说哄女人开心的话,我妈以前是不是就是这样被你追到的。”张欣笑道。
  
      张欣一家子聊天的时候,江夏酒店,两名xxx的办案人员在吃完晚饭后就又回到了酒店,今天休息半天,他们也没能出去酒吧之类的场所放松一下,内部的纪律严明,尽管是在休息,他们也没法像普通人一样出去玩,特别是这次到宣河来是秘密调查,不能出半点差错,他们现在确切的说还是处在办案状态,也不敢乱跑,所谓的休息,也就是躺在酒店里睡大觉了。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其中一名男子的手机来了电话,男子拿起来一看号码时,脸色立刻一变,站起来接着电话,神色凛然。
  
      电话那头不知道在讲着什么,只见男子不停的点头应着,神态恭谨,好一会,男子挂掉电话,脸色才有所放松,看向另一人,欣喜道,“老姜,咱们快解脱了,头儿说是可以让我们回去过十五咯。”
  
      “哦,元宵能回去?”另外一名男子从x上崩了起来,眼睛亮了起来。
  
      “是的,元宵节肯定能回去,头儿给咱们放假,还说是给咱们多放两天,补偿咱们过年没休息。”男子笑道。
  
      “呀,这么好?难得头儿这么有人性。”另一名男子兴奋的说着,旋即一愣,“那咱们现在调查的呢?”
  
      “这个就不需要咱们操心了,头儿让他们把所有资料整理好,到时候会有人过来跟咱们交接,我们只要交接完了就能放假了。”
  
      “是嘛,这样也好。”
  
      两名男子说着话,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里都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接下来的事情,他们是没资格继续参与了,真正的斗争恐怕要拉开序幕了,他们这种小喽啰算是功成身退了。
  
      初升的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时,预示着新一天的来临,过年对钟阳而言是家人团聚的时光,也是难得能放松休息的日子,今天上午一家人要到大舅家去串门,钟阳将上午的应酬全部推掉,更婉拒了一些要来上门拜访的客人。
  
      一家人正好坐满一辆车子,“海川,你大舅家在乡下,这一路过去,得开一个多小时。”钟母桂芳同钱英坐在后座,帮着照顾孩子。
  
      “这么远?”钟阳惊讶道。
  
      “你呀,连老妈的娘家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这个当儿子的太不称职了。”桂芳摇头笑道。
  
      “妈,不是我不称职,你都从来没带我回去过,我哪知道。”钟阳苦笑。
  
      “某些人知道就好,要不是你拦着,我早就带钟阳回娘家去走动了。”桂芳哼了一声。
  
      车子在市县公路上行驶着,钟阳一直以为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市里人,现在才知道不是,母亲只不过是后来进了林业局工作,再加上父亲在市一中教书,两人就住在市里,如今听母亲说起来,钟阳也才知道自个对母亲娘家那边的了解真的是少得可怜,其实这也不能怪他,父母亲从没带他去母亲娘家那边走动过,在家里更是基本没提过那边的事,他能知道也才怪。
  
      大舅桂文刚家在远江区,那其实也是属于市里直属辖区之一,只不过并不算主城区,离市区太远了,开车过去都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比到下面一些临近的县市还远。
  
      开着车,钟阳想着昨晚同钟灵碰面的事,嘴角也是不自觉露出笑容,他跟钟灵是属于那种哪怕是再久没联系,见面依然是老朋友一般的感觉,像是知心的朋友,又像是蓝颜知己。
  
      “大舅他们家住的还偏的。”从区里的主道路拐向乡镇公路时,钟阳不由得说了一句。
  
      “他们家还住在农村,是偏了点。”桂芳点头道。
  
      车子在乡镇公路上行驶了十几分钟,又拐进了一条乡村小路,同样是水泥路,只不过路不宽,多也就够两辆车交会车,似乎是快到大舅家了,钟阳甚至都能感觉到母亲在给他指路时那种激动的心情。
  
      “好多年没回来过了,真的都快认不出来了。”桂芳看着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眼眶有些xx。
  
      进了村里时,桂芳才发现自个真的是不认得路了,确切的说都不太敢肯定其大哥的家是在哪里了,村里的变化太大了,她记忆中那些平房都变成了三四层的小楼房,有些人家更是盖了五六层,再加上村里也都修起了水泥路,以至于她都认不出来了,她只记得以前只有外面通向村里的路是水泥路,村里头都还是土路,现在连村里也都全是水泥路了,她都有点傻眼,到了村里后,一时竟是不认得路。
  
      桂芳打电话给自己大姐,她今天回来没跟大哥桂文刚提前说,尽管多年未曾联系,但她电话里头其实是有邹文刚的电话的,只是她没打,而是打给自己大姐问路,内心深处,她也有一种期待,希望能给大哥一个惊喜。
  
      桂芳在打电话,钟阳则是不时的抬头看着窗外,江区在宣河几个市属直辖区当中算是最落后的一个区,也是离市中心区最远的城区,但看人家农村这生活水平,比最发达的县市农村的生活条件还好,不得不承认,内陆城市跟沿海城市的差距的确很大,西北要走的道路还很长,这是钟阳此刻唯一的想法。
  
      桂芳打着电话,说清了自己一行所在的位置后,照着电话里大姐告知的方向,提示着钟阳怎么走,约莫往前开了一两百米,拐了个弯后,桂芳才放下手中的电话,有些激动的看着眼前那栋平房,边上的房子都建起了楼房,但中间那栋仍是一层的石头房,桂芳知道这些年大哥的生活过得不算特别好,但亲眼看到和周围的邻居差距这么大时,桂芳心里也有些莫名的酸楚。
  
      “钟阳,钱英,咱们下车吧。”桂芳揉了下眼睛,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态。
  
      “钟阳,你外公外婆早早就过世,我以前是你大舅大姨带大的,长兄如父,你大舅家就是我的娘家,虽然以前从没带你来过,但你今天来了就要记住这里,记得你妈是从哪里嫁出去的。”桂芳有些感伤的说道,她觉得自己这个妹妹很没有良心,这些年竟是真的没有回来看一眼。
  
      “妈,你放心吧,打死我也不敢忘,待会我好好孝敬下大舅。”钟阳点了点头,看到母亲的样子,他也收起了说笑的样子。
  
      一家人往前走去,那一栋老旧的石头房看似有些破了,但钟阳也没有半点瞧不起的想法,这毕竟是母亲的娘家。
  
      还没走近,钟阳就听到了来自里面的争吵声,转头看了母亲一眼,他相信母亲也听到了,只见母亲脸色也有些疑惑,加快了脚步。
  
      屋子里面正发生着xx的争吵,门外还有人探头探脑的张望着,桂芳快步走了进去,凑巧看到自己大哥被人打了一拳,险些就摔倒在地,惊呼了一声,“哥,你没事吧。”上前就推了一把那个年轻人。
  
      打人的年轻人被推了一下,愣了愣,旋即也是一脸厉色,“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我告诉你,别多管闲事,不然连你一块打。”
  
      “啧,动手打老人你还有本事了不成。”桂芳听到对方的话,怒笑了一声,他这几年可是尽享受着别人的恭维和奉承了,那些想巴结儿子钟阳的人,这还是有人第一次对他这么说话。
  
      “打老人是没啥本事,但别来惹老子,不然老子照打不误。”年轻人狞笑了一声,他来过这里几次了,对方不是桂文刚家里的人,他一眼就认出来,这会手指点着桂芳,“不关你的事,你最好也别多管闲事,刚才推我那一下,老子不跟你计较,再敢乱推老碰,别怪老子揍你。”
  
      钟阳走了进来,看到母亲的样子时,端的是苦笑不已,没想到母亲年纪一大把了,这脾气也没啥改变,还以为这几年看到母亲逢人都是笑呵呵的,已经修身养性了,现在才知道母亲的脾气可是一直都在呢。
  
      目光转向那年轻人时,钟阳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他可以允许别人骂他,但绝不会允许别人骂他的家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